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館外路線

 

NO.544捷德部分(預定PM-NO.430 烏鴉頭頭(♂)):

 

「看來是這裡…沒錯吧。」看向眼前那幢寂寥荒涼的洋館,捷德再次確認邀請卡上方所寫的位置。

「這種地方感覺根本就不會有什麼”歡樂”饗宴的樣子。」站在一旁的拓海忍不住叨唸幾句,他壓根兒不想在這鬼地方多待一秒。
「所以才要我們來看看的不是嗎?」厭留抱著走路草小石,幽幽地從拓海背後冒出來,讓後者發出一聲悽厲的慘叫。

「安靜的過於詭異。」即使是聽力絕佳的安德爾也幾乎無法由眼前的宅邸中聽出任何動靜,「就連…嗯?」話語還沒說完,他將目光轉往鄰近的墓園。

原本正在等待安德爾接續內容的六彌見他反應有異,出聲詢問:「怎麼了?墓園有東西?」

「哭聲。」

「哭聲…?」其他人聽他這麼說,也朝墓園的方向豎耳傾聽著。

 

『…嗚…….嘶…..嗚……………』夾雜於風中的,是一絲細微地鳴泣聲

 

「真的有。」賽希莉亞眨眨眼,「感覺是從很裡面傳來的。」

 

「我過去看一下好了。」不知道為什麼,厭留心底總覺得無法那個丟下那哭泣聲不管,於是將話說出口後,就如同被吸引了那般往墓園前進。

「喂──厭留──別-去-啊──」拓海想阻止夥伴,身體卻抗拒往墓園前行,只能夠發出微弱地呼聲。

 

孤單的悲泣仍舊持續,像是在召喚與自己有過同樣心情的賽希莉亞。

 

少女回頭,與捷德的視線對上,「我想...我也一起。」就在她說話的同時,水晶燈火靈發出愉快的滴溜聲,自行跳出寶貝球,追隨白髮的少年而去,「啊…等等、蕾伊?」賽希莉亞急忙跟了上去。

「呃!…」一時反應不過來的捷德只來得及從喉頭發出單音。見狀六彌笑了笑,由後方拍拍他的肩膀,「去吧?我們在這邊等你們。」安德爾和拓海也分別點點頭同意。

「謝了。」捷德隨之緊追上去。

 

--------------------------------------------- 

 

幽暗寧靜的墓園冷清又死寂,連平時該出沒於其間的幽靈系神奇寶貝也不見蹤影。捷德在並列整齊的墓碑中穿梭,尋著聲響不斷深入,卻漸有種失方向的錯覺。

 

好不容易,他總算看到停駐於前方的兩個身影。

 

「在這裡啊。」捷德慢下速度喘了口大氣,暫時是確認了兩人平安無事。

「捷德,在那裡。」注意到跟上的男性,賽希莉亞走近他身邊,用手指指不遠處。在她指引的前方,有個瑟縮於墓碑與樹影下不停哭泣的小女孩,身側還有一隻詛咒娃娃靜靜飄蕩,畫面顯得詭譎又有點令人毛骨悚然。

 

「這附近好像只有她一個人。」賽希莉亞喃喃的說著,蕾伊則是不斷左右張望。

「…不得不說…這狀況實在很詭異。」捷德只能將感想老實托出。

 

「無論如何,也不能放著她繼續這樣。」

 

正當厭留打定主意要上前搭話之際,他們背後傳來細碎而又不確定的腳步聲。

「!」三人同時回過頭,發覺那裡不知何時站著另外一個小男孩…

 

 

 

* * * * *

 

 

 

NO.202(♀)賽希莉亞部份(預定PM-NO.429 夢妖魔(♀))


幽靜的墓園中,神色緊張的男孩突然出現在三人面前。
「...你是?」
男孩並沒有做出回應,露出邪魅笑容的夢妖魔飄浮於他身側,而原先待在女孩身旁的詛咒娃娃,不知為何對於男孩的出現散發出敵意。
「進去洋館內的人,沒有人回來。」語畢,男孩立刻轉身跑走。

「這男孩是怎麼回事啊... 」捷德抓抓頭,試圖理解現在的狀況,但現在的情況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大概就是詭異了。
「是要惡作劇嗎?還是想提醒我們? 」厭留判斷著,搞不清男孩真正的用意,他回頭打算繼續跟女孩搭話,不過詛咒娃娃散發出的氣氛似乎有些變了...?

 

在一團混亂中,賽希莉亞似乎看到什麼,「小時候的我...?」自己小時候的身影跟男孩重疊,她如同被吸引,往男孩離開的方向追去。
「賽希莉亞!」看到少女就這樣追了出去,捷徳有些不放心的想跟上,卻被一個衝出的黑影阻擋了路,仔細一看,是剛剛那隻詛咒娃娃。

 

不同於之前的詭異,空氣中似乎瀰漫著火藥味。

 

「小心一點!」厭留提醒,並讓走路草小石緊跟在身邊,「看來詛咒娃娃似乎有話要跟我們說?」
「真是的...」灰髮的男性回頭看了飄於空中的那抹藍紫色燈火,「你叫蕾伊是吧?賽希莉亞就拜託你了。」蕾伊發出愉快的笑聲,似乎是要眼前的男子不要那麼擔心,隨之朝著往少女消失的方向追上去。


既然離開同伴的賽希莉亞也有水晶燈火靈負責追上去...那麼...接下來
「你到底想做什麼?」兩人盯著詛咒娃娃漆黑的身影,一陣攻勢卻向他們直擊而來......

---------------------------------------------

追尋著自己小時候的影像,賽希莉亞在墓碑中穿梭著,即使知道那並不是真實,但心裡卻始終放心不下...
最後她駐足於離洋館不遠的空地前,那個幼小的賽希莉亞正在哭泣。

 

跟初到洋館的時候一樣...那孤單的悲泣滲入賽希莉亞的心底...

 

「不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她伸手想碰觸年幼自己的那瞬間,蕾伊卻擋在她的面前。「蕾伊...?啊...捷徳跟厭留先生呢? 」

 

環顧了一下四周景像,她才察覺到自己離同伴們有些距離了,仔細一看,空中似乎有另一隻神奇寶貝正笑看著。
「夢妖魔? 」憶起夢妖魔會發出像咒語般的叫聲,聽到的人會產生頭痛或者幻覺,「是你做的嗎...不過為什麼要這樣... 」話還沒說完,夢妖魔又發出詭異的叫聲。
來不及掩耳的她就這樣接下夢妖魔的喊叫聲,眼前的景象也開始逐漸改變...

 

原本是年幼賽希莉亞的影像變成了稍早在墓碑與樹影下不停哭泣的小女孩樣貌。


女孩病懨懨的在床上的咳著,唯一陪伴她的只有詛咒娃娃。

 

隨著女孩的身體一點一點的被病痛給吞噬殆盡,但即使她的肉體死去,對世間還有所留戀的女孩依然孤獨。

 

不知道何時才能完心願的女孩靈魂,只能在洋館裡徘迴...

 

知道小女孩寂寞心情的詛咒娃娃不忍心看到女孩孤獨,於是發出了邀請卡讓大家來...

 

如果把大家都困在屋子裡,女孩就不會再感到寂寞了吧?

 

但是夢妖魔並不這樣想,於是場景中出現了夢妖魔與詛咒娃娃爭執的畫面。

 

阻止不了詛咒娃娃的夢妖魔,於是開始用叫聲來製造幻覺,借此避免更多的人們再進入洋館。

 

回過神,賽希莉亞發現夢妖魔早已停止了嚎叫,那紫色的身影飄浮於她的眼前。

 

「所以...原來你把我叫過來...是想告訴我這些嗎?」夢妖魔點點頭,紅色的眼眸注視著她,「知道事情真相的話就好解決了...啊!...詛咒娃娃...捷德跟厭留先生......。 」

想到捷徳跟厭留還留在詛咒娃娃所在的墳墓旁,她心頭一震,不安的情緒湧上心頭。

 

「夢妖魔,可以帶我回剛剛的地方嗎?」總覺得發生什麼事了,賽希莉亞與蕾伊跟著夢妖魔趕回原先的墳墓,而捷徳與厭留似乎正在進行著一場戰鬥......

 

 

 

* * * * *

 

 

 

NO.247(♂)厭留部分 (預定PM-NO.354 詛咒娃娃(♂))

 

  「小心!」

 

  「什……」

 

  捷德一把拉開發楞的厭留,閃過詛咒娃娃的影子球攻擊,但腳步還沒站穩,下一波攻勢又撲了過來,讓兩人只能慌忙的再度閃開。

 

  四周都是墓碑阻礙了腳步,讓閃躲變得相當困難,看了下周遭環境,捷德嘖了一聲,果決的停下腳步,手一揚,一直跟在身邊的烈焰猴也立刻跳了出來。

 

  「魯比,使用噴射火焰!」

 

  猛烈的火焰衝向直直往兩人撲來的詛咒娃娃,似乎沒有料到會遭受到反擊,詛咒娃娃著實的用正面吃下了這一擊,身體被整個震飛。厭留矮下身子抱住似乎被嚇到了的走路草,趁這空隙喘了口氣。

 

  「怎麼一回事?」

 

  「不知道。」

 

  看著在半空中捂著臉甩著頭的詛咒娃娃,捷德放出了其他攜帶夥伴,全神戒備著:「看來,牠並不想讓我們跟著夢妖魔過去。」

 

  「那賽希莉亞小姐……?」

 

  雖然不擅長面對戰鬥場面,厭留還是打起了精神,直直盯著詛咒娃娃的一舉一動。聽見了厭留的詢問,捷德一瞬間露出了有些猶疑的表情,但也很快的穩定下來。

 

  「她有夥伴在,應該沒有問題,比較有問題的是這傢伙……」

 

  話才說完,已經重新回過神的詛咒娃娃又是一陣攻勢襲來,似乎終於發現少了一個人的牠顯得有些急躁,一面攻擊一面咿咿呀呀不知道在喊些什麼。捷德的花岩怪迎了上去,以同樣的幽靈系攻擊回應,厭留則帶著走路草在一旁,準備不時出手給予協助。

 

  以一敵多,詛咒娃娃很明顯的落於下風,雖然兩人因為在意著詛咒娃娃的目的而沒有下重手,但還是讓詛咒娃娃越來越顯狼狽、也越來越慌亂。焦躁的詛咒娃娃大喊了什麼,讓捷德的花岩怪莫名愣了下,趁著這個縫隙,詛咒娃娃從兩人綿密的攻勢中竄了出來,表情憤怒,彷彿正蓄積著某種強力的攻擊,連身體週遭的空氣都顯得有些扭曲。

 

  「糟糕了!」

 

  感受到詛咒娃娃不一樣的氣氛,捷德連忙指示著夥伴們,準備在詛咒娃娃發動攻擊前阻止。就在這時,一陣慌亂的腳步聲與女性的喊叫聲同時響起。

 

 

 

  「等一下!」

 

 

 

  賽希莉亞帶著水晶燈火靈,與夢妖魔一同往兩人的方向跑來。看見夢妖魔,詛咒娃娃動作一頓,立刻就把所有注意力從兩人轉移到夢妖魔身上。下一秒,厭留的走路草一跳上前,直直的對詛咒娃娃使出了麻痺粉。

 

  「賽希莉亞!」「賽希莉亞小姐!」

 

  捷德與厭留迎向重新歸隊的夥伴,賽希莉亞喘著氣,努力平順自己的呼吸。

 

  「沒事吧?這只夢妖魔……」捷德問著,一面以有些戒備的目光看著跟在一旁的夢妖魔,但夢妖魔只是靜靜的飄在一旁,只盯著因為麻痹而無法動彈的詛咒娃娃。

 

  「夢妖魔、夢妖魔是想來幫助我們的。」

 

  好不容易喘過氣,賽希莉亞立刻把剛才夢妖魔所展演給她看見的畫面敘述出來,「詛咒娃娃想讓小女孩不再孤單,所以要把所有人困在這棟房子裡面,而夢妖魔想要阻止他……」

 

  「所以才以小男孩的姿態來警告我們?」

 

  知道了詛咒娃娃與夢妖魔的目的,厭留看著動彈不得的詛咒娃娃,神情有些複雜。「詛咒娃娃……因為強烈的怨念而誕生的神奇寶貝嗎……」

 

  「等等,不要過去比較好。」

 

  看見厭留似乎想要往詛咒娃娃走去,捷德出聲提醒,但厭留只是搖搖頭,沒有停下動作。在躺倒在地上的詛咒娃娃身旁蹲下,厭留伸出手,溫柔的摸著神奇寶貝的頭。

 

  「就算強迫大家留下來,她也不會開心的吧?一間沒有笑聲、只有滿滿的悲傷與驚慌的屋子,這會是她想要的嗎?」

 

  「放下吧,沒事了,不會孤單的。」

 

  看著厭留伸出的手,詛咒娃娃嗚嗚咽咽的發出了微弱的聲音,像是在哭泣。捷德莫名的回過頭看著屋子,有一瞬間,好像有種什麼東西從房子中被釋放了的感覺。

 

 

 

  「……我們回門口去等其他人吧?」賽希莉亞呼了一口氣,如此提議著。

 

  「嗯,走吧。」



Created: 28/07/2013
Views: 39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