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4《阿修羅調教手冊》修受——文章試閱

 

Part1

 

  「滾,這麼想爬上他的床也不墊墊自己斤兩。」阿修羅看見女孩馬上變了臉色,心中大快,語句更毒:「妳還是處吧?他恐怕不喜歡。」

  語畢,阿修羅狠狠地關上房門,順便帶上鎖。

 

  正當阿修羅還在思考該怎麼處理掛在自己肩上的阿貝爾,阿貝爾突然掙開他的手,將阿修羅壓倒在地上,他明亮的雙眸內哪有一絲醉意?嘴角上的笑讓阿修羅感到惡寒,想推開卻發現自己的手被他按住,力氣敵不過他,只能用眼神惡狠狠地詢問。

  「我裝得像嗎?剛剛那個學妹被我耍得團團轉呢。」

  「惡劣。」

  阿貝爾的臉龐緩緩地靠近阿修羅,彼此溫熱的鼻息噴在對方臉上,阿貝爾剛正的臉龐此時也變得朦朧,鼻尖對到鼻尖,曖昧的氛圍將兩人環繞,可是阿修羅卻還沒醒悟。

  「阿修羅,」阿貝爾低啞的聲音響起,如耳罩暖暖地包圍住阿修羅的耳朵,節節升高的體溫伴隨著某種生理變化,強硬地抵在阿修羅的胯間:「其實沒經驗的我最喜歡。」

  啊?

  如果是開玩笑,阿修羅其實能夠接受,但是……阿貝爾的態度不像是開玩笑,況且阿修羅無法無視阿貝爾怒張的部位,好像下一秒就會——

  錯愕的阿修羅連反抗都忘了:「什麼?」

  「你不是就在等這一晚嗎?」

 

Part2

 

  不是因為阿修羅強大的力量,或是堅定的意志,而是阿修羅骨子裡的倔強,令人不禁想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戰。

  自從阿修羅第一次因為打架負傷而來到保健室報到開始,瑪爾瑟斯就十分注意阿修羅,最後終於淪陷;為了阿修羅,瑪爾瑟斯早就無法抽身了。

 

  瑪爾瑟斯覺得現在就像在夢境當中:毫不起眼的地方,沒有防備的阿修羅,以及無人打擾的時段;然後瑪爾瑟斯也將會炮製夢靜中自己對阿修羅的所有行為。

  「阿修羅……」瑪爾瑟斯描臨著阿修羅的領口,運動服寬鬆的圓領遮不住阿修羅偏瘦的身型,微微突起的鎖骨形成漂亮的陰影。

 

  瑪爾瑟斯俯下身,輕輕地在阿修羅的唇上落下一吻。

  成為現實吧。

 

Part3

 

  阿修羅覺得氣氛似乎不太對勁,捏緊了被角往裡面縮了縮:「我要休息不休息你們管不著。」

  「不,不休息也可以。」

  瑪爾瑟斯一開口,就換阿貝爾盯著瑪爾瑟斯不放;阿修羅感覺他們兩個似乎在用眼神交流些什麼,然後阿修羅猛然驚覺他們好像達成了某種協議般,同時轉過頭來看向自己。

  「阿修羅,你之前說過,你已經掌控我了。」瑪爾瑟斯捏住阿修羅的下巴,強迫他面對他和阿貝爾:「或許你說得沒錯。」

  阿修羅用力甩開瑪爾瑟斯的手:「你到底想說什麼?」

  「不要心急。」瑪爾瑟斯按住阿修羅想要伺機反抗的手:「正因為你掌控了我,所以你認為能從我瑪爾瑟斯手中逃走嗎?」

  阿修羅一驚,阿貝爾同時也貼了上來:「想用那種招數打贏我嗎?」

  瑪爾瑟斯趁著阿修羅注意力放在阿貝爾身上的時候強吻了他,阿修羅想要推開瑪爾瑟斯卻發現雙手被人抓住,阿貝爾坐到他身後將他的手反背在後,然後拿起阿修羅丟在一旁的領帶捆住他的手。

  阿修羅不敢置信他們兩個會聯手,抬腳想踢翻瑪爾瑟斯,瑪爾瑟斯先他一步閃了開來,讓阿修羅這一腳落空,瑪爾瑟斯趁勢抓住阿修羅的腳踝讓他頭下腳上地倒在床上,阿修羅感覺所有氣血都衝上了腦門,還沒適應過來,瑪爾瑟斯就撕破了他的制服褲,布料撕扯的聲音在阿修羅耳裡就像汽笛聲一樣刺耳,令阿修羅像發狂一樣掙扎起來。

 

Part4

 

  他撐著額頭從昏睡感中掙脫,過了好一會兒才發現魯卡坐在自己隔壁的位置上正在專心地看書,是什麼書阿修羅看不出來,大概是歷史之類的課外書吧。

  魯卡看到一個段落後才發現阿修羅一直盯著他的書,他夾上書籤後將書遞給阿修羅:「想看嗎?拿去吧。」

  阿修羅一點也沒有讀書的欲望,就算是課外讀物也是。阿修羅把書推了回去。

  「可以上課了嗎?」魯卡把眼鏡收起來,阿修羅才猛然驚覺,原來魯卡戴上了眼鏡。

  「你上課,我繼續睡。」

  魯卡用書背輕敲了阿修羅的頭頂:「醒著,你睡我就不上課,到放學沒教完就繼續上。」

  「你竟然威脅學生!」

  「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情。」

  阿修羅沒有再說話,而是出乎魯卡意料地拿出課本,雖然還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

  「你要上課了?」

  「不然呢?」阿修羅鄙視地反問。

  「我還以為你會裝死。」

  阿修羅哼了哼:「我可是很有責任感的。」

  魯卡笑了幾聲:「但是我平常看不太出來。」

  「現在知道就好。」

  「那我們現在就來點別的課程。」

 

Part5

 

  帕茉有一口沒一口地吃著零食,希爾夫趴在她腳邊回應著偶爾出現的話題。

  下午的風很舒服,希爾夫幾乎就要這麼睡著。

 

  「嗯?阿修羅?」

  帕茉站了起來,希爾夫卻沒什麼反應,看起來是真的睡著了。

  阿修羅打了個哈欠,什麼話也沒說,逕自走到希爾夫的另一側躺著:「你剛剛說我什麼?」

  「這個……沒什麼。」帕茉乾笑。

  「現在什麼時候了?」

  「中午剛過,你睡到不分晝夜了嗎?」

  阿修羅嘆了口氣:「難怪感覺這麼餓。」

  帕茉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零食:「要吃嗎?」

  「小孩子就只知道把零食當正餐。」

  「比三餐不正常好多了。」

  「所以我現在在思考待會要吃咖哩還是烏龍麵。」

  帕茉嚼了一口零食:「真是一個值得深思熟慮的問題。」

  『咖哩烏龍麵不錯。』

 

  阿修羅瞥了眼帕茉。

  帕茉聳了聳肩:「希爾夫的提議不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