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01

 

 躺在床上的典蘭小心翼翼地抱著懷中還燃著火焰的使魔,像是對待寵物一樣輕撫著。她的使魔還在沉睡,尚未甦醒。周身還被火焰包圍的使魔隱隱約約只看的到一點點輪廓。

 會是什麼樣子呢?她很期待。

 她溫柔的眼神是同學從未見過的,或許只有現在還沉睡在遠方孤兒院地底之下的孩子們看過吧。

 「你好啊......我是典蘭。」

 她柔聲輕道,就像在哄著小孩子的音量。

 「接下來應該就要生活在一起了......」

 瘦削的手掌慢慢探向使魔,使魔那應該是身體中心的部位散出火光,那火並不會燙,光芒反而將她的手掌緩緩收攏住。

 「得先幫你想想名字......叫雀好嗎?」

 棕色的大眼觀察著火光的變化,火光閃爍了。

 「這個反應......」女孩相當驚喜的笑開了顏,「真不知道是開心還是如何呢......得問問其他問題看看了。」

 「還是要叫安?」

 火光仍然是閃爍的反應,她接下來必須看能不能引出另一個反應。

 「湖?」

 這次火焰似乎閃爍的比較緩慢了,不過這個名字她自己決定捨去。

 「抱歉,你明明是火屬性的,叫湖很奇怪吧......」

 接連幾次都是閃爍,她可以推斷應該是不願意的反應,畢竟名字......應該是只會對其中一個最喜歡的字有特殊反應吧?

 「嗯......本來是希望你可以,能有翅膀的......」

 典蘭回憶著蕾紓麗老師的話,只有風屬性的使魔才能夠擁有的羽翼。

 「不希望你被困在地上呢......在天空真的很舒服。」

 想起上次讓白鴉同學帶著自己在天空飛翔的感覺,太夢幻了以至於到現在還覺得,那片天空只是場夢。

 「這樣吧,就叫空?」

 火焰迅速燃亮了,映照著典蘭的笑顏,蒼白的臉因為光芒的照耀就像多了健康的血色。

 「請多指教了,空。」

 雙手輕輕環抱著還只是一團球狀的使魔,在闔上眼前悄聲低喃著。

 「在剩下的日子裡,你會一直陪著我的吧?」

 

Day.02

 

 典蘭醒來的時候,火光已經在她的身邊轉來轉去。

 「早安啊,空。」

 使魔還是一團火焰的模樣,大約是一顆籃球那麼大,但已經隱隱約約看的見火光中有一對燦金的眼。她伸出手輕輕撫過火焰,火焰燃亮包覆住她的手掌,她感覺到有股力量,就像牽著她一樣。

 「我們出去晃晃,吃早餐吧?」

 火焰搖曳著,她忽然感應到一股暖流滑過意識。

 「這是?空?」

 那股暖流又滑了進來。

 「是你嗎?空?」

 她又驚又喜地問著,意識裡這次傳來一股彷彿在跳躍的波動。

 「感覺到了,我感覺到了!」

 她驚喜的幾乎哭了出來,張手環抱住還未成形的空。

 這是她第一次,用的是聲音以外的方法去溝通。

 不用用聽的,不用用說的,用不著去判斷言語中的真真假假,也不用去管會不會說錯話,因為心靈上所要表示的意念,跟言語上是完全不一樣的。用隻字片語訴說的事物,再怎麼樣也無法完全傳達給他人,被曲解被誤會根本是家常便飯的事。

 但是她剛才感覺到的,是毫無修飾,清晰直接襲上心頭的意念,完全沒有她解釋的餘地。

 「空,你感覺的到嗎?我的心思?」

 空感應到了主人,火光燃起像是伸出手一樣,緩緩的包覆住典蘭。

 典蘭再度感受到一股波動,暖暖的,慢慢的,是空在安撫她。

 「對不起,居然還要你來安慰我......」

 懷中的空撞了一下她的胸口,意識裡的波動開始激動,帶著似乎可以燒傷人的溫度流竄著,她覺得心裡有些燙,明白空是生氣了。

 「呵呵,謝謝你......」

 火焰突然往她的臉上撲了過來,她嚇得趕緊閉上了眼,再睜開時臉上的淚痕已經不見了。

 「......我們去吃東西吧。」

 心裡的溫度漸漸低下,跳躍般的波動再度傳了過來,典蘭笑著下床換了衣服,帶著空往學生餐廳走去。

 

Day.03 http://www.plurk.com/p/ix7ngi 修改版

 

 今天已經隱隱約約看得見空的形體,似乎是有著四隻腳在地上爬行的動物。火焰還是包覆著牠的身體,目前的空大約就是一隻小狗剛出生的體型。

 空相當喜歡亂跑,吃完早餐之後回到宿舍牠就開始四處探索了,典蘭沒辦法只好一直跟在一旁。

 「啊、等等!」

 空橫衝直撞的撞開了交誼廳的門,燦金色的大眼其實還看不清楚,視野裡是一片模糊,但已經心急地看遍世界。

 「啊、米子同學,下午好。」對著交誼廳內的同學打了聲招呼後,典蘭蹲下身伸手想將空抱回身邊,感應到主人想法的空又往旁邊衝去,這次撞上了交誼廳裡擺設的桌子。

 「那是典蘭的使魔嗎?好可愛!」小鹿米子水亮的暗紅色眼珠張大大的看著被抱起來的空,同時摸了摸手中的魔物蛋:「蛋都不說話,米子不知道怎麼照顧牠--」

 「米!蘭!」跟典蘭同寢室的綿雨自門邊探出了頭,跳著腳步來到兩人身邊,她的使魔赤也跟在後頭。

 揉了揉使魔方才撞到的地方,典蘭走進小鹿米子的身邊微彎下身觀望了眼魔物蛋,接著回應:「會不會還在睡呢?我的使魔剛召喚出來的時候也是在沉睡,昨天才醒呢......」

 綿雨也在一旁說著:「綿雨跟赤也是用感應的,赤沒有聲音的樣子......」同時也蹲下身摸了摸赤的身體。

 小鹿米子羨慕的看著,慎重地抱好魔物蛋,「米子該怎麼照顧蛋好呢?」

 「或許晚點再試試看?」

 「使魔還在baby的時間吧?」

 三個女孩在交誼廳裡討論起使魔的事情,正巧奉嵐櫻走了進來:「啊、大家好,在談論......使魔?」本來還掛著笑容的臉在看到三顆頭點了點之後略略的垮了下來:「我的使魔......好像不太喜歡我......」

 小鹿米子歪了歪頭:「他會不會是肚子餓了?」

 典蘭也開口回應著:「可能才剛形成,所以還很陌生?」

 懷裡的使魔空此時像是要宣告自己的存在一樣騷動了起來,掙脫了懷抱又往女宿其他地方跑去。

 「空!啊對不起,這邊先走了...」她追著使魔離開交誼廳,接下來的一整天她幾乎都在空的身邊寸步不離。

 晚上回到房間之後見空早已趴在床上陷入沉眠的模樣,其實暗自慶幸著空是這麼有活力的。

 如果跟嵐櫻同學那樣的狀況一樣的話,她想她會寂寞得失落好一陣子吧......

 

Day.04 http://www.plurk.com/p/ixm7wg

 

 典蘭剛醒時發現自己似乎動彈不得,想稍微翻身卻感覺到身上有個重量壓著,這才睜開還有些睡意的眼睛。

 還不太運轉的腦筋不能理解現在趴在胸口的怪異生物是怎麼回事。正當她這麼想時,身上的生物伸出右前腳,往她的臉頰拍了拍,接著她感覺到胸口燒灼般的疼,這才意識到原來是自己的使魔。

 「空--」

 正當她還在分辨空到底是如何的模樣時,空已經伸出舌頭舔上典蘭的臉頰,惹得她發笑。

 「啊哈哈、好了、呵呵、快下來啊--」

 典蘭坐起了上半身,小心地抱好空仔細端詳著。

 「毛色真漂亮......」輕輕梳著淡粉色的毛髮,她覺得空的上下半身似乎不是同一種生物。真要說的話,空的頭形像是山羊,身體卻是稱霸草原的獅子。幾天前還在空的身體周圍的火焰,現在只剩下胸口的地方還繼續燃燒著。

 記得前些日子才讓朧川同學教自己學會如何梳理朔靨同學的毛髮,典蘭下了床後拿了梳子,再回到床邊。正想將空抱在腿上時,空一見到她坐定位就已經跳上她的大腿,然後像是找到舒服的床鋪般趴下。

 「空是聰明的孩子呢。」

 活潑雀躍又帶了點驕傲的波動傳到心裡,她輕輕地笑著梳理的空的身體。

 空那雙金色的眼睛感覺還是有一層薄膜蓋在上頭,她今天看著空的行動路線,判斷出空應該還沒辦法看清楚這個世界,但鼻子倒是挺靈的,聞到她喜歡的甜食就會咬著她的褲管跟她要來吃。

 空需要些什麼食物典蘭其實還不太清楚,所以除了應空的要求給了些甜食之外,也試過將葉子在空的眼前晃晃,然而空都愛理不理的,專心吃著糖分比較高的食物。

 喜歡吃甜食啊......發胖或是營養不均衡就不好了啊。典蘭決定下次試試看南瓜等等比較甜的水果。

 

 而一天就快要接近尾聲時,月湖104室卻突然發生了狀況。綿雨跟赤帶著重傷昏迷的朧川同學回到宿舍,折騰了一陣子之後,終於安頓好了兩妖一人。

 雖然不清楚是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仍然決定了一夜不睡的守在一邊,反正從前的她幾天不睡也是相當正常的。

 還在典蘭床上的空這時候爬了過來,嬌小的身子靈敏的躍下床鋪,接著跳上樓梯來到在隔壁床的她的面前,再度跟早晨一樣趴上她的大腿,蹭了蹭闔上了眼休息。

 

Day.05 http://www.plurk.com/p/ixtdubhttp://www.plurk.com/p/ixt3xi

 

 一早起來便看到了綿雨留在宿舍的紙條,上頭寫著「大家學校後山見。帶使魔相互認識。」還留著貓爪印以及簽名。看著可愛的字跡,典蘭只是輕輕一笑,喚了空之後換上了制服,空自床上躍下,靈活地用著獅爪以及蹬腿的力量跳上典蘭的肩膀趴著。

 自從發現典蘭的肩膀趴著舒適之後,空幾乎把這個地方當成自己的地盤,除了睡覺或是想要亂晃,不然大部分的時間都窩在肩膀上。

 典蘭撥了一小塊麵包,餵給了趴在肩上的使魔,使魔迅速咬了過來,生怕被搶走似的。

 「別急,不會有人跟妳搶的。」

 在學生餐廳遇到了同樣準備赴綿雨的約的白鴉,兩人打了招呼之後決定一起往後山前去。

 

 「綿雨,早安。」跟著白鴉同學一起跟綿雨打了聲招呼,卻見綿雨一反常態的沒有撲過來,反而給兩人送上了小盒子。典蘭跟白鴉對視了一眼,兩人都看見對方眼裡的疑惑,只好轉向綿雨。

 「謝謝......」

 「兩位恩人,多謝了。」

 兩人這才反應過來,大約是提到昨天發生的事吧。

 「不用了,我並沒有做什麼......」

 「打開看看?」

 本想將盒子退還給綿雨的典蘭見了綿雨期待的大眼,便將盒子給打了開,裡面擺著的是蝴蝶形狀的藍色琉璃。

 「哇、真漂亮......」小心的捧著琉璃,典蘭看了看綿雨:「我真的,可以收下?」

 「可以、是綿雨找到的唷!送給蘭也謝謝蘭~」綿雨漾開了開心的笑容,接著好奇萬分地看著她肩上的使魔:「那是蘭的使魔吧,是羊嗎還是?會說話嗎?」

 「她叫作空,頭是山羊不過身體是獅子,還不會說話......」

 大約是知道自己被提到,空跳下了肩膀落在草地上,像是炫耀自己一般了晃了晃,胸口的火焰似乎燒得比較旺盛。

 「好可愛!」綿雨興奮地稱讚著,一旁的赤因此緊張起來。

 接著收到邀請的同學一個一個到場,見人多起來的典蘭安靜地退到一邊,坐在草地上觀察著自己的空。

 

Day.06

 

 大約是昨天使魔交流時被索拉米同學的使魔白燐爍撲倒亂蹭一通覺得有趣,空一早醒來就撲上典蘭的身上胡亂蹭著,逗得典蘭直發笑。

 「妳還小,還沒辦法撲倒我啦。」

 意識裡不斷交互傳來不甘心以及興奮的訊息,接著忽然像是累了一樣垮在典蘭的胸口上,失落的波動傳來過來。

 「怎麼了?」

 腦海裡閃過的訊息相當鮮明,典蘭錯愕了下,「想學說話?想跟更多使魔或是同學交流?」

 空站了起來,燦金色的大眼映著典蘭的身影,難得認真的神情。

 「好,我知道了,我會教妳說話。」淡笑的輕撫著空的頭,而碰觸到了空額上的突起。「嗯?怎麼這裡硬硬的?」

 查看了下,這才知道是空的山羊角即將長出來了。

 「期待妳長大的樣子呢......」

 聽到空想要學說話,老實說典蘭有點小小的難過。

 並不是不想要空多交朋友,她很開心空想要多跟其他人相處的心情,她在意的是言語。

 希望自己可以教得好,不要讓空說出那些她聽到的虛偽話語,華而不實。

 空感應到了典蘭的情緒轉變,意識裡滑過一縷夾帶著難過與暖意的安撫。

 「不、我會教妳的,我不是不想讓妳學。」典蘭對著空搖了搖頭,都忘了她的心思是完全赤裸裸攤在空的面前,想著那些不好的事讓空也跟著難過,還說著那她不要學了。

 「只是妳要答應我,妳說的話,都是真實的。」

 空舔了舔典蘭的臉頰,使魔永遠遵守與主人立下的誓約。

 「咩嗚。」

 她聽了驚訝地笑了:「空?」

 「咩嗚。」

 「啊哈哈!我聽到了,我聽到空的聲音了。」

 

Day.07

 

 典蘭是被嚇到清醒的,睜開眼時就看到一雙燦金色的大眼貼在自己的臉上直勾勾的瞅著自己。

 「空,妳怎麼了?」

 「咩嗚。」

 傳到意識裡的波動令她驚喜的坐起來。「妳看得到了?」

 「咩嗚。」喊了一聲,用著還小的鼻頭頂了頂典蘭的鼻尖。

 「太好了,終於看的到了。」小心抱好自己的使魔,空接著掙脫典蘭的懷抱,又往肩膀上窩了過去。

 一出了房門,空又像頑皮的孩子一樣到處亂跑了,只是這次不一樣,她完完全全看得清楚這個世界是什麼樣子了。

 典蘭的意識裡一直傳來詢問,所以她仍然只能一直跟在旁邊,帶著使魔慢慢認識這個既溫柔又冷酷的世界。



Created: 01/08/2013
Views: 214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