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orn/古里炎真

 

 

  「老師……」經過變聲期的聲音仍略顯稚嫩,而被喚作老師的那人不禁一顫。轉過身,愛槍抵在他的額上,滿腔的怒意毫無掩飾,卻不若往常的冷靜,他的手指頭在顫抖。赭紅看到了這一點,並沒有顯示出畏懼之色。

 

  「別那樣叫我。」Reborn的聲音難掩動搖,「炎真。」

 

 

  在澤田綱吉的葬禮過後原本消失無影無蹤的男人卻被他找到了,那孩子還用著悲愴的聲音問著他為什麼不去見綱吉,雖然展現的全都是懦弱但Reborn卻在他的眼裡深切感受指責的焰火。他壓了壓帽沿,他從不敢認真面對這個和他學生如此相似的男孩,他的一舉一動,陪伴澤田綱吉成長的Reborn不想再一次體會。

 

  他的手已經握緊槍桿,反手便將CZ75給收了起來,解除此一威脅的古里炎真跌坐到地上,大口喘氣,彷彿方才的勇氣都是裝出來的一樣。他感到頭暈目眩,不只是Reborn有這種感覺,連他自己也覺得跟這個男人待在同一空間幾乎呼吸不到氧氣。「還來做什麼?」他聽到對方不客氣的問話,有點要驅趕他的含意在裏頭,他打結的舌尖還沒辦法吐露完整的句子。

 

  無可奈何的Reborn只好將他拉到沙發上坐下,他喝了一口水,努力平順那股不適感。

 

  「我只是希望你、能夠去找綱吉。」又是這種話。對方咋舌,對於他的話不予置評,Reborn對這個男孩的忍耐限度已經快要瀕臨邊緣,覺得煩躁,明明澤田綱吉已經回不來了。他為什麼那麼堅持。古里炎真沒辦法從墨黑的瞳觀察到任何波動,被他直盯著好像要被看穿似的不舒服。他不否認來到這裡就是隻待宰的羔羊,儘管他也確信Reborn不會做出不利於他的行為。

 

  他明確的掌有優勢:他與澤田綱吉十分相像。

 

  能造成世界第一殺手動搖的人,是古里炎真最親密的人。他從若干年前便知曉這名家庭教師對於澤田綱吉的想法,只是他不去打破他們之間微妙的平衡。他知道澤田綱吉對這個男人的重要性,也更清楚他在澤田綱吉心目中不可撼動的地位。「我只是這麼希望。」

 

  「炎真,不是每一件事都非得照你的希望去做。」他的聲音冷澈,沒有一點起伏,好像只是公事的口吻,毫不在乎的模樣使的古里炎真除了有些憤怒,更多的是不解。「我不想浪費時間去看一個做錯決定的人。」他啜了一口咖啡,使用讀心術摸透了對方的想法,Reborn知道該如何趕他走,但他必須徹底激怒他才不會讓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揭起過往。

 

  古里炎真仔細咀嚼著Reborn每個毫不留情的話語,在某一方面他也真的痛恨自己為什麼要跑來找他,這樣澤田綱吉的靈魂會受到安息嗎,如此毫無憐憫之心的他的導師,他不清楚澤田綱吉會如何看待他。

 

  他嚥了口水,潤了潤益發乾澀的喉嚨,在昏暗的燈光下那種窒息的感覺不斷湧上,他頭昏腦脹。是嗎,他覺得他的意識被拉到很遙遠,他連Reborn嘴角的笑容都看不清晰,對於這麼一個無情的男人究竟執著些什麼。他全身癱軟在沙發之上,意識越加模糊,才猛然發現自己被下了藥,不過現在知道已經太遲了。

 

  炎真……我從不後悔我做的決定。他在昏迷的過程中聽到了男人的喃喃自語,那聲音是那麼低沉又美妙的、足以令人耽溺在墨黑的暗潮之中。

 

  「那也不容許被後悔。」他輕聲說道,被抱起的他臉上沾滿了鹹膩的液體,他用皮膚去感受那樣的鹹度,熾烈的火焰也終被澆滅。

 

 

END.



Created: 24/06/2013
Views: 25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