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27 六道骸×澤田綱吉



  你眼底帶著無限的輕藐,被你擊潰到連站都站不好的澤田綱吉仍然帶著怒意直盯著你,滿身傷痕。在人世間這樣漂流了那麼久,一個有點樂趣的傢伙都開始感到無趣了。你打了個呵欠,你不清楚為什麼今天他的眼中帶著混濁的困惑,連出拳都猶豫了許多,但你不感興趣了。對於這個沒用的人。

 

  「彭哥列、我不想要你的身體了。」你決定離開,而他眼底漾著的情緒你也看不清晰,你直盯著他的眼睛,但映出的只有你的身影,沒有一點他的情緒。「這麼軟弱的身體……要用來擊潰黑手黨難如登天。」仍舊毫不留情地丟下話語,對方的炎壓卻沒有因為情慾有些波動,甚至有些低迷。你的心情也跟著煩悶起來,你的身體隨著空氣流動慢慢消失在空間,你刻意地忽略澤田綱吉的低喃。



  ……真是太軟弱了。你暗忖,只剩下他一個人在晦暗的燈光下舔食扭曲的傷口。



 :::::

 

  當你得知那孩子喜歡你的時候,你比你料想的還要更加平靜,他的告白使你笑了。你原先覺得愛情是多麼可笑的東西,但接收到來自澤田綱吉的紅色炸彈,卻更加疑惑了些。

 

  笹川京子,與你有過幾面之緣的女孩,跟澤田綱吉相仿的澄澈雙眼是你最厭惡的一點。你不只想過一遍要將澤田綱吉的眼睛挖出來這個想法,也曾經幾度要令他成真,但是你的用意是什麼?庫洛姆眨著單只眼睛,輕聲問著。你的腦子停頓下來,是為什麼呢?只是因為單純厭惡那雙眼睛而已。



  「凪、彭哥列對你來說是什麼樣的人呢?」他睜著半邊眼睛,深藍色的眼含著愜意,被這樣稱呼的庫洛姆有點驚訝,低下頭來、困惑全然浮現在臉上。

 

  然、她再次抬頭起來是截然不同的堅定眼神,「BOSS是很重要的人,但跟骸大人是不一樣的。」六道骸聽到了這樣答案,笑了出聲。這樣的反應使得她更加慌張,連忙問著她是不是講錯了些什麼。



  「很好的答案。」

 

 :::::

 

  「現在人的心上已經沒有血了。」澤田綱吉自言自語的喃喃,他躺在椅子上,將全身的神經都放鬆開來,闔上早已布滿血絲的眼睛。他覺得他被丟在一片荒涼泥濘,滿身沾滿來自過去的牽扯。他臉上寫著滿滿的寂寞,滿腔的悲辱無處傾訴。

 

  他對於這段荒腔走板的喜歡完全不抱一絲希望,原先想讓他成為最終的秘密帶入棺材,可是因為自己的不小心,這喜歡便全都傾巢而出,在他措手不及之際,如同洪水一般攔也攔不住。他知道他在愛上六道骸之後他的靈魂就已經闌珊,他的心如同腐肉一般被飢餓的慾望給蠶食。

 

  還沒抵達生命的巔峰,他是黑手黨中呼風喚雨的教父。

 

  他在沒結果的愛裡吸收過多鹽分而枯萎,他將帶著枯萎的花束踏上紅毯,與愛他的女人漫步在祝福之中。他堅信他仍舊強悍。



  「小綱。」

  

  當他再度睜開眼,他溫潤蜜甜的雙眼帶著喜悅之色。

 

 :::::

 

  你不知道你為什麼要來這場婚禮。他是這麼莊重、和藹且幸福的……在台上的兩人都掛著令你滿心不悅的笑顏,你深深感覺遭受屈辱,明明哭喪著臉說喜歡自己的人現在被另一個女人挽著手宣布會永遠愛著她。你心底瀰漫著一股遺失的悲涼,冷颼颼地颳著。

 

  你對上他的眼神,他眼底的情緒你始終摸不清,在他溫潤的眼神中倒映出只有你自己無比醜陋的身影。你知道你在待在這裡一秒就會被熱度蒸發,你瞇起眼快步地走出去。



  他跟著你走了出去,你驚訝之餘還勾起唇角。

 

  「綱吉。」你喚了他的名,他確實的如你所想的蹙悚,你理所當然似的拉過他,手指滑過他的白西裝。一切都發生得十分流暢自然,而你送給他一吻。

 

  在他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之下你化作粉末逃離現場。



  你不想給他虛偽過度的祝福,那讓你想吐。

 

-FIN.



Created: 26/06/2013
Views: 266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