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動】釋放能量

              佐久瀨翔 & 解墨桐  共同作業

 

 

  最近解墨桐總覺得身體異常疲憊,他想,果然每天四處奔波又忙於課業所以身體負荷不了了嗎?

 

  他邊放空邊坐在交誼廳柔軟的沙發上歇息,順便揉揉有些僵硬的肩膀。

 

  沒多久,因為解墨桐遲遲沒有回寢室而引來了室友渚目覺和白漪,還有一個被交誼廳的說話聲吸引過來的佐久瀨翔。

 

  渚目覺一如往常地活潑,鬧得解墨桐不知該哭還是該笑。之後,渚目覺被白漪抓回寢室,以免吵到其他人。雖然有點擔心白漪的安危,不過解墨桐還是想要再多休息一會兒。

 

  於是,交誼廳只剩解墨桐和佐久瀨翔兩個人,照慣例討論完隔天的早餐吃什麼後,兩人陷入短暫的沉默。

 

 

 

 

  佐久瀨翔側頭觀察著解墨桐的表情,緩緩開口:

 

  「……對了,我有點,嗯、該說好奇還是在意……嗯,上次的念動課,方便談談嗎?」

 

 

  「念動課怎麼了嗎?」

 

  解墨桐疑惑的反問,想起自己在課堂上的表現,不太好意思地搔搔臉。

 

  「是有關我弄破兩個玻璃瓶的事情?我、我實在不太會控制……」

 

 

  「……不,你真要說我也兩個都弄破啦。」

 

  對於解墨桐產生微妙錯誤的理解方向,佐久瀨翔啞然失笑。

 

  「我只是有點,嗯,我本來以為阿墨會是風屬性呢,是水讓我滿訝異的。」

 

 

  「我才該好奇為什麼翔是風屬性吧?」

 

  解墨桐輕笑幾聲,而後看著佐久瀨翔一會兒,半垂下眼。

 

  「……翔很好奇?」

 

 

  佐久瀨翔用手撐著臉頰盯著解墨桐。

 

  「……不否定好奇,再多點在意。不過我也不會強迫你滿足我的在意。」

 

 

  「嗯——該怎麼說呢——故事很短,但是卻無法短時間說完。」

 

  解墨桐歪頭思考一陣子,嘴角的笑容未減。

 

  「翔,方便先問你為什麼會是風屬性嗎?」

 

 

  佐久瀨翔回想了一下。

 

  念動課在釋放能量時,自己因為前面引出能量接連失敗而有點沒耐心,所以不怎麼專心。

 

  聽力絕佳的他聽見大家此起彼落的驚呼聲——有多少人成功,又有多少人失敗,他都知道。然後,解墨桐倒抽一口氣的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

 

  該不會失敗了吧?

 

  佐久瀨翔承認自己當時是有稍微不懷好心地轉頭過去,卻意外看見一張泫然欲泣的笑臉,視線往下,對方的手臂被薄薄的水霧繚繞著——是水屬性。

 

  『阿墨不是應該是風屬性的嗎?』他想。

 

  佐久瀨翔對於這個結果感到驚訝,不過他更在意的是解墨桐的表情,那不是單純的難過傷心,是一種感動、懷念、哀痛、喜悅等等交織而成、十分複雜的情感。

 

  因為太好奇,佐久瀨翔忘記自己還在釋放能量——結果他感覺到有陣微風拂過他的手,馬上暗叫不妙,但已經來不及了。

 

 

  「沒有特別的理由,單純看著你就抓到風了,大概是想著你為什麼不是風屬性不小心就抓錯了吧。」

 

  佐久瀨翔省略了很多東西,只挑出重點跟解墨桐說明。

 

 

  「嗚哇……這樣聽起來有點怪不好意思的。」

 

  解墨桐乾笑幾聲,摸摸鼻子後才徐徐道來:

 

  「我會是水屬性,這個可能跟我的過去有關。我……」

 

 

  「我認識一個、妖怪?這麼說有點奇怪,因為我不確定她是否真的是妖怪,只能確定她不是人類。總之先當她是妖怪吧。

 

   她是個與水息息相關的妖怪……」

 

  說到這邊,解墨桐不自然的停頓下來,忽地重重嘆了口氣後,偏頭笑望佐久瀨翔。

 

  「翔。你對我的『眼睛』了解多少呢?」

 

 

  佐久瀨翔側頭想了想。

 

  「除了能看見非人的東西以外,性能上知道的不多,不過……」

 

  他停頓了一下。

 

  「我知道那個眼睛影響阿墨很深。」

 

 

  「啊哈哈,畢竟都說是陰陽眼了,自然是看得見非人的東西。不過學校的每個人基本上也都能看見吧?性能什麼的,其實我也不是很了解。我對這雙眼睛從沒有真正明白過……」

 

  解墨桐突然沉默下來,轉頭看向窗外,良久才再次開口——

 

  「……我,很容易跟鬼魂產生情感上的共鳴。」

 

 

  「會留在世間的鬼魂,大多擁有很深的『執念』。」

 

  解墨桐聲音放得很輕、很輕,近乎呢喃。

 

  「無論是遺憾、不甘、憤怒、憎恨、怨懟,小時候的我算是被半強迫地全部接收。彷彿,他們想要藉此同化我……呼……」

 

  長吁一口氣,解墨桐似乎回想起當時不舒服的感覺,臉色有些蒼白。

 

  「這似乎是我眼睛另外的性能,跟靈魂共感。雖然只是偶爾,不是常態。啊、但是過於高漲的情緒我感應得到,例如太憤怒、太難過、太開心之類的。

 

   所以那些……該怎麼說,厲鬼?兇魂?他們的情感我都、感應到了。那種尖銳、負面、極具攻擊性的情感……我和他們共鳴,非自願的共鳴。」

 

  解墨桐說著說著就將身體往後靠,似乎想讓自己陷入柔軟的沙發內。雖然還是一張微笑的臉,他的眼神卻有些茫然。

 

  「翔,你覺得,一個十歲出頭的小孩子,能承受多少這類黑暗的東西?」

 

 

  「……」

 

  佐久瀨翔沒有說話,只是伸出手蓋住解墨桐的眼睛。

 

  「我不知道一個十歲小孩能承受多少,重點是你承受了多少。」

 

 

  「全部。照單全收。」

 

  解墨桐眨眨眼,稍長的睫毛搔著佐久瀨翔的掌心,沒有抗拒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只是嘴角彎起的幅度更大。

 

  「不用擔心喔,現在的我沒事。然後,故事還沒說完呢,這只是簡單的序言。嗯——總之,十二歲左右吧,因緣際會之下,我遇到了她。

 

   她將我體內那些汙穢、混濁、宛如從濃稠泥沼挖出的東西吸出來,然後用水淨化。還順便教了我幾招保護自己的方式。」

 

  抬手拉下佐久瀨翔的掌,解墨桐灰色的眼帶笑瞅著對方。

 

  「那個時候,我很感激自己的眼睛。是她讓我想要去瞭解非人的世界,我想要變強也是因為她。

 

   我想,念動課我會釋放出水屬性,一部分可能是她殘留在我體內的能量,一部分就是、我凝神的時候,是想著她的。

 

   ——因為我想要變強,怕自己表現不好。大概就是這些原因吧。」

 

 

  「……是嗎?」

 

  佐久瀨翔抽回手,又倒回沙發裡。

 

  一直以來不懂的事情,好像都可以了解了,解墨桐那些充滿不合理、與矛盾的地方。

 

 

  「是啊,就像翔是想著我所以引出風,那麼我想著她所以引出水也算在合理範圍。」

 

  解墨桐歪頭想了想,然後噗哧一笑。

 

  「這樣說來,如果下次我是想著翔,就是引出火了?」

 

 

  「……是啊,說不定呢。」佐久瀨翔笑了幾聲。

 

  「火水不相容,如果兩邊都能同等的釋放,那很厲害喔。」

 

  他說完後舉起右手,在食指頂端燃起一小撮火燄。

 

 

  「聽起來有點困難呢,哈哈……好像不小心說太多,可是說出來後感覺變輕鬆了……心情複雜啊。嗯——」

 

  解墨桐伸了個懶腰,看上去似乎有點想睡。他歪頭對著佐久瀨翔一臉似笑非笑的,眼睛半瞇。

 

  「剛才說的,不可以跟別人說。那是我的秘密。」

 

 

  「嗯。」

 

  佐久瀨翔沒有絲毫猶豫的一口應允,熄掉手上的火燄之後側頭看了看解墨桐。

 

  「……累了?」

 

 

  「……」

 

  解墨桐沒有回應佐久瀨翔的問句。

 

  佐久瀨翔仔細一瞧,原來解墨桐已經閉上雙眼,進入夢鄉。頭微微歪著,瀏海蓋住了半張臉,嘴邊還掛著淺淺的笑容。

 

 

  「……也太放鬆。」

 

  佐久瀨翔有些無奈的笑了一下,將自己埋進沙發裡,低聲呢喃著。

 

  「那麼,接下來該怎麼做呢……」

 

  他一邊陷入沉思,一邊無意識的在自己的食指上燃起火燄又熄滅,燃起又熄滅。

 

  「……唉。」

 

 

  「嘶……呼……」

 

  因為歪著頭,所以身體重心偏移,解墨桐睡沒多久整個人便往旁邊一點一點地傾倒。最後頭撞到旁邊人的肩膀,還是沒有清醒的跡象。

 

 

  佐久瀨翔感覺到肩膀上增加的重量,才想起不是該在這裡糾結的時候。

 

  熄掉最後一次燃起的火,側頭看著那個根本沒醒的人,無奈的還是搖了搖解墨桐。

 

  「阿墨,起來回房睡?」

 

 

  「唔、嗯?」

 

  解墨桐緩慢地睜開眼,睡眼惺忪地看著佐久瀨翔。

 

  「……好……?」

 

 

  「嗯…。」

 

  佐久瀨翔拍了拍解墨桐,自己也站起身。

 

  「阿墨你回101沒問題?」

 

 

  「……嗚唔?」

 

  解墨桐眨眨眼,還是要睡不睡的樣子。坐著的身子搖搖晃晃後,最後很乾脆地直接倒在沙發上。

 

 

  「完全,不是沒問題呢。」

 

  佐久瀨翔無奈地過去拉著解墨桐的手臂繞過自己的肩膀,將對方撐起慢慢往房間移動。

 

  「唉。」

 

  經過101室時雖然想過要不要將解墨桐放進去,不過聽了下裡面就放棄了。認命地將人拖回自己寢室,拍拍對方的臉頰試圖得到點清醒的回應。

 

  「嗯……阿墨?」

 

 

  「嗯……」

 

  解墨桐這次清醒多了,用力眨了幾次眼。他稍微抹抹臉,好像真的很累。

 

  「翔?我……睡著了啊?」

 

 

  「嗯,把你扔回101我不放心,所以這裡是103。」

 

  佐久瀨翔笑著拍拍解墨桐後,接著自顧自的脫去出房間時套上的外服。

 

  「如果要睡就快到床上去,我可不想抱著你爬上去。」

 

 

  「噢、嗯……上床睡覺……」

 

  解墨桐的腦袋似乎只抓到幾個關鍵字,動作緩慢的爬上床鋪。靠著欄杆對下面的人說了聲晚安後就躺好入睡,沒發現自己鳩佔鵲巢。

 

 

  「……真是的,也太累了吧。」

 

  佐久瀨翔跟著爬上床,看著那個沾床不到數秒就儼然睡死的人,嘆口氣替自己清出床位側身躺下。

 

  「晚安。」

 

 

 

- 完 -



Created: 23/07/2013
Views: 127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