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渡公園音樂祭】

 

 

 

 ── Part. 1 (琉予)

 

 

 

 

 

「總歸來說,還算是挺精彩的一天啦。」

 

  回顧今天所發生的一切,琉予滿意的點了點頭,看向正待在用念力所造出的水球中悠游的笨笨魚,接著又低下頭往日記本裡添了幾筆。

 

「從今以後大家都是夥伴了喔,要好好相處知道嗎~」

 

 

  像是自言自語般,琉予邊在本子上塗塗抹抹邊說,一旁溫順地坐在桌緣的拉魯拉絲看著看著,頭上感應瓣散發的柔和光芒也一直沒有停過。

 

 

「嗯?今天發生的事情嗎?我想想喔……」

 

  琉予咬著筆想了想,頓了一會兒,緩緩開始說了:

 

 

 

 

******

 

 

 

 

  今天啊…跟平常不一樣,我特地起了個大早,簡單梳洗之後便趕著出門,朝雷鼓市附近的梅渡公園全速奔去。至於趕去的原因,倒不是因為那個什麼音樂祭,而是起因於昨晚的一個訊息。

 

  捎來訊息的是莉律斯,其實要做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通訊器裡的她比手畫腳地,提起想讓我看看她新收服的PM還有…健身什麼的……?

 

  說起來昨晚跟莉律斯雖然有約好早上八點在梅渡公園集合,詳細在哪碰面卻沒有講清楚,這下可好,這麼大的公園等找到人天都要黑了。為了節省時間,我們決定抄最短路徑,穿過樹叢直搗公園中心,那個占地最大的湖畔廣場,根據經驗一般跟人有約通常都會在那邊集合。

 

 

 

「到這邊就可以囉,謝謝你山吹。」

 

  我抱了抱芽吹鹿毛絨絨的脖子,示意到這附近就可以了,多蹭了幾下之後我才跳下他的背開始四處張望,時間還早,公園卻已經聚集了不少人,有運動的也有正熱火朝天作著對戰練習的,遠遠看去廣場另一角還擠滿一群神奇寶貝,吵吵鬧鬧不知道在做些什麼,只能確定那動靜肯定不小,四周的人無不皺著眉頭躲得老遠。環視一圈沒看到莉律斯的身影,我退到湖邊,掏出通訊器打算直接撥通電話給她,這時候我才注意到,伴隨遠方不斷傳來的樂聲,身後也斷斷續續響起細細的歌聲。

 

 

「是你…在唱歌嗎?」

 

  我盯著浮在水面上的咖啡色大魚問道,那是一隻笨笨魚,正確來說是一隻正在唱歌的笨笨魚。但對於我的詢問他只淡淡瞥過一眼,之後就繼續睜著大眼、嘴巴一張一合地哼哼唧唧。

 

 

  此時我的表情應該跟他差不了多少吧,張著嘴想追問卻又不知該怎麼開口。不管怎麼說,這魚都算是挑起我的好奇心,我癟癟嘴,決定跟他耗上了。經過不依不饒的糾纏跟細胞球──帕蕾朵的居中翻譯,才大概了解事情的始末……

 

 

「嗯…音樂祭嗎……原來他們是在練習啊,」望向廣場角落,那一團PM依然鬧騰得不亦樂乎。身邊的帕蕾朵也隨著我的視線看了過去,而小波則是照舊,事不關己的東張西望中。

 

 

「不過也真過分耶,居然不讓你加入!」講到這邊正常都會忍不住為可憐的小魚打抱不平吧,畢竟……

 

 

「明明歌聲那麼棒的說……」

 

 

 

  此話一出,周圍三隻PM全都猛地回頭看我,只是眼神各異──笨笨魚像是找到知音一般閃爍著雙眼、帕蕾朵慌慌張張明顯一頭霧水、小波更是一副〝喂喂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的猙獰樣子撲上來。

 

 

「幹、幹嘛啦!我是真的這麼覺得的啊!!」我跳了起來,不自覺放大音量:「好!決定了!就由我來幫你一把吧,好好聽過你唱歌之後他們一定會很歡迎你加入的。」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一向是我行為最高準則,撈起笨笨魚,二話不說便朝PM集團那邊直奔而去。想必我現在的氣勢一定不輸那些知道寶貝兒子受人欺侮正準備找對方理論的大媽,因為我才剛接近他們,準備好的台詞都還沒喊出來,原本正悠揚演奏的樂曲就嘎然而止,全場所有PM靜默了幾秒之後…啪地朝四面八方一哄而散!

 

  (不過我有種感覺,他們似乎不是看到我而是看到被我夾著的笨笨魚才有如此巨大的反應……)

 

 

  儘管驚訝於他們的反應,事到如今也沒其他辦法,只有硬上了…直接來個現場演唱!

  首先必須要做的就是……聽眾確保!!

 

 

 

「帕蕾朵用光牆!別讓他們跑了!至於舞台效果……小波負責水波,」喊完我又順手丟出一個寶貝球,「舞台煙霧就交給火火妳囉~」

 

 

  小細胞球聞言立即出招,四散的PM們周圍登時出現半透明的障壁將他們團團圍了起來,火暴獸的火山煙幕接踵而至且恰恰好地控制在貼近地面的地方,有如乾冰效果一般,至於那企鵝…嗯……算了,總之第一時間我們成功掌控下局面,我捧起笨笨魚讓他開唱,自己則是盡責地當起合音天使,配合著笨笨魚的歌聲小聲哼了起來。但不知道是帕蕾朵不敵眾PM的激烈反抗還是什麼原因,光牆撐沒有多久就應聲碎裂,被困住的PM們如獲大赦,逃難似的奔離。保母蟲竄入草叢、聒噪鳥跟風鈴鈴也慌忙飛離現場……

 

 

 

「可惡、通通給我站住──────!!!」

 

  我急忙追了上去,幾乎跟在他們屁股後面跑遍整個公園,帶在身邊的寶貝球也全數拋出去,派出全員出場支援,齊心合力才成功將他們堵到角落。

 

 

「唔…我就不信!本來不是很想用這招但也沒辦法了……」

 

 

「帕蕾朵,使用詐欺空───」

 

 

  我招式名都還沒喊完咧,突然間旁邊的草叢不知道什麼東西破風而來,還好小波反應快,一記水砲把那東西打偏了方向不知道飛哪去了。可惜突襲防得了一次防不到第二次,還沒看清來者何人還是何物第二波攻擊(?)就來了,不過還好這次是個活生生的人類,那女孩就這麼哇啦哇啦地衝出草叢跟我撞個正著……

 

 

 

 

 

******

 

 

 

 

「哈哈,我知道狀況是有點亂啦~」

 

  琉予笑著抱起拉魯拉絲,放到腿上繼續說道:

 

 

「不過真的很好玩呢,然後啊~我們…………」

 

 

 

 

 

 

 

 

 ── Part. 2 (莉律斯)

8lpqhdi.png

cajdjd3.png

i9sthpt.png

rg26t4m.png

zzk13co.png

 

 

 

 

 

 

 

 

 ── Part. 3 (派莫絲)

 

 

往常平和的一天,照著慣例的行程,今天要帶著少數的草系神奇寶貝們去梅渡公園曬曬太陽。沙漠奈亞跟緊著我,毽子花飄在後,蔓藤怪倒還是一樣一臉讓人摸不著頭緒的亂走。

我得說梅渡公園是個很適合社交的地方,同時又巧妙的也可以擁有點個人空間,情侶約會和好友相聚的好選擇。

當然也是個捕捉神奇寶貝的好地方。

 

總之,現在公園內算是人潮最多的時候吧,不論訓練家,附近的居民前來踏青散步的也不佔少數。

而從一進來後隱約聽到的陣陣樂聲令人十分在意,我隨意張望想找看看是從哪傳來的,突地有位穿著不知名制服的老伯朝我走來,自稱是公園管理員,我平常也沒在注意這事,既然對方說他是,那就姑且相信他吧,因為接下來他確認過我的訓練家身分後委託了我關於那些音樂的事件,順著老伯指去的草叢,仔細一看果然看到了充當指揮的保母蟲,還有正引亢高歌的聒噪鳥與充當混音伴奏的風鈴鈴。

 

再好的曲子和歌聲,沒日沒夜的放還是會讓人受不了的。

而食物引誘和好言相勸這兩個較和平的方法都給對方證明無效後,我自然是不介意採用比較強勢的手段了,就在我拿不定主意要派噴火龍還是雙頭龍去嚇唬他們前,聽到很清脆但很大聲的一聲匡噹,是感覺不太妙的那種聲音。

 

而演奏也隨之停止,知道肯定發生了些什麼的我快步靠近,剛才還在傳出樂聲的草叢好似起了什麼騷動,不少神奇寶貝接連得在我穿越草叢時往我來的方向落荒而逃。

 

「是其他訓練家先出手了嗎?」我猜測。 訓練家何其多,我也不覺得自己會是那位老伯唯一委託的對象,抱著這樣的想法撥開草叢一看……

 

「琉予?」我看到有點熟悉的身影,長長的圍巾還有淡色的頭髮。懷裡好像還…抱了隻笨笨魚?

 

琉予看到我後興高采烈的抱著魚跑我跑來。

 

「是派莫絲!」他喊出我的名字,我也笑了笑點頭,還沒開口詢問關於這裡剛剛發生的一切:逃竄的神奇寶貝、那聲重物撞到脆物的撞擊聲響,還有那條魚。

 

「派莫絲剛好來當我和笨笨魚的聽眾吧!」啥啥、聽眾?琉予和那個神奇寶貝樂團不但混熟了還成了主唱嗎?

 

各種我一時無法理解的事情還在發生,另一邊一個綠髮女生竄了出來,氣勢很有勁道,但臉上的表情很是慌張。

 

「非常───對不起!」那女孩如此高喊,看也不看我們一臉,只顧一個跪膝滑壘在某塊草地邊上停住,繼續道著歉著從有點高的草地上抱起了什麼。

 

而琉予看來是認識那人:「啊是莉律斯,我剛剛還在找妳呢!結果就找到了這隻笨笨魚,牠唱歌很好聽喔!」

 

聽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女孩自然是回過頭來,難掩眼角的淚珠都快掉出來了,莉律斯捧著風鈴鈴跑向我們:「嗚嗚、我剛剛、不小心把亞伶骰出去,結果打到風鈴鈴了,牠會不會碎掉啊嗚嗚嗚!」

 

聽到如此自白我臉也跟著白了。

「真是…太胡來了。」我將方才聽到的聲音自動在腦中配給上的畫面,只覺得頭都昏了。

 

「太胡來了!」另外一個聲音從我腳邊傳來,還模仿著我的口氣。 我低頭查看,是剛才那隻聒噪鳥,看起來很氣憤的樣子,不停原地跳腳。

 

接著一段刺耳無比又走音無限的二重唱傳來。我嚇得都想去掩住耳朵,卻不意外得看到是琉予和笨笨魚發出來的。

 

……那些神奇寶貝逃走果然是有原因的。

 

「好了好了,都被你們嚇跑了,別唱了啊。」生怕這陣比演奏還要噪音的聲音傳出去給公園管理員聽到跑過來,丟臉得可不只琉予,我連忙要那兩隻住口。

看起來還很意猶未盡的樣子,但好在還有乖乖把我的話聽進去。

 

莉律斯又抱著這場騷動中的主要犧牲者過來,看著被打昏的風玲玲,我只好安撫她:「沒事的,去趟神奇寶被中心就好了,不用擔心。」於是看她又飛奔出了公園,想必是去進行治療了。

 

「雖然很莫名奇妙,但這事件好像…也算是某種程度上的解決了?」我自言自語著,卻又給一邊的聒噪鳥學去叫罵:「莫名奇妙!」

 

看來對練習被破壞很生氣而遲遲不肯離開的樣子。

我看著那鮮豔色彩羽毛的綜合體依然跳上跳下,彎下腰伸手就去一把抓住牠。

 

「認命吧,音樂會結束了喔。」

 

 

 

 

 

 

 

 

── THE END ──



Created: 05/06/2013
Views: 122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