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願*第四篇

上篇請按此

 

 

  莉安跟席安有些躁動,因為今天是埃黎恩跟他們約好要來帶他們回家去的日子,雖然亞洛家既舒適又溫暖,但他們還是比較喜歡跟埃黎恩一起擠在小小的屋子裡生活。

 

  「今天姊姊就會來接我們了!」「姊姊會不會帶什麼東西給我們呢?」

 

  好期待、好開心,席安跟莉安不斷的討論著,卡米特看著兄妹倆興奮的樣子,也笑了,然後轉身下樓拿早餐。

 

  馬格瑞德在陽台忙著,他跟亞洛打算在埃黎恩來的時候邀請她一起留下來吃晚餐,畢竟也好一陣子不見了,亞洛也想問問埃黎恩最近的情況。

 

  雖然手上不停忙碌著,但馬格瑞德似乎心不在焉,他有些出神的看著水池反射的光芒,腦海中突然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

 

  埃黎恩……真的會來嗎?

 

  「嗯?」馬格瑞德愣了一下,剛剛那個想法是怎麼回事?他在懷疑什麼?難道自己不相信埃黎恩嗎?

 

  不、其實他果然還是會擔心的吧,畢竟埃黎恩從沒這麼久沒跟他們連絡過,以前即便是為了做其他工作而把弟妹寄託在他們家,卻也還是會偶爾過來探視弟妹的。而這次卻是一次也沒見到面,他果然還是很擔心她。

 

  「唉……」馬格瑞德嘆了口氣,決定把全部精神都專注在整理陽台的工作上,好忘記這種不安感。

 

 

  「哥哥,你弄好了嗎?」卡米特從屋內探出頭,看見馬格瑞德還在忙碌,「父親說告一段落就先休息一下,你還沒吃早餐吧?」

 

  「嗯,好。」馬格瑞德簡單的應了聲,但仍是沒有要休息的意思,直到亞洛走出來。

 

  「馬格,休息一下吧,你已經弄得差不多了不是嗎?」亞洛溫柔的笑著拍了拍馬格瑞德的背,「剩下的我來就好了。」

 

  馬格瑞德這才放下手上的東西,小小的臉上充滿汗水,亞洛看見之後,拿著手帕把馬格臉上的汗水擦乾。

 

  「不用這麼拚命,你也還小,很多事還是會做不來。」亞洛整理了下馬格瑞德因為勞動而零亂的衣服,「更何況你把事情做完了卡米特要做什麼呢?去休息吧。」

 

  「好。」馬格瑞德看著父親溫柔的笑臉,應聲後走回屋裡。

 

  這時亞洛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突然出了聲,「啊馬格,幫我把卡米特叫過來幫忙,謝謝你。」

 

  「嗯。」馬格瑞德回過頭,只望見在烈日下的父親笑的耀眼,像安撫他的不安似的,馬格瑞德也忍不住回了一個笑容給父親,是啊,一定是他想太多了,埃黎恩一定會過來的。

 

  事後,馬格瑞德回想起來,只是嘆了口氣,他從沒討厭過自己的感覺如此準確,但那次事情卻讓他厭惡起自己的預感。

 

* * * * * * * * 

 

  『果然還是會難過的對吧?』

 

  『果然還是無法原諒對吧?』

 

  『所以,還是無法……』

 

* * * * * * * *

 

  埃黎恩沒有來。

 

  那天他們等到半夜,金髮的少女還是沒有出現。

 

  莉安跟席安難過的哭不停,怎麼樣都安撫不下來。

 

  馬格瑞德坐在陽台靠圍牆的位置上,不斷的在人群裡搜尋那熟悉的身影。

 

  亞洛抱著兩個哭泣不止的孩子,不斷出言安慰,但也無法讓他們安靜下來。

 

  卡米特原本還想出門尋找,但被亞洛阻止了。

 

 

  「我明天再去找埃黎恩,今天太晚了。」亞洛抱著好不容易安撫下來睡著的兄妹倆,低聲跟雙生子說,「你們明天在家裡陪他們倆,我跟其他人去找就好。」

 

  「今天晚上莉安跟席安先跟我睡,免得他們晚上醒來你們不好安撫。」調整了下抱著孩子們的姿勢之後,亞洛看著自己的兩個兒子,溫和卻不失嚴厲的說,「你們也快點去休息,明天我們還有得忙。」

 

  「好。」馬格瑞德拉著還想說些什麼的卡米特,靜靜的回到房間裡。

 

  「哥哥……?」卡米特感覺到馬格瑞德拉著他的手有些顫抖,他有些疑惑的問了一聲,「怎麼了?」

 

  馬格瑞德卻只是搖搖頭,沒有說話。

 

  「卡爾……你先睡吧,我……我想要再坐一下。」馬格瑞德坐在房間裡的椅子上,聲音平靜,眼神卻像是有些惶恐,他低著頭所以沒有被卡米特看到,但卡米特覺得他的反應很奇怪。

 

  「哥?你還好嗎?」卡米特有些擔心的看著低頭不語的兄長,剛剛也是,馬格瑞德的手在顫抖著。

 

  馬格瑞德聽到卡米特略帶擔心的語氣後,勉強自己露出笑容抬起頭看著弟弟,「沒事的,我不要緊。只是有些頭昏而已,你也趕快去休息吧。」他用略帶催促的語氣說道。

 

  「……。」卡米特只能看著兄長換上睡衣後把自己包進棉被裡的背影,不甘心的感覺再次充斥在他的心中,而他只能選擇忽略。

 

* * * * * * * *

 

  「哈哈哈哈哈,這可真是得到了一個不錯的小妞啊!」

 

  「真是非常謝謝您的誇獎呢,還請您下次在交易中多關照了。」

 

  「當然當然!」

 

 

  好醜陋。

 

  好噁心。

 

  可是更加污穢的,是被那些人利用的自己。

 

  埃黎恩哭泣著,低低的、沒有聲音的悲鳴。

 

  海藍色眼眸中光彩變的黯淡,燦金色的美麗長髮也變得乾枯毛燥,原本就纖細的四隻變得更加瘦弱,只有在「交易」的時候他們才會為她精心打扮。

 

  她就像是人偶,精緻而沒有靈魂,不、應該說被剝奪了靈魂,而她不知道要何時才能脫離這個地獄。

 

  只能低低的啜泣著。

 

* * * * * * * *

 

  亞洛詢問了貧民窟還有埃黎恩家周圍所有的人,卻沒得到什麼有用的資訊。大家都像是想要避開這個話題似的支支吾吾,埃黎恩像是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一般,毫無音訊。

 

  亞洛覺得哪裡不對勁,但所有人回答的都是一樣的答案。

 

  『埃黎恩從兩個月前就沒有再回過這個家了。』

 

  亞洛嘆了口氣,然後他注意到一旁躲在暗處看著他的老婦人。

 

  「請問……有事嗎?」亞洛走上前,有禮的詢問著。他總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這個老婦人。

 

  老婦人的表情有些害怕,像是在畏懼著什麼似的,只是看著亞洛不斷搖頭。

 

  「老太太?」亞洛再次踏上前,但老婦人卻是直接轉身跑走了。

 

  她怎麼了嗎?亞洛有些擔憂,但也不能貿然追上去,畢竟這裡是貧民窟,一個不小心可能會發生什麼意外。

 

  亞洛也只能嘆了口氣,然後轉身回家。

 

 

To be continued......

 

下篇點此



Created: 17/08/2013
Visits: 180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