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亞爾斯、圖-麻耶】

----------------

 

天氣涼爽的午後,公園內充斥著許多來散步遊玩的居民。公園附近聚集一群神奇寶貝,保母蟲優雅揮動著手上的指揮棒,另一邊的聒噪鳥馬上配合著大聲歌唱,旁邊的風鈴鈴也配合的搖擺自己。

 

「唔姆......雖然是很歡樂啦,但用這樣的音量持續演奏的確會打擾到大家呢。」

 

紅髮少年與其他兩個同伴在不遠處看著演奏的神奇寶貝們。

 

「雖然音樂不難聽呢......」白髮少女閉上眼聽著牠們的音樂。

 

「不過都已經答應管理員了,還是得想些辦法勸勸牠們......嗯......。」

 

紫髮少年認真的思考,不過身旁卻一直有股視線不斷盯著他,令他難以專心。

 

「.....亞爾斯哥?我臉上有什麼嗎?」

 

「嗯嗯?沒有啊?只是覺得好難得喔!」

 

「難得?」看著亞爾斯的笑容,他不解的皺眉。

 

「很難得看到斯斯那麼認真呢!感覺好新鮮喔!」

 

看著亞爾斯爽朗的說出這句話,斯利可頓時心情複雜,雖然很想吐槽都是某人的錯,但他還是冷靜的走上前深深拍著亞爾斯的肩膀:「這個嘛......我也不是只會發呆釣魚的啊,亞爾斯哥。」

 

「嗯!我知道啊!你還會跟小緒一起玩奇妙的遊戲嘛!」

 

「那些是他硬拉的啊!」看著亞爾斯二度爽朗的戳中某個要點,斯利可也忍不住大聲反駁,「耶…..咳、麻耶小姐也常常被那傢伙拉去對……咦?麻耶小姐呢?」

 

在兩人對談中,原本應該在旁邊的白髮少女不知何時不見蹤影,兩人緊張的四處張望,還好最後在不遠處的水池邊發現麻耶的身影。

 

麻耶蹲在水池邊,似乎很開心的不知道再聊什麼,湊近一看,有隻笨笨魚在水邊像是想與麻耶說什麼。

 

29747556.jpg

 

「唔姆?小麻耶在跟笨笨魚聊天嗎?」

 

「嗯、他很生氣的跟我說了很多事喔。」

 

「生氣?」兩人不解的歪頭。

 

麻耶開心的轉頭對兩人:「剛剛藉由夥伴們的表演解釋,笨笨魚似乎很生氣那些吵鬧的神奇寶貝們。」

 

「欸?那些神奇寶貝們對牠做了什麼嗎?」

 

「牠說:『那群吵鬧的傢伙害老子都無法好好的睡美容覺!』」

 

麻耶用著輕快的語氣解釋,旁邊的笨笨魚在一旁副合的不斷點頭,接著又激動的向麻耶的神奇寶貝們說了些什麼。

 

「牠還說:『就算是公魚也需要保養的啊!每天這樣吵要老子怎麼安心的敷泥巴面膜!』」

 

「明明是隻魚,還那麼愛美……」

 

斯利可盯著水中生氣的笨笨魚,牠聽到他說的話後似乎又更生氣,激動的向一旁的神奇寶貝們溝通。

 

「不過這樣也代表牠是個很有個性的孩子呢。」

 

「美容覺嗎?唔姆......啊、那就請牠們改演奏比較柔和的音樂呢?」

 

「這建議不錯,不過音樂祭感覺不熱鬧會有些奇怪吧?」

 

「唔、也是呢......」

 

被斯利可提出問題點後,亞爾斯繼續思考著:「那要是請牠們一天練習一天休息呢?」

 

「這辦法或許可行喔,那麼我們就去拜託牠們吧!」

 

想出辦法,三人迅速的來到神奇寶貝們旁,不過三隻神奇寶貝們練的很專注,似乎沒有發現一旁的訓練家們。

 

在旁邊搖擺的風鈴鈴像是注意到斯利可,突然的停止演奏往斯利可的方向快速飛過去,原本歡樂的音樂也因此停了下來。

 

 

 

【斯利可】

--------------------------

 

「欸?欸?怎麼了?」

 

斯利可看著突然黏過來的風鈴鈴完全搞不清楚狀況,風鈴鈴開心的在斯利可的頭上多出來的頭髮那轉來轉去,像是發現奇妙的東西。

 

「他好像喜歡很喜歡斯斯的呆毛?」

 

「喔喔!斯斯真厲害!啊、或許能叫他去跟他同伴說剛剛的提議!」

 

「可行嗎......」斯利可疑惑的看著頭上的風鈴鈴,「嗯......我試試看。」

 

斯利可對著風鈴鈴比手畫腳一陣子,風鈴鈴像是聽懂般的飛回保母蟲那邊,保母蟲邊看著風鈴鈴邊猶豫著。就在風鈴鈴與保母蟲溝通時,一旁的聒噪鳥不斷往亞爾斯的背包流口水。

 

「亞爾斯哥,你後面那隻一直對你背包流口水耶。」

 

「咦?」聽到斯利可的話,亞爾斯轉頭:「喔喔?小傢伙肚子餓了嗎?我背包裡面的確有不久前才作好的餅乾,牠可能是聞道味道了。」

 

「想嘗嘗看嗎?剛烤好還暖呼呼的呢!」從背包中拿出剛烤好的餅乾,亞爾斯開心拿出了一片遞向聒噪鳥,壓根忘了靠近他們的目的,廚師天性表露無遺。

 

「哇唔......亞爾斯哥烤的餅乾可是超好吃的欸!給他吃太浪費了,不如給我吃吧!亞爾斯哥---」斯利可的表情像是第一次看見餅乾這東西的樣子,完全也被誘惑了。

 

還真是不可靠的兩人......一旁的麻耶搖搖頭,似乎是不指望這兩個人了。

 

「先等等,要吃餅乾可以,但可是有交換條件的喔......」麻耶出手阻止了亞爾斯正要遞出餅乾的手。


「要是你們答應願意一天演奏、一天休息的話,這整包餅乾都是你們的。」對著流口水的聒噪鳥,麻耶笑著提議。

 

「欸欸整包嗎?至少也替我留個幾......唔嗚!」對餅乾依舊很執著的斯利可就這麼吃了一記手刀。

 

看著麻耶手中晃啊晃的那包餅乾,聒噪鳥瞇起了眼睛,似乎是在考慮。

 

不過看樣子這隻聒噪鳥挺有堅持力的,再經過思考一番之後,還是決定轉身回到指揮保母蟲的岡位上繼續練習。

 

正當三人組以為談判破裂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咕嚕嚕嚕------",好大的聲響。

 

嗯,好大一聲。

 

少年少女們默默的看著那隻剛剛轉身離去的聒噪鳥。

 

「阿哈哈哈哈想吃就說嘛你看的肚子完全出賣你了欸哈哈逞什麼強阿-------」斯利可笑的非常誇張。

「姆唔、餅乾還有很多的,如果真的想要吃請千萬別客氣!」

 

「所以如何~接受這筆交易嗎?休息一天沒什麼不好的嘛,你我都可以得到好處喔。」麻耶蹲下來笑瞇瞇的看著聒噪鳥。

 

對望了片刻,聒噪鳥掙扎許久,但最後總算是點頭答應了,保母蟲看著陸續倒戈的隊友們,也只好同意了這「休息一天,練習一天」的提案。

 

一夥人達成了協議,愉快的坐在草地上分享起了餅乾。

 

公園自此也獲得久違的寧靜,笨笨魚終於可以安心的睡他的美容覺,居民在日常生活中也能以放鬆。



Created: 02/06/2013
Views: 283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