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願*第二篇

 

上篇請按此

 

  

 

  少女獨自在黑暗中啜泣,『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我明明就只是想普通的過生活而已啊!』

 

  『為什麼我會遇到這種事啊!』

 

  『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卡米特從床上驚醒。

 

  剛剛那個夢雖然模糊,但他仍是有些許的印象。

 

  那名少女的哭喊聲真實到還在他耳邊徘徊,但是他在夢中卻一個人都沒看到。沒有人去安慰那個少女,她只能孤獨的抱著自己的身軀痛哭、即使哭到嗓子啞了也還是沒有人理會她。

 

  那個景象他記得是在他們之前某次去貧民窟找埃黎恩的時候,不經意看到的。

 

  馬格瑞德當時並沒有多說什麼,一如往常的帶著他快速的通過那裏。

 

  在埃黎恩說要獨自工作後的幾天夢到這件事,是不是代表什麼?

 

  卡米特有些不安的環顧四周,這才注意到兄長並沒有在旁邊睡覺。

 

  「哥哥?」卡米特跳下床,四下尋找著兄長的身影,然後發現馬格瑞德不在房間裡,他小心翼翼的繞過睡在旁邊床的莉安跟席安兩人,走出房間。

 

 

  卡米特在陽台看見了兄長的身影,馬格瑞德靠著牆坐在地上,望著天空發呆。

 

  海國的天空看不見星星,只能靠些微的魔法光源照亮夜晚,看起來有種夜裡獨特的美,馬格瑞德總會在想心事或是發呆的時候會來二樓陽台坐著,卡米特不是第一次看見馬格瑞德待在這裡,他很清楚兄長的個性,從小就失去了母親,即使父親給予他們的愛沒有減少,但仍是無法彌補這份缺憾,而身為兄長的馬格瑞德從小就被教導必須負起照顧弟弟的責任,也因為如此,馬格瑞德看起來總比同齡的小孩成熟許多,但也造成了他有心事不會說出來的性格,即便是傷心事,他也總是獨自一人在夜裡躲在二樓陽台上啜泣。而隨著年歲增長,馬格瑞德也越來越少哭了,但卡米特不知道這是兄長越來越壓抑還是已經懂得放開,有時他也會不甘心,馬格瑞德有事總是不肯跟他說,明明就是雙胞胎不是嗎?

 

  「哥哥。」卡米特推開陽台的玻璃門,看見馬格瑞德朝這邊看過來的目光,他笑了笑,朝兄長走過去,跟著坐在地上靠著牆,彷彿沒事似的開口:「怎麼了?為什麼又在晚上出來了,有點冷不是嗎?」

 

  「你不也是嗎?怎麼在這種時間醒來了?」馬格瑞德也對他笑了笑,並沒有回答卡米特的問題。

 

  『又來了……。又是這樣避開我的問題。』卡米特有些不甘心的想。

 

  「沒什麼事喔!只是突然就醒了。」卡米特隱瞞了做噩夢的事情,跟著馬格瑞德一起望著天空,「倒是哥哥,怎麼又坐在這裡不去睡覺?」

 

  「……只是在想一些事罷了。」馬格瑞德紫色的眼睛微閉,感受著夜晚的涼風,「埃黎恩的事,你怎麼想?」

 

  聞言,卡米特有些驚訝的看著兄長,馬格瑞德很少問他事情的,總是很少直接表達自己的想法的馬格瑞德自然也很少問他的想法,但卡米特也沒多想,老實的說出了自己的看法,「嗯……雖然我覺得很反常,但我也不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沒錯,雖然埃黎恩這次的行為有些反常,但兄弟倆都看不出有什麼特別不對勁的地方,埃黎恩感覺就像是只是接了個比平時忙一點的工作,除了那些以外都看不出來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是啊……」馬格瑞德若有所思,「父親看起來像是知道些什麼,但卻不肯跟我們說。」

 

  雙子的父親—亞洛是個溫柔又堅強的男人,在雙子的母親過世後獨自扶養著兩個孩子,為了他們,特地開了這間餐廳,就只是希望他們可以平安順利的長大。而他的教導也的確讓雙生子成了非常善解人意的孩子,但也因為亞洛只剩下他們,雙生子的父親才更不讓他們去接觸危險的事務。

 

  「畢竟父親他……都是為了我們好啊……」卡米特有些放空的看著天空,他知道父親的辛勞,所以更能理解父親的用心。

 

  兩人相對無語。

 

  沉默了一段時間之後,馬格瑞德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對著卡米特伸出了手。

 

  「時間也不早了,去休息吧!」他笑著對卡米特說,「明天也要幫忙父親呢!」

 

  「嗯。」

 

 

  莉安跟席安兩人在二樓嘻鬧著,馬格瑞德則是在樓下幫忙亞洛餐廳的事情。

 

  「莉安、席安,小心別受傷了!」卡米特坐在一旁喊著,手上拿著一本有關於海國歷史的書籍。

 

  「卡爾哥哥不一起玩嗎?」「跟我們一起玩嘛!」兄妹倆開心的喊著。

 

  畢竟是正值愛玩年齡的孩子,卡米特當然是不想坐在椅子上乖乖看書的,卡米特偷偷聽了下樓下的動靜,『只玩一下應該是可以的吧?』他忍不住想玩的慾望,畢竟書籍對他來說索然無味。

 

  「……只能一下下喔!」思考了一下後果之後,卡米特看著兩兄妹,把手指放在嘴唇前面做了個保密的手勢,「然後不能跟哥哥還有爸爸說喔!」

 

  「好!」「絕對不會說的!」兄妹一臉興奮的看著卡米特,『要玩什麼?』

 

  「嗯……就玩扮鬼遊戲好了。」卡米特說了一個類似鬼抓人之類的遊戲,只不過這個遊戲比較需要動腦,由扮鬼的人跟扮演一般人的人互抓、必須一邊製造阻礙一邊逃跑,最後若是被對方抓到就算輸。

 

  「萬歲——!」

 

 

  聽著樓上咚咚咚的腳步聲,馬格瑞德露出有些困擾的表情,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居然玩起來了啊!」

 

  亞洛倒是不怎麼在意,他無所謂的笑道:「就讓他們玩吧!馬格,你也可以上去跟他們一起玩啊!」

 

  馬格瑞德聞言抬頭望著父親,露出笑容說:「我在這裡幫忙父親就好了,莉安跟席安有卡爾陪就夠了。」

 

  「是嗎……」亞洛看著自己的大兒子,他從小就貼心的讓自己感到放心,但過於早熟的個性也讓他擔心是不是讓他過於壓抑身為小孩子的好奇心跟玩心。

 

  馬格瑞德這時拿起一盤沙拉,「我把這盤送出去。」

 

  「好,等一下休息一下吧,馬格。」亞洛稍微伸展了下身體,這是今天下午的最後一個客人,也差不多可以休息了。

 

  「好。」

 

 

  這是埃黎恩把弟妹送來的第一個月。

 

  一切看起來都如此幸福美好。

 

* * *

 

  漆黑的夜裡,一個偷偷摸摸的身影從餐館裡溜出來。在四處張望了下之後對著餐館裡揮了揮手,然後另一個身影也跟著跑出來。

 

  「這樣好嗎?偷偷跑出來。」席安有些不安的看著莉安,他們倆在過了一個多月後還是忍不住想見親人的欲望,決定偷偷從亞洛家裡跑出來去找埃黎恩。

 

  「沒關係的,只是一下下而已,只是看一下姐姐沒什麼關係的吧?」莉安看著有些猶豫的席安,像是要讓自己更加堅定似的拍了拍胸口,「叔叔一定不會發現我們偷溜出來的!」

 

  「……好吧。」

 

  就在兩人正要往貧民窟的方向跑去的時候,一個聲音從兩人背後傳來,「莉安、席安,你們想做什麼?」

 

  『唔哇!』兩人嚇了一跳,回頭一看發現是馬格瑞德站在他們身後。

 

  「馬、馬格哥哥……。」席安有些害怕的看著馬格瑞德異常嚴肅的表情,「我……我們……」

 

  「我們只是、只是……」莉安也支支吾吾的,第一次看見馬格瑞德生氣表情的她也不敢說話了。

 

  「……嗚嗚、對不起、對不……嗚嗚嗚嗚嗚。」突然,席安哭了起來,連著莉安也被嚇到哭了出來。

 

  「……哥哥。別這樣,你嚇到他們了。」卡米特的聲音從馬格瑞德背後傳來,卡米特拿著兩件厚外套給兄妹倆披上,「是想姐姐了嗎?」

 

  「……嗯、嗯。」席安有些難過的說道:「我、我們好想姐姐……嗚嗚嗚……」

 

  看見兩兄妹哭成這樣,馬格瑞德也不好再責罵他們,畢竟—他們也曾經在年紀尚小的時候做過這種事。因為想見到過世的母親而偷偷跑出家裡、之後被父親罵個臭頭……馬格瑞德嘆了口氣,但這並不是藉口,如果兩人在外面發生什麼意外,那他們要怎麼向埃黎恩交代?

 

  「哥哥,我們是不是能跟父親討論,帶他們出去玩呢?畢竟一天到晚他們都在家裡,總會待不住的。」卡米特看著馬格瑞德,事實上他也有些悶了,雖然在家裡也是很有趣,不過太久沒出門果然還是會覺得無聊。

 

  馬格瑞德也看著弟弟,他也知道依照卡爾的個性肯定也覺得這一個月太悶了,不過比起這些,安撫莉安跟席安兄妹倆的情緒可能更為要緊,或許該試著跟父親談談讓他們出去玩的可能性。

 

  「好吧。我幫你們去跟父親說看看,但是—在那之前,你們必須乖乖的,不能再半夜偷偷跑出來!」馬格瑞德再次嘆氣,對於自己的心軟感到有些無奈,他用睡衣的袖子幫眼前哭得唏哩嘩啦的莉安擦眼淚,「這次就算了,我們不會跟父親說,但是下次—不只是不能出去玩,我也會告訴父親。」

 

  「嗯、嗯!」莉安連忙把臉上的淚擦乾,「我絕對不會再偷偷跑出來了!」

 

  「席安也是!」席安也在一旁跟著回答道:「下次一定會阻止莉安!」

 

  「席安!」莉安面紅耳赤的叫了聲,還參雜著雙聲子的笑聲。

 

* * *

 

  在馬格瑞德跟亞洛稍微談過之後,亞洛也認為是該讓孩子們出去走走,他並沒有多加反對,只要求他們要注意安全問題。

 

  「可以出去玩了!太好了!」莉安開心的在房間裡跳來跳去,而席安也笑得很開懷。

 

  「父親說我們要出去玩的那天必須先知會他,他會為我們做午餐,不過晚上一定要回去吃飯,如果不遵守的話就不能吃晚餐!」卡米特在一旁叮囑著,雖然他也一臉興奮,不過還是得展現出身為年長者的穩重才行。

 

  馬格瑞德則是坐在一旁,一如往常的笑著處理自己的事情。

 

  「哥哥,你有要跟我們一起出去嗎?」卡米特這時轉了過來,看著自己的兄長問道。

 

  馬格瑞德還沒開口,就看見亞洛開門走了進來。

 

  「馬格,陪他們去吧。」亞洛笑了笑,「店裡我來顧就好,你就不要再一直悶在家裡了,偶爾出去走走吧。」

 

  「再說,我覺得要有個人能夠顧著你們,」亞洛接著笑道,「卡爾一旦玩瘋起碼還有個人可以阻止他。」

 

  「唔……」原本還想跟父親打包票一定不會亂跑的卡米特瞬間噤聲。倒是一旁的莉安席安跟馬格瑞德倒是忍不住大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本安靜的夜裡充滿了孩子們快樂的笑聲。

 

To be continued......

 

下篇連結



Created: 17/08/2013
Views: 107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