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館探險隊  第一棒  拓海

 

此時整棟洋館內的燈火突然全部打開,讓拓海忍不住慘叫,跳進袋龍的袋子裡;可惜拓海太大了,頭還是露出來。

 

燈火雖然亮了,但好像透著一層薄霧,有點不切實際的感覺;墓碑反射著亮光,有些墓碑上還有照片,好像看著三人在微笑著似的,烏鴉頭頭的叫聲為這景象更添一層詭異。

 

「吱嘎--」洋館的門慢慢打開來,三人與各自的夥伴都轉頭看像好像想將人吞入的大門。

 

三人面面相覷的時候,安德爾好像聽見了什麼,看向大門,有到人影衝進洋館。

 

「布萊茲?布萊茲!喂!」安德爾立刻推開拓海的袋龍和六彌,也跟著衝進洋館。

 

「安德爾!」「安德爾?」一個疑惑一個驚恐,拓海和六彌互看了一眼。

 

「我們要進去,把安德爾救出來。」六彌這麼說道。

 

「掰掰不送。」拓海繼續蹲在袋龍的袋子裡。

 

「好。走吧,朝令、雪綿、克利蘭、琉琥。」六彌點點頭,順便點名夥伴們一同進入洋館。

 

「不要連我家伙伴也點名啊啊啊啊--!」拓海慘叫著,袋龍和雷丘偷笑著,這就叫做誤上賊船。

 

一進入洋館,首先印入眼簾的就是誇張、華麗、豐盛的宴會餐桌,水晶燈柔和的照亮整個空間,也顯露出牆壁上精緻高級的壁畫,就像是極盡奢華的有錢人家家裡。

 

「安德爾!」六彌喊道。

 

「我在這。」安德爾向六彌揮揮手。

 

「你在看什麼?」六彌鬆了一口氣。

 

「酷豹,我一進來就一直盯著我,但是這二樓的樓梯,到一半就斷裂了。」安德爾皺眉,指著樓梯。

 

「斷的很詭異,就像是突然被吞掉那種感覺。」不知何時從袋子走出來的拓海,看著樓梯斷裂處,邊發言邊發抖。

 

「吞掉?」六彌皺眉。

 

「先別管樓梯了,我剛剛看到布萊茲跑進來。」安德爾強迫自己把視線收回來,不再看酷豹所帶有的那種笑容。

 

「你確定是布萊茲嗎?他不是根本就沒有來?」拓海走回來,靠著袋龍,抱著雷丘。

 

「我確定!我還有聽見布萊茲跟我說『我先進去了唷。(愛心)』,所以不會有錯的!」安德爾堅定的說,「你們一起幫我找一下布萊茲吧,這個洋館怪怪的我怕他出事。」

 

「光是有那個(愛心)就已經很詭異了好嗎?」六彌忍不住說。

 

「要、要探索這間洋館嗎?不好吧?我們現在就出去吧?」拓海忍不住這樣提議。

 

「不行,我要確定布萊茲真的不在這棟洋館,我們走吧!」安德爾執意,為了避免安德爾出事,兩人只好無奈的跟著東奔西跑,不過連個人影都沒有看見。

 

「那個,拓海?」六彌看著拓海,很認真很專注。

 

「什麼?」拓海目不轉睛的看著安德爾的背影。

 

「你這樣黏著我,我有點難走路耶…」六彌苦笑著,低頭看著好像要把自己塞進六彌的背的拓海。

 

「誰、誰黏著你了啊!那個不是我!」拓海驚恐道,他可是一開始探索,就蹲在袋龍的袋子裡了唷!

 

「朝令!雪綿!」六彌趕緊甩開背後的人,喊著夥伴的名字,太陽精靈和瑪狃拉立刻對那個酷似拓海的身影攻擊,但身影只是詭異的笑著,然後消失。太陽精靈跟瑪狃拉的攻擊就此落空。

 

「安德爾你看!」拓海趕緊喊住安德爾。

 

「什麼?布萊茲嗎?在哪裡?」安德爾立刻回頭左顧右盼。

 

「不是啦!是既然有第二個拓海的身影,或許你剛剛聽到的不是真的布萊茲。」六彌趕緊解釋。

 

「嘖…那比我們早進來的那一批年輕人恐怕也是…?」安德爾突然想到,該不會這一切都是要讓他們進來洋館的圈套吧?

 

「快--逃--啊--」拓海小聲的喊。

 

「總之,就如同拓海所說的,我們還是先離開,等跟其他人會合在一起進來搜查好了。」

 

「也只能這樣了。」安德爾點點頭。

 

三人一同走到大門,大門跟大門附近的牆壁上,突然出現了紅色的字,寫道:『沒有熄滅所有的光,別想離開』,這字樣,三人都嚇的後退了好幾步。

 

「是油漆…」拓海鬆了一口氣。

 

「氣味嗎?」安德爾也嗅了嗅,「確實。」

 

「不管是油漆還是其他的東西,重點是門鎖死了。」六彌猛力的拉大門,但大門看起來不為所動。

 

「啪。」一聲。大廳所有的燈火順間熄滅。

 

「呀啊!」拓海首先慘叫。

 

「要是我家有這麼方便就好了。」安德爾感慨著。

 

「隨隨便便斷電的話一點都不方便吧?」六彌搭著安德爾的肩膀,往後指指。

 

為數眾多的燈火幽靈和鬼斯通湧出,拓海看見是PM,頓時來了精神,跳出袋龍的袋子,「雖然我怕鬼,不過我不怕幽靈系!」

 

「我們也上吧,米絲爾、依爾絲。」安德爾活動著筋骨,指揮貓姐妹。

 

「幽靈系似乎就是鬼的一種代稱…不過不會怕就好。」六彌小聲的講,然後對朝令與雪綿下令。

 

***

 

 

 

洋館探險隊  第二棒  NO.138 (♂) 六彌 

 

 

燈火熄滅後的洋房大廳陷入一片漆黑之中,簇然的紫色火焰在空中懸浮漂盪,燈火幽靈以及鬼斯通將一行人團團圍住,發出陰沉的笑聲。

 

安德爾率先指揮魅力貓姐妹攻擊,「米絲爾、依爾絲使出影子球、瘋狂亂抓!」被迫於分開行動的現狀,只想速戰速決趕快找到布萊茲,並且確定他平安無事。

 

米絲爾一聲鳴叫聚集黑色能量擊出,而依爾絲則靠著敏捷的身手撲上襲擊,圍繞的幽靈們對迎面而來的影子球使出黑夜詛咒抗衡,而依爾絲的攻擊則穿透過燈火幽靈,依爾絲優雅地著地,隨後緊迫而來是煉獄的火焰襲來──

 

「暴風雪!」六彌的雪綿即時發動暴風雪阻擾了火焰,讓依爾絲躲避了攻擊回到安德爾身邊,「普通系絕招對幽靈起不了做用,大家要小心點!」六彌說。

 

「克利蘭可是不一樣的。」拓海指揮著袋龍出戰迎上撲前而來的鬼斯通之一,「百萬噸拳擊!」一聲令下,袋龍手中聚集力量往鬼斯通揮拳而去。

 

似乎不把普通攻擊放在眼裡,鬼斯通並未閃躲,然而本該無效化的絕招卻在克利蘭膽量的特性下發揮作用,一拳把鬼斯通打得正著,漆黑的身影飛撞上宴會的餐桌上,頓時豐盛美食的幻影消逝,幻化成一灘沙塵。

 

「看來到處都是幻影。」眼看又一道幻影消失,六彌警覺說著,整棟洋房看來都不太對勁。

 

隨著同夥被擊倒,幽靈的神奇寶貝們頓時鼓譟不已一同圍攻上來,六彌的太陽精靈朝令與瑪狃拉雪綿一面抵擋燈火精靈的火焰絕招。

 

安德爾的魅力貓姐妹暫時僅有米絲爾的影子球能對鬼魂發揮作用,依爾絲則被其他鬼斯通追著跑,見狀安德爾打算將依爾絲收回寶貝球中,頓時鬼斯通一個轉身迎面給安德爾一技舔舌頭,有些惡作劇的笑著,安德爾被麻痺的觸感從官感傳開。

 

「喂!安德爾!」拓海指引雷丘琉琥釋出十萬伏特驅離惡作劇的鬼斯通。

 

「沒事吧?」六彌看著夥伴被麻痺攻擊,打算上前探看,此時漆黑的二樓閃起一雙綠光的眼瞳,迅速地竄動著,身影在天花板吊燈上躍動,然後躍下發出震耳欲聾的嚎叫招式。

 

六彌、拓海還有神奇寶貝們紛紛掩耳躲避,待回神望過去,不知道何時身旁的安德爾已昏倒在地。

 

「啊…糟了!」六彌看著倒地失去知覺得夥伴,心中大感不妙,安德爾有聽力異常的毛病,在麻痺的情況下根本是防禦零赤裸裸地接收剛剛酷豹的咆嘯。

 

還來不及探看安德爾的情況,酷豹便阻擾在六彌與拓海面前,撕牙裂嘴地發出威嚇聲音,此時趁著空檔,剩下的兩隻鬼斯通用幻象術將安德爾抬起,漂浮拐往洋宅的二樓,酷豹見狀也一併跟上。

 

「要把安德爾帶去哪裡!」六彌讓領著朝令發出精神干擾設法阻止安德爾被拐走,剩下的燈火幽靈卻擋在面前。

 

「看來不解決他們,沒辦法追上吧?」拓海說,身後的克利蘭、琉琥隨時準備對戰,緊握雙拳、臉頰流通著電流。

 

「…似乎只能如此了。」六彌看著安德爾同鬼斯通及酷豹消逝在黑暗的二樓中,等解決了燈火幽靈,等等還得想辦法通過斷橋到上面去。

 

留下的燈火幽靈連手放出煉獄,頓時大廳一遍火亮,拓海與六彌連手應戰,還有主人被拐走鬥志正盎然的米絲爾,一行人很快得就能爭取到時間追上安德爾。

 

 

另一方面被拐走的安德爾…

 

 

 

 * * * * *

 

 

洋館探險隊  第三棒  NO.168 (♂) 安德爾

 

 

 

 

 

記憶中斷在酷豹發出的高聲嚎叫,安德爾醒過來後,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破爛的床上,光線僅僅只有窗外透近的月光,此外室內一片昏暗。

 

他決定整理一下剛才發生的事情,他記得他聽見布萊茲的聲音,還看見布萊茲跑近洋館裡,明明心裡很確定他還在家中養傷,而且那聲音似乎和平常的有些許不同,但是他還是本能的衝近洋館追尋他的身影,途中一直被一隻酷豹盯著,等和六彌拓海會合後,他們被一大群鬼斯和燈火幽靈攻擊,自己中了其中一隻鬼斯的舌舔,接著就是酷豹猛烈的嚎叫……然後,現在自己出現在這詭異的地方。

 

「大哥哥……」

 

不知何來的幼女聲響起,安德爾的身體猛然一震,他這才發現剛才布萊茲的聲音不同的部分。

 

這並不是用耳朵聽到的。

而是直接傳進腦海裡的聲音。

 

雖然一開始嚇了一跳,但那聲音並沒有惡意,安德爾冷靜下來後對著空無一人的方間開口:「妳是誰?」

 

半透明的幼女穿越了安德爾面前的牆壁,漂浮到他面前,「大哥哥,你睡醒了?」然後便圍繞在安德爾身旁打轉,似乎在觀察,又好像是在玩。

 

「那隻酷豹,是妳的吧?」看著身邊打轉著的小幽靈,安德爾完全沒有感受到任何的惡意,有的只是無知孩子的天真,所以他並不懼怕這小幽靈,「妳找我?還有,妳叫什麼名字?」

 

「人家叫依妮塔,大哥哥會唱歌吧?酷豹有跟人家說喔!」隨著小幽靈依妮塔說出那個名字,那隻剛才弄暈自己的酷豹從角落的陰暗走了出來,然後親暱的蹭了蹭半透明的幽靈依妮塔。

 

「……我會唱歌,但就因為這樣要把我帶過來嗎?」安德爾靜靜的看著依妮塔和酷豹互相的蹭來蹭去,然後又穿透而過,但依妮塔似乎還因為這樣而玩的不亦樂乎。

 

「依妮塔最喜歡聽別人唱歌了!」依妮塔朝安德爾飄了過去,她一屁股的坐在安德爾的大腿上,當然,安德爾完全沒有感受到任何重量,「大哥哥快唱歌給我聽!」

 

「明明還有其他人能唱的,為什麼挑……」話還沒說完,安德爾的思緒被不屬於他的記憶入侵。

 

那是一間佈置童趣的房間,女孩虛弱的咳著,看著窗外的眼神充滿羨慕。

 

房間裡,除了布娃娃外,最多的便是連接到女孩小小身驅上的醫療管線。

 

 

女孩日復一日的看著窗外,期待有一天能走在陽光底下。

但女孩身上的管子也一次一次的增加。

 

 

有一天,女孩有了個特別的訪客。

 

傳說中的旋律神奇寶貝,美洛耶塔。

 

美洛耶塔唱了歌給女孩聽,女孩驚訝不以。

美洛耶塔和女孩就這樣相處了好一陣子,美洛耶塔唱歌給女孩聽,女孩給美洛耶塔各種各樣的樹果做回報。

 

但女孩的嬌小身體最終仍無法成受先天的疾病催殘。

在女孩閉上眼睛前,女孩心裡有一個願望。

 

那個願望束縛住了女孩,讓女孩再也無法離開這棟宅邸。

 

她一個人忍受了百年的孤寂,直到發現她的PM們,女孩才不感到寂寞,但女孩還是好想實現她的願望,那些PM們都知道。

 

『還想再聽一次美洛的歌。』

 

安德爾搖搖頭回過神來,他看著坐在自己腿上的幽靈女孩,「……算了,我唱歌給妳聽吧。」

 

「快唱快唱!」依妮塔興奮的模樣全寫在臉上,讓安德爾忍不住憐愛的輕撫自己摸不到的女孩的頭髮。

 

深呼吸一口氣後,他緩緩開口。

 

依妮塔瞪大了眼睛,看著唱歌的安德爾,明明是幽靈的她,眼淚奪眶而出。

 

直到安德爾結束了歌,依妮塔仍無法停止眼淚,她邊哭邊喊著:「是美洛、是美洛!大哥哥是美洛!」

 

「我不是美洛耶塔。」安德爾伸手溫柔的擦去女孩的眼淚,「我只是,和美洛耶塔有個約定,我答應過她,會讓音樂傳遍世界。」

 

「大哥哥一定可以做到的!一定!」含淚的笑著,依妮塔半透明的身體開始逐漸消失,「因為大哥哥讓依妮塔聽到美洛的歌了!」

 

「我會的,所以妳要答應我,要當個乖孩子喔?」雖然一開始有些嚇到,但安德爾明白過來這個現象,他實現了依妮塔的願望,所以她不再對這個世界有所留戀。

 

「依妮塔一直都是乖孩子!」最後的燦爛笑容,依妮塔就這樣在安德爾的懷中化作細細的光點消散。

 

「晚安,依妮塔。」他呢喃。

 

 

「安德爾!」房間的門被用力的推開,六彌拉著嚇慘了的拓海慌張的進入房間,「找到你了,你沒事吧?」

 

「我沒事。」從床邊站起身,安德爾掛著淺淺的笑容,「除了剛才唱歌給一個女孩子聽外,什麼事也沒發生。」

 

「這裡哪來的什麼女孩啦──」拓海哀嚎。

 

「嘛、現在大概在天上做著美夢吧,好了,我們回去吧。」讓米絲爾和伊爾絲回到自己肩上,安德爾打算離開這個地方,卻發現那隻酷豹走到自己腳邊,蹭了蹭他的腳。

 

「對了、你暫時的主人已經不在了……」安德爾揉了揉酷豹的頭,然後從背包中拿出空的寶貝球,「願意跟我走嗎?」

 

酷豹點頭,然後用尾巴觸碰了寶貝球的開關,乖乖的被收入球中。

 

「呃、那個,安德爾?」看著安德爾收服了酷豹,六彌明明記得安德爾對讓他暈過去的PM都很兇的,「剛才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這個,我想出去再說吧?」把寶貝球收回背包中,安德爾看著一邊嚇慘的拓海,「在這裡說會變成七夜怪談的。」

 

 

「拜託你們就放過我吧─────────」

 

最後三人在拓海的慘叫下,離開洋館和外頭的捷德等人會合。



Created: 26/06/2013
Views: 35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