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物】鵸鵌

              佐久瀨翔 & 解墨桐  共同作業

 

 

  被傳送到學校後山的某個區域,蘇藤珀老師希望同學們與目前不見蹤跡的鵸鵌親近。佐久瀨翔看著空蕩蕩的草地,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嗯……出來?」

 

  「靠過來了呢。」


  佐久瀨翔看著自己打了招呼之後就慢慢朝自己走過來的鵸鵌,忍不住瞇眼笑了。


  「真可愛。」

 

 


  反觀解墨桐這邊,前兩次似乎是太緊張所以連帶鵸鵌也跟著害怕起來,結果他有些沮喪地繼續嘗試,鵸鵌們反而湊過來。


  「咦?」


  解墨桐驚呼。


  「我、我也成功了呢……」

 

 

  「噗……阿墨被安慰了呢。」


  佐久瀨翔指著解墨桐對自己身邊的鵸鵌說著。


  「你看他,好好笑。」

 

 

  「翔,哪裡好笑了!」


  解墨桐聽見佐久瀨翔的話後,有些羞窘地紅了耳朵。

 

 

  「我沒有笑你,我是笑鵸鵌們溫柔。」


  佐久瀨翔面不改色的睜眼說瞎話。

 

 

  解墨桐不予置評地哼了一聲,笑得異常燦爛。


  「是嗎?溫柔不好了嗎?下次我會記得對你嚴厲一點的。」


  「會這樣說就是小心眼的證明喔。」


  佐久瀨翔笑了笑,隨後低頭朝鵸鵌們抱怨。


  「你們看他都欺侮我。」

 

 

  「誰小心眼了,你才壞心眼。」


  解墨桐一秒反駁,瞪了佐久瀨翔好一陣子,看對方和鵸鵌相處甚歡的模樣,突然有點羨慕地喃喃:


  「看起來翔真的跟鵸鵌相處不錯呢。」

 

 

  「我才不壞。」


  佐久瀨翔鼓著臉反駁,摸摸鵸鵌柔軟的羽毛。


  「好想帶一隻回家養喔……」

 

 

  「翔會照顧小動物?」

 

 

  「不,沒養過寵物。」

 

 

  「咦?這樣、你如果真的帶回家之後,要怎麼辦?」解墨桐驚訝的反問。

 

 

  「總會有辦法的。」

 

  佐久瀨翔不知哪來的自信如是說,還對著鵸鵌笑。


  「哪——」



  解墨桐不敢置信地瞅著佐久瀨翔,然後苦笑。


  「各種擔憂啊……真的。」

 

 

  「哼,反正也不能帶回去。」


  佐久瀨翔邊說邊玩著鵸鵌的尾羽,看著鵸鵌有些困惑的跳來跳去。

 

 

  「你在鬧什麼脾氣……」


  解墨桐無奈的嘆氣。


  「翔真的、跟鵸鵌相處很融洽呢。」

 

 

  「這有什麼難的。」


  佐久瀨翔把鵸鵌抱起來,往解墨桐靠過去,對懷裡的鵸鵌笑了一下。


   「一起玩,哪——」

 

 

  「嗚哇……你、你……鵸鵌完全不害怕呢……」

 

 


  「因為沒什麼好怕的啊——」

 

 

  雖然佐久瀨翔這麼說,不過鵸鵌的其中一顆頭完全不敢靠近解墨桐。


  這反應讓解墨桐非常沮喪。


  「果然、是因為我自身的關係嗎…… ? 」

 

 

  佐久瀨翔趕緊溫言安撫鵸鵌。


  「不要怕嘛,他不是壞人喔。沒事的,好不好?」

 


  「這邊,在聊些什麼呢?」


  典蘭小心的引導著鵸鵌來到一旁。

 

 

  「啊,典蘭同學。」


  佐久瀨翔朝著走過來的典蘭點頭示意,歪頭瞇眼笑著。


  「嗯——在替阿墨說好話?」



  「替墨桐同學說好話?」


  典蘭疑惑的看了過去,想到方才接近鵸鵌的情況才理解過來。


  「這樣啊……」


  她輕輕摸著鵸鵌的頭安撫。

 

 

  「翔很有天份呢,哈哈……」解墨桐乾笑。

 

 

  佐久瀨翔揚起了相當得異又充滿自信的笑容,低頭看懷裡的鵸鵌。


  「當然是因為我溫柔又有魅力,小可愛喜歡我啊——哪?」

 

 

  解墨桐立刻上前用力捏了佐久瀨翔的臉一下。


  「你好意思說,我都不好意思聽了。」



  典蘭看著兩人的互動,在一旁輕輕笑著。


  「一定是因為阿墨看起來兇巴巴的才會嚇跑鵸鵌們啦。」


  佐久瀨翔笑著對典蘭眨眨眼。



  「哪裡兇了!」解墨桐忿忿地反駁。

 

 

  「你看又捏我又皺眉,肯定兇啦。」


  對懷裡的鵸鵌指指解墨桐,佐久瀨翔一臉委屈。


  「你看他又欺負我。」



  「墨桐同學要小聲點唷...」


  典蘭幫腔的提醒。



  「翔你……」


  解墨桐本來還想繼續發作,但是被典蘭提醒,氣勢馬上弱下來。


  「唔……對不起……」



  「哈哈哈你看你―—」佐久瀨翔馬上指著解墨桐大笑。



  「明天沒點心。」解墨桐笑得燦爛。

 

 

  佐久瀨翔秒嘟嘴,非常不滿。


  「哪有這樣的,我要叫小鵸鵌討厭阿墨。」



  「反正牠沒有喜歡過我……」解墨桐自暴自棄地回應對方。


  「幹嘛這樣,真是的。」


  佐久瀨翔無奈地笑了,摸摸懷裡鵸鵌的頭。


  「小可愛,我們去安慰他?」

 

 

  「離我遠點,我怕我忍不住又想捏你。」

 

 

  「真過分,虧小可愛說要安慰你耶。」

 

 

  「那是因為翔要牠安慰我吧?」解墨桐苦笑。


  「雖然很期待妖物課,不過看來我沒那個天份呢,哈哈……」

 

 

  「幹嘛這麼消極,慢慢變成朋友就好啦,他們也對你有興趣的嘛。」

 

  「說消極也不是。」


  解墨桐稍微偏頭,好像在思索適合的用詞。


  「只是不想強迫牠們而已。」



  「多陪牠們玩就好了啊,去拐一隻來玩。」

 

 

  「重點,牠們看到我就跑了。」解墨桐的笑容開始有些無奈。

 

 

  「墨桐同學多試試看,下一階段好像跟友好有關呢……」


  典蘭溫和地笑著說,解墨桐也回以一笑。

 

 

  「我會努力的,謝謝典蘭。」

 


  「啊,老師剛剛說的?」


  佐久瀨翔聽到典蘭剛剛說的下一階段,抱著鵸鵌問道。



  典蘭對著佐久瀨翔點點頭,而後發現身邊的鵸鵌走遠而跟上。


  「這邊先四處走走,晚些見……」

 

 

  「典蘭同學慢走——」


  「嗯……」佐久瀨翔看了看附近,對著不遠處的鵸鵌伸出手。


  「過來?」


  鵸鵌聽話的走過去,蹭了蹭佐久瀨翔的手掌。他滿意地笑了,歪頭看著解墨桐。


  「跟牠培養感情看看?」

 

 

  「……完全不成安慰啊,翔。」

 

 

  「欸?不行?」

 


  「因為依然是聽著翔的話才過來的。」


  解墨桐苦笑,慢慢對佐久瀨翔解釋。


  「感覺就好像……學做菜卻直接拿到成品?沒辦法進步的啊。」



  「跟他玩久了說不定就會只親你啦。」


  佐久瀨翔有些慌張的樣子,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失意的解墨桐。

 

 


 

 


  「嗚哇!」


  還在自怨自艾的解墨桐突然被鵸鵌群包圍,然後滅頂。

 

 

  「芥末也被包圍了嗎?」


  一旁早就被鵸鵌團團圍住的川麓笑道。



  「哈哈哈——」


  佐久瀨翔也被鵸鵌堆滿撲倒。

 

 

  解墨桐倒在地上,被鵸鵌埋住,完全不明白現在是什麼狀況。


  「太、太突然了……」


  「哈哈哈超好笑的——」


  佐久瀨翔坐了起來,被鵸鵌在身上鑽來竄去。



  「別笑了,這反差我有點、反應不過來啊……川麓沒事吧?」


  解墨桐無奈看了佐久瀨翔一眼,開始將在身上亂爬的鵸鵌抓到懷裡。



  「沒事啦,只是這麼多隻我有點應付不來,芥末身上也好多隻喔。」

 

 

  「我總覺得要被壓垮了。」解墨桐抱著一堆鵸鵌苦笑。



  「啊——笑累了,乾脆來睡到下課好了。」


  佐久瀨翔很直接地往後躺。


  「小傢伙們也要一起睡嗎?阿墨跟川麓君也一起?」

 

 

  「好啊,也不是沒一起睡過。」


  解墨桐笑了笑,移動到佐久瀨翔旁邊躺好。

 

 

  「這樣子,有辦法睡嗎……?」

 

 

  「沒問題的,雖然有點重量,不過小傢伙們又暖和又有柔軟的羽毛。」


  佐久瀨翔笑著摸摸窩在自己身上的鵸鵌,然後閉眼。

 

 

  「……呼……」


  川麓轉頭一瞧,發現解墨桐已經睡著了。

 

 

  「這兩個人還真不是普通的厲害……」


  看著已經進入夢鄉的兩個人苦笑,川麓帶著一些鵸鵌離開現場。

 

 

 

- 完 -



Created: 30/07/2013
Views: 136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