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巧合的緣(柳水月與鄭祈安)

 

 

有時候一切的巧合都是要從『誤會』開始……

 

 

過去的柳水月跟現在沒甚麼不同,外貌一樣很受不分男女的青睞。

 

就連國術社有部分人都是為了近距離觀看柳水月的樣貌而來……

 

這一點讓在國術社中一心向武的柳水月感到不滿,

尤其是一些學長假借『武藝交流』的名義的時候,更是憤怒到了極點。

 

 

『喝訝——!』『哇阿——!』

 

「麻煩請換下一個!」

 

 

只要是實力不足又想藉此佔他便宜的學長們,

他將他們一個個都打倒了來證明他的便宜沒那麼好佔!

 

終於某一天他發現這樣下去好像很難學到甚麼,

於是萌生了退社到其他社團的念頭。

 

不過他這樣的打算自然遭到其他人猛烈的反對……

 

 

『要退社可以,但是你確定社團已經沒人能打贏你了嗎?』

 

 

他並沒有這麼想,

只是在對一群人以不認真的狀態跟自己過招感到厭煩……

 

 

『下周我會找個社內目前最強的學長來認真跟你打,贏了就隨你吧……』

 

 

意思是輸了就不准退嗎?

很簡單明瞭……不管輸贏都能讓他有所盡興。

 

點了點頭就算是贊成了對方的提議來。

 

 

隔天,他聽見了一個傳聞,

聽一個一年級的說子楓用布丁殘害了一位學長……

 

 

『柳水月,你既然要過去找楊子楓的話,順便去確認一下被殘害到躺床的鄭祈安,能不能過來社團活動。』

 

 

在前往社團的途中遇到了副社長的拜託,

所以他的好奇心整個就被挑了起來,那個人會不會就是社長說的那位學長呢?

 

也因此一個誤會就此誕生了……

 

 

「因為今天是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七個數字加起來是十八,十八為偶數,缺二為二十,二十為整,良,既然缺少二,補上二就好了,所以兩顆胃藥與一顆胃藥又或三顆胃藥,選兩顆正好。」說完,鄭祈安意外顯得靦腆。「理論什麼的我不是很懂,但我就是覺得選兩顆比較正確。」

 

「........」自尊心無法讓楊子楓坦然說出剛剛那串他其實聽不懂,只好裝模作樣的點了頭。「了解,不過既然是二零一三為甚麼不直接吃二零一三顆最好呢?」

 

 

推開門一進保健室柳水月就聽到了子楓,

跟那個應該就是傳聞中的學長(?),兩個人都在說一些他根本就聽不懂的東西……

 

 

「你現在是在算命嗎?拉里拉雜的說了一堆。」下意識的他就打斷了這兩個人的對話。

 

「畢竟人類是數日子在過的,度日如年的人生實在是太無趣了。」

 

 

鄭祈安在跟子楓解釋時聽到了疑問聲,

轉過了頭在看到柳水月的那瞬間不禁羞紅了臉……

 

 

「啊,我可以從頭跟你講一遍喔…」

 

 

看著這位學長(?)臉發出淡淡的紅暈,

柳水月心裡想著這位學長真容易害羞,卻沒有想過自己又再度被誤認成是女生來著了。

 

 

「沒關係的,不用麻煩。」我完全不想懂啊——!

 

「可是今天是七月二十三號,為甚麼不吃七百二十三顆?」子楓依然迄而不捨的追問著答案。

「因為只有講七月二十三號是不完整的,要加上年才能表示今天啊,雖然應該要說是昨天了。」聽到子楓的問題,祈安也繼續回答著。

 

「那就、那就吃........」於是子楓開始思考二零一三加七百二十四是多少。

 

「別再繼續加算下去啊!不管是甚麼藥物吃過量會有毒性反應的!」子楓認真就算了怎麼連這位學長也跟著認真起來啊!

「嗯、祈安學長……你剛剛是在跟子楓說些甚麼才會討論到胃藥顆數啊?」出於好奇他試探性的問了一下。

 

「因為…我拉肚子。」鄭祈安不好意思的說著。

 

 

不會是剛剛傳聞中子楓做的有毒料裡之一的布丁吧……

 

雖然剛剛有聽說過是個布丁控,

但是學長你也別因為是布丁就吃下去啊——!子楓的料理危險度特高啊——!

 

 

「不要緊吧?這樣還能參加社團活動嗎?學長。」想著有點失禮的話,一邊詢問到。

「不要緊的,多虧楊子楓同學的胃藥,我已經好多了。」

「那就期待學長晚一些活動開始時的表現。」

 

 

如果他真的是社長說的那個人的話,下周他應該就能好好打一場了吧?

 

 

「算好了,兩千七百三十七顆。」在旁邊數著手指的楊子楓把身上所有的胃藥全都拿了出來。

「…可是同學,我已經吃過胃藥了,已經不需要了,不好意思。」看到那麼多的為要祈安感到有些為難。

「你帶那麼多胃藥是要做甚麼啊?子楓。」水月無奈到連吐槽的話都說不出口。

 

「......以防萬一?」子楓思索了一下後回答道。

「我做的料理有糟糕到,讓你要攜帶胃藥以防萬一嗎?」不是吧!難道他的手藝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退步下滑了嗎?

 

「......!」子楓被水月的話給嚇到,急忙否定。「並不是!有些同學會要我在跟他們同組的時候帶胃藥.......我也不知道為甚麼。」

「我知道了……下次我請老師把我們分一組吧……這樣胃藥就不用帶那麼多了,讓班上那群人吃太多傷到身體也不好」

 

 

聽完子楓的解釋想起了班上同學欲哭無淚的表情,自己還是別讓子楓再去殘害他人比較好……

 

 

「可以啊。」子楓聳了聳肩,沒有多大的意見。

「嗯、那就這麼決定了!」聽到對方不反對也不排斥,水月開心的笑了。

 

「你們的感情很好呢……」鄭祈安有些羨慕的看著這兩個人的互動。

 

「因為我們同班……」子楓沒想太多的回答,不過後來想想就算是同班同學,也很少會有關心他的所以他馬上改口「是朋友。」

「嗯、對啊!我跟子楓是好友。」跟子楓的猶豫比起來,水月的回答完全沒有遲疑的地方。

 

 

後來水月他發現鄭祈安跟他一樣是住在宿舍的同個樓層,

是因為祈安剛好忘記帶鑰匙……

 

 

「學長你怎麼了嗎?」望向自己房間不遠處的房門前,祈安一個人呆呆的站在那裡,有點像是被遺棄的小動物。

「……」

 

祈安抬起了頭來發現是柳水月後,

為了之前不小心將他誤認為女性而感到有點尷尬,另外也有些疑惑對方為何叫自己學長?

 

 

「我鑰匙放在宿舍裡,室友還沒回來……」

 

「學長你與其在外面站著等,不如來我這坐著等一會再回去?」

 

「也好……那就打擾了!」

 

 

『叮——!』

 

剛好祈安走了進來時,發現房內居然有烤箱的聲音響起……

 

 

「啊、糟糕……忘記我剛剛有放東西進去裡面烤!」而且還被室友以外的人發現了。

 

「裏面烤的是甚麼?」

 

 

雖然祈安他很想問宿舍不是應該沒有配備這些東西嗎?這些東西到底是哪來的?

但是從烤箱裏面傳來了的,那股熟悉的香味、跟身體自然而來的食欲……

 

 

「我正在烤布丁……學長要吃嗎?除了室友們的份以外,我還弄了很多。」

「請務必要讓我品嚐看看!」

 

看著雙眼放光的學長,

水月覺得怎麼最近好像他認識的人都會冒出這種精光呢?

 

民以食為天,

大概是他們的自我本能再宣示主權吧……

 

「好喔、小心燙請慢用!」柳水月一邊失禮的想著,一邊從烤箱中拿出布丁來放到鄭祈安的面前。

 

「我要開動了!」

 

鄭祈安一邊說著一邊用著端正的姿勢,

小心翼翼的吃下一口,畢竟子楓的殺人布丁他還記憶猶存。

 

吃下去的第一口還沒品嚐到滋味,就已經在嘴裏面化了開來……

 

 

「好吃……」雖然俗套但是對方做的布丁,真的符合這兩個字。

 

「真的?那待會如果有發現可以改進的地方告訴我一聲,我以後嘗試點別的。」

 

「以後要烤的時候分我一些……」就算衝著這份布丁,打死都沒打算問為什麼這裡會有烤箱了。

 

「可以喔!」

 

 

就這樣,水月要製作布丁時,對方總是會準時出現。

 

之後水月在社團活動上,偷偷的觀察起了鄭祈安……

 

 

『下盤很穩定、攻擊的犀利度也很夠……』

 

一想到自己一直沒注意到這樣的一個好對手,水月不禁都有些感到扼腕起來。

 

『沒關係,下周的時候就可以好好對決了……』

 

不過期待的心情到了下周,

卻發現完全是另外一個人時,他有些失望的打贏了據說是社團內最強的學長。

 

當天社團的大家全都走了之後,他將鄭祈安留了下來……

 

 

「水月同學有甚麼事情嗎?」

「我發現我從沒跟你比過,陪我打一場吧!」

 

「不過這樣的話……」

「不論輸贏,我都會烤一份布丁請你吃。」

 

「稍微交流一下也不錯。」

 

 

果然他的軟肋是布丁……

對決結束以後,結果是水月輸了……

 

水月知道自己擅長的是棍棒,但是近身輸了還是覺得有些不甘心。

 

 

「為什麼,我叫你學長時你沒反駁啊?」

 

「因為只要有布丁,你喊我甚麼其實我並不會太在意。」

 

「是嗎?那我們一同回宿舍去吧,照約定我會烤布丁給你的。」

 

「這次我想要有淋楓糖漿的……」

 

「沒問題。」

 

 

最後水月還是沒有退出國術社,

不過當所有人都離開時,他會跟鄭祈安來一場交流賽。

 

當然……是用布丁為誘餌。



Created: 31/07/2013
Views: 4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