「哇、哇呀!」

 

「怎、怎麼突然…?」

 

屋內的燈光忽然全數暗了下來,讓毫無預警的兩人嚇了一跳,怕黑的彌空更是忍不住叫了一聲。

 

雖然知道身旁有暝曦陪伴,但在不確定同伴身處位置的情況下還是讓彌空慌張了起來。

 

「暝、暝曦醬在嗎?」

 

「嗯,我在,彌空小姐還好嗎?」

 

「還、還好,那個…我可以到暝曦醬那邊嗎?」

 

「嗯?可以啊,聽我的聲音可以判斷出位置嗎?」

 

「嗯,沒問題…!」

 

彌空憑著聲音以及燈光暗掉前的印象,判斷出暝曦是在自己右前方的位置,記得這段路中間沒有什麼雜物,於是彌空便向前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往暝曦的方向走去。

 

約莫走了六、七步路後,彌空用來判斷前方狀況的手抓住了一個「物體」。

 

「暝曦醬…?」

 

抓住的東西摸起來像是手腕的感覺沒錯,但是卻毛茸茸的,以一位正常少女來講是不會有這種觸感的,何況現在是夏天,對方也沒有穿著毛皮外套。

 

「是?」

 

聽到彌空叫了自己的名字,暝曦便回應了一聲,聲音跟剛剛相比已近在咫尺,但跟現在握住的「人」的位置相比,似乎再偏右前方一點。

 

既然不是暝曦的話,那麼自己現在握住的……是誰?

 

 

「咿咿咿出來吧,守羽!!!」

 

靜默了三秒,彌空鬆開了握住『不明物體』的右手後忍不住爆出了尖叫,,退了幾步便下意識的掏出寶貝球叫出跟在身邊的象徵鳥。

 

「彌、彌空小姐怎麼了?」

 

還未理解狀況的暝曦,深怕彌空遇到了什麼危險,才發出尖叫並放出了象徵鳥。

 

而在守羽被放出來的那一刻,那『不明物體』終於出聲了。

 

『有什麼好叫的…』

 

「索羅亞克…!你什麼時候跑出來的?」

 

聽到熟悉的嗓音,暝曦忽然理解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剛剛燈光熄滅後,我怕有什麼危險就出來了。』

 

索羅亞克轉身向暝曦走了過去,黑暗並不影響他的視力,於是他準確的拉住了暝曦的手。

 

聽到索羅亞克這個名字,彌空想到曾聽瑠瑠醬說過,暝曦身旁跟著一隻會說話的黑狐狸,雖然在黑暗中看不清樣貌,但大概就是眼前這隻神奇寶貝了。

 

知道是自己人後,彌空也漸漸冷靜下來了,對於自己剛剛慌亂的模樣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抱歉,我剛剛還叫出守羽想攻擊你…」

 

彌空冷靜後便向索羅亞克道了歉,對於慌忙出手的自己感到很不好意思。

 

『哼哼~下次可別那麼急躁呀。』

 

「索羅亞克…!抱歉,彌空小姐,妳不用太在意。索羅亞克雖然進化後比較成熟了但還是有點小孩子氣,我想他剛剛不出聲也是有想嚇人的打算,請你原諒他。」

 

深知索羅亞克個性的暝曦,馬上就猜出了他的意圖,便拉著他要他去向彌空道歉。

 

「哈哈,沒關係我沒事啦,只是嚇了一跳而已!」

 

彌空擺擺手要暝曦不要在意,表示自己已經沒問題了。

 

而後在握住暝曦的手後,彌空忍不住呼了一口氣,這次拉住的手總算沒弄錯人了。

 

「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彌空小姐身上有火系或電氣系的神奇寶貝嗎?」

 

盯著一片深沉的黑暗,暝曦苦惱的想著打破現狀的方法,最簡單的似乎便是靠著火光或閃光來照亮這片環境。

 

「沒有…我通常是帶著飛行系和草系的夥伴呢。」

 

「我身上的攜帶PM也是以草系或惡系的為主呢…」

 

可惜這兩人身上都缺乏這類型的神奇寶貝,而正當兩人煩惱的時候,門上浮現了一串字符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力。

 

『如果想離開這裡,請試著熄滅所有的光…』

 

聽到暝曦唸出牆上的字後,索羅亞克正納悶著燈火不是全都熄滅了的同時,又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響。

 

「這是什麼聲音呀?聽起來有點像是音樂?」

 

彌空仔細的側耳頃聽,雖然聲音很小,但似乎有固定的旋律。

 

「嗯…似乎是從剛剛去過的大廳傳來的?要過去看看嗎?不過在這黑暗中移動有點困難呢…」

 

暝曦話音剛落,黑暗中的某個角落便出現了一隻燈火幽靈,無聲無息的向暝曦和彌空她們的方向飄來,轉了幾圈後便朝著聲音的方向飄去。

 

『總覺得有種陰謀的味道呢…』

 

索羅亞克盯著出現時機非常剛好的燈火幽靈,怎麼想都不對勁。

 

「不過現在除了跟著他去似乎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在大門深鎖,退無可退的情況下,也只能前進了。

 

 

大廳的距離沒有很遠,跟著燈火幽靈穿過玄關及走廊後很快的就到了。

 

大廳裡的音樂聲,比起剛剛要清楚的多了,而跟剛剛完全黑暗的大門玄關比起來,大廳的牆上還有幾隻蠟燭在晃動著微弱的火光,暝曦和彌空接著幽暗的燈火四處張望了一下,但似乎沒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音樂聲是從哪來的呢?他帶我們到這邊又有…」

 

彌空話還沒說完,此時大廳內所有燈火又瞬間熄滅,與剛剛大門上浮現的文字不同,牆壁上浮現了另一串文字。

 

『Welcome Maid Club』

 

「Maid……Club?」

 

「女、女僕俱樂部?」

 

跟剛剛的字串比起來,此時出現的女僕咖啡廳字樣反而更讓暝曦和彌空感到疑惑,而索羅亞克則是不懂這個單詞而沒有什麼反應。

 

正當兩人疑惑時,大量的燈火幽靈和鬼斯通瞬間從四面八方湧入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將兩人一隻團團包圍,毫無可以逃脫的空隙。

 

「咦咦咦咦?現、現在是什麼情況?」

 

「火……難道剛剛說的光就是指燈火幽靈產生的火光?」

 

一連串發生的事情讓暝曦和彌空有些措手不及,只能大概推敲可能的情況。

 

「是這樣嗎?那出來吧,守羽!用烈暴風!」

 

彌空派出了象徵鳥後,強烈的暴風向著燈火幽靈的方向襲擊過去,但燈火幽靈的火焰只是劇烈的晃動了一下後就恢復了,似乎還燒得更猛烈的感覺。

 

「啊…光靠風果然沒有用嗎?」

 

彌空困窘的搔了搔臉,原本想靠著風吹散火焰但看來失敗了。

 

「哎呀…我身上也沒有水系的神奇寶貝呢…靠索羅亞克和酷豹用街頭試刀產生的風壓滅火有可能嗎?」

 

暝曦掏出身上的夥伴們,草系的土台龜、芽吹鹿、裙兒小姐和葉精靈就不用說了,另外兩隻分別為惡系的索羅亞克和酷豹,雖然有著屬性相剋的優勢,但要怎麼熄掉燈火幽靈的火焰實在是一個大難題。

 

「嗚啊啊~怎麼辦才好……咦?樓梯上方好像有人?」

 

看著越來越逼近的燈火幽靈和鬼斯通,急得四處張望的彌空在視線晃過樓梯的方向時,發覺似乎有人的陰影,聽到這話的暝曦便也一同轉過去盯著瞧。

 

『哎呀~被發現了?』

 

樓梯上的陰影也不躲藏,直接向前顯露出他的身影,而那身影赫然便是彌空和暝曦追著進來的格露,與他一同出現的還有先前就在樓梯那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的酷豹。

 

「啊!是剛剛那隻酷豹!」

 

彌空訝異的比著酷豹的身影,好奇這一人一隻怎麼會兜在一起。

 

「格露!你還好嗎?」

 

暝曦盯著跟平常語氣不太一樣的格露,緊張的詢問道。

 

「格露?啊啊,是指這身體的主人吧。嘻嘻嘻…我很好呀!」

 

『格露』發出了詭譎的笑聲,一舉一動都給人一種違和感,雖然很不可思議,但現在的格露卻像是被什麼人操控了身體一樣。

 

「你是誰?附在格露身上有什麼目的?」

 

「我是誰?嘻嘻嘻…我就是這座洋館的主人啊!歡迎兩位可愛的姊姊來到我的洋館……目的?我只是好寂寞呢……兩位姊姊就永遠留下來陪我吧!」

 

『喵喵喵~』

 

「索羅亞克,那隻酷豹說了什麼嗎?」

 

看著像是在附和『格露』的酷豹,暝曦好奇的向索羅亞克詢問著。

 

『小主人很中意你們呢,妳們就留下來成為小主人的女僕吧,嘻嘻嘻…』

 

早已聽懂的索羅亞克面色難看的重述了一遍,這話讓他感到非常生氣。

 

『喵喵喵喵~』

 

『那麼,開始吧。沒熄掉火的話就別想離開!不過…能熄掉火的話就代表妳們有成為優秀女僕的資質,也不能離開!』

 

「什麼什麼什麼?等等……哇啊啊!燈火幽靈什麼時候靠那麼近了…!」

 

「呀…!我的衣服…!」

 

在暝曦和彌空的注意力集中在『格露』和酷豹身上時,燈火幽靈和鬼斯通不知不覺已經來到她們的跟前。而燈火幽靈輕輕一晃,一小簇火苗便在暝曦的裙擺、彌空的袖子上燃燒起來。

 

雖然索羅亞克手迅速的一揮把兩人身上的火焰給撲滅,但是兩人的裙擺及衣袖已經被燒出破洞了,纖細的小腿及雪白的手臂若隱若現。

 

暝曦和彌空害羞的遮住衣服被燒毀的地方,雖然人沒有什麼事,但這情況反而更令人困窘。

 

『喵呼呼呼~』

 

『你說什麼…!』

 

酷豹又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並叫了兩聲,這次索羅亞克的反應有些激烈。

 

「索羅亞克怎麼了?」

 

『……他說,如果不想光著身子的話,就穿上那邊櫃子裡的衣服吧,嘻嘻嘻…不然,燈火幽靈的火焰可是會一點一點的將妳們身上的衣服燒的乾乾淨淨唷。』

 

索羅亞克邊說邊和象徵鳥將不斷靠近的燈火幽靈給揮開,但是燈火幽靈的火苗還是將彌空和暝曦的衣服燒出好幾個破洞。

 

「知、知道了,我們換就是了!」

 

彌空喊出這句話的同時,燈火幽靈們也停下動作,圍繞在他門四周卻不再靠近。

 

「哇咿~大姊姊們去挑選適合自己的衣服吧!各種尺寸都有唷!」

 

『格露』開心的叫著,似乎很期待她們兩人換上衣服後的模樣。

 

『喵喵~』(隔壁還有試衣間唷~很貼心對吧~)

 

於是暝曦和彌空兩人無奈的走到櫃子旁,開始找起適合自己尺寸的衣服。

 

「咦咦?要換上這套衣服嗎.....?」

 

「呢…我是不討厭女僕裝啦…不過這還真是惡趣味的感覺呀…」

 

仔細看了下,衣櫃裡的衣服真的都是各種不同款式的女僕裝,連尺寸都應有盡有等著她們挑選。

 

「我覺得綠色的大姊姊適合這件!藍色的大姊姊的話…這件比較好!」

 

『格露』也興沖沖的來到兩人身旁,幫她們挑選款式,並示意她們趕快去換穿看看。

 

「怎麼辦?要去換嗎…?」

 

「看來也沒辦法了……暝曦醬走吧,就去換一下吧!」

 

「嗚嗚…好、好的,我知道了…」

 

於是兩人進到了試衣間,將各自身上被燒得破破爛爛的衣服給換了下來。



Created: 20/08/2013
Views: 8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