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因為要爭寵阿....不忍說...這理由...著實...太..可愛了點...」了解了它們的原因,玥殤用手扶著額,忍不住對PM們情竇初開的心情感到好笑。

 

用手遮著嘴,文緒也忍不住笑了出來,「是阿,要不我們去找指揮的保母蟲問問看已沒有讓他們安靜下的方法?」

 

紙鳶聽到這提議舉起手興奮道:「贊成贊成!說不定擊敗了保母蟲就可以讓它們安靜下來呢!」

 

不、不是那樣說的吧...看著已經往保母蟲方向跑去的紙鳶,玥殤與文緒無奈地這麼想。

 

- - - - -

 

走到了正拼命指揮的保母蟲旁邊,風鈴鈴與聒噪鳥仍在比誰比較大聲,三個人努力地想著要怎麼引起她的注意讓它跟她們溝通停止指揮的動作。

 

「戳戳它說打擾一下?」文緒天然的提議。

 

「會、會被用指揮棒打吧...」玥殤搔著頰精闢地吐槽。

 

「...打暈、綁起來、抱走?」紙鳶摸著下巴很努力地提出建議。

 

玥殤眉角抽搐著:「...妳要真這麼做我就把妳打暈、綁起來、丟走....」

 

正當她們三人圍起來開小組會議努力思考時,玥殤頭上的皮丘拉了拉她的頭髮「皮丘皮丘」地叫著。

 

她們三人的視線一致往它看去,只見皮丘的手往紙鳶的背後指著,於是她們再將視線往後方看去。

 

只見保母蟲停止了指揮站在紙鳶的後方,目光筆直地看著她。

 

被這眼神嚇到了紙鳶後退了一步,抖嗦地道:「妳、妳好..初次見面..請、請多指教阿..」

 

最先回過神的文緒趕緊向保母蟲問道:「保母蟲...可以請問妳一個問題嗎?就是...那個...為甚麼你要一直指揮製造噪音呢?」

 

保母蟲搖搖頭,將雙手合起將頭輕臥在上做出了個假寐的動作。

 

「睡覺?」玥殤將右手食指舉起猜答案。

 

只見保母蟲對著她搖搖頭。

 

「恩....休息..?」文緒猜著,不是睡覺剩下就是休息了要不然會是裝睡嗎?

 

保母蟲開心地點了點頭,後又舉起指揮棒做出了指揮的動作。

 

紙鳶開心地搶答:「我知道了!催眠大家休息!」

 

保母蟲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後又繼續指揮。

 

玥殤像是想到甚麼似的恍然大悟,轉頭跟她們討論:「會不會保母蟲是要指揮音樂想要讓大家享受音樂而休息,無奈風鈴鈴與聒噪鳥為了爭寵而不聽勸?」

 

在一旁的保母蟲大力地點著頭,而後微微笑轉過身回到原本的地方繼續指揮著。

 

窘迫的搔著頰,玥殤一時想不到要說甚麼話來表達她的感受。

 

看著努力指揮的保母蟲,紙鳶喃喃地道:「它的原意....其實是好的吧?無奈風鈴鈴和聒噪鳥它們....」

 

「是阿....」一旁的文緒感同身受地跟著說。

 

是阿,放眼望去有哪個人好好地駐足閉眼仔細聆聽音樂,欣賞這難得的音樂祭所帶來的樂曲,許多人都是稍微聽一下,後又邁起腳步繼續做他的事,而保母蟲不過是想讓大家放下繁雜的瑣事,那怕是一分鐘,仰或是三十秒也好,好好的休息一下欣賞音樂吧。

 

當它們陷入了無解的胡同時,風鈴鈴與聒噪鳥停止了吵鬧了演奏,兩眼可說是變成愛心的看著公園入口。



Created: 03/06/2013
Views: 262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