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別】:文手組(附插圖)
【隊員】:No.330 愛莉兒No.417 卡涅斯No.031 紅蓮(※接龍順序)
【獎勵分配】笨笨魚(♂)→愛莉兒 聒噪鳥(♂)→卡涅斯 風鈴鈴(♂)→紅蓮

 

 

 

 

──────────────────────── ↓ 愛莉兒部分 ↓────────────────────────

「忽然被拜託要讓他們安靜,但是他們又聽不懂我們在說啥是要幫什麼…」藍髮少年嘟嘟囔囔的說著。

 

  不期而遇的愛莉兒和紅蓮、卡涅斯三人在公園相遇,原本只是在討論著要不要來場對戰之類的話題,忽然被公園的管理員伯伯抓住強迫幫忙阻止聒噪鳥、保母蟲、風鈴鈴的樂團表演。

 

「咦~~讓他們唱歌不好嗎~~?」愛莉兒在一旁說著。

「妳是笨蛋嗎!就是因為他們唱的難聽才要阻止啊!!」

「唔!罵人家笨蛋的人才是笨蛋啦!笨蛋卡涅哥哥!!」

 

  藍髮少年和雙馬尾女孩你一句我一句的笨蛋笨蛋互嗆著,紅蓮忍不住跳出來阻止一下。

 

「先暫停!我們還是先想辦法讓他們安靜吧。」

 

  雖然感到莫名其妙,但也還是決定去幫忙阻止聒噪鳥的演唱。

 

─────

 

 

「喂!!不要再唱了你們!!」一如往常的卡涅斯,聲音依然非常洪亮大聲。

 

  走近聒噪鳥他們所在的位置,卡涅斯大聲的對著他們說著。

  聒噪鳥停止了唱歌,正當三人覺得鬆了口氣時,忽然飛向了他們三人那裡。

 

「?他要做什ㄇ……」

 

  紅蓮話還未說完,聒噪鳥對著三人使出了 高音攻擊 

 

zwmsem2.png

 

 

 

  被突然的高音攻擊嚇到,三人的耳朵也受到了影響,出現了暫時性的耳鳴。

 

「愛莉兒的耳朵好痛……」 「好過分喔……」 「可惡的傢伙…!!」

 

  同時邊用雙手遮住了自己的耳朵邊一起說了被攻擊之後的感想。

  接下來聒噪鳥完全不理會三人接下來做的任何事情或動作,還是大聲的干擾演唱的動作,聒噪鳥依然繼續唱著他的歌、保母蟲依然繼續當他的指揮員、而風鈴鈴當然則是繼續當伴奏的……。

 

「可惡的傢伙!!!是男子漢的話就來打架啦!!!」卡涅斯有點抓狂的對著不理會人的聒噪鳥生氣的喊著。

 

「卡涅哥哥你為什麼要跟聒噪鳥打架呀…」

「卡涅哥哥果然是笨蛋,嗯!」

 

  兩個女孩在後面不自覺吐槽著,卡涅斯大概是沒有聽到女孩們說的,繼續鬧著聒噪鳥。

 

 

──────

 

 

  不過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畢竟人跟PM的語言不通,根本無法溝通啊。甚至還突然被高音攻擊了耳朵,到現在都還在耳鳴,還有點痛呢。

 

 

 

  愛莉兒忽然靈機一動,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方法。

 

「對了!!我們也可以來組個樂隊呀!!用音樂來跟聒噪鳥他們比賽!!」

「喔喔喔!!!愛莉兒姊姊這是個好主意耶!!」

「啥!?為什麼是用音樂來比賽啊!」

 

  看著腦袋大概是轉不過來的卡涅斯,愛莉兒只能解釋一下。

 

「說卡涅哥哥是笨蛋果然是笨蛋呢!!用音樂和他們比賽如果演奏的好的話,說不定他們就會覺得挫敗然後就不唱了呀!!」對於能想到這點子的自己,愛莉兒感到有點驕傲(?)

 

  有點半信半疑的卡涅斯疑惑的看著愛莉兒,不過想了一下大概也只剩這個方法可以試試看了。

  語言不通加上也無法溝通,只能放手一搏了!!!

 

 

「喂!!聒噪鳥!!我們就用音樂決勝負吧!!!」對著停在樹枝上的聒噪鳥大聲的說著。

 

 

  只見聒噪鳥用著一副 哼~就憑你贏的了我的歌聲嗎? 的不屑表情看著卡涅斯,又再度把卡涅斯給惹惱了。

 

「噢噢噢噢你這傢伙────!!!!」

 

──────────────────────── ↓ 卡涅斯部分 ↓────────────────────────

 

 

  「所以說!那群傢伙跟本大爺……不對!跟我們的戰爭已經開始了!!就拿出男子氣概嚇嚇他們吧讓他們知道厲害!!」

  「喔、喔──!!!!雖然不知道這什麼狀況!反正聽起來很厲害──!!!!」

  「卡涅哥哥沒禮貌!愛莉兒跟紅蓮都是女生啦!!」

 

  畢竟都變成這樣的情況,還是只能上了。

  熱絡的氛圍下,三人開始討論起該怎麼以「最強樂隊」為目標擊敗對手,雖然內容方面在邏輯上總有些差強人意。

 

  「不過樂團還是要樂器吧!難道卡涅哥哥會什麼很厲害的嗎!?」紅蓮朝氣十足地舉起手發問。

  「欸──!?原來卡涅哥哥不只是笨蛋還是厲害的笨蛋嗎?愛莉兒好驚訝!!」

  「說什麼啊那邊那個綁兩根的!!!?」氣勢全然被打了一槍。「哼、說出來妳們可別嚇一跳!!本大爺我啊可是會──」

 

  具精凝神,兩個女孩皆緊盯著看。

 

  令人震驚的答案是……。

 

 

 

 

 

 

 

 

  「本大爺會!!!!直笛!!!!!!!!!!!!!!!

 

 

 

 

 

 

 

 

 

 

……

 

…………。

 

 

 

 

  「……卡涅哥哥,那個愛莉兒也會啦。」

  「……我也…。」

 

 

  ……殘念的答案。

 

 

 

  「咦!!!?為什麼沒有嚇一跳!!!!?很厲害不是嗎!!!!?!?」卡涅真心對這冷場感到非常驚訝。

 

  「我以為是電吉他之類的。」

  「愛莉兒好失望。」

 

  女孩們簡潔有力的直槍,比方才的答案有力上一百萬倍。

 

  直笛,那是個多麼和藹可親地答案。

  平易近人到人人皆可喚醒童年的回憶,你的我的、大家音樂課都有的直笛。

 

  宛如隆隆岩般的重石打在少年身上,他受創了。

 

 

  「可惡──那妳們自己說說看會什麼嘛!!!!」前陣子剛過十八大關生日,現在卻如八歲兒般幼稚地賭起氣來。

 

  「感覺響板好像不錯!!喀喀喀的很有氣勢!!!!」

  「喔喔喔!那愛莉兒要三角鐵!!這樣就可以鏘鏘鏘的!!!!」

 

  「聽我說啊妳們兩個──!!!!!!!」被放置了。

 

 

 

※※※

 

 

  一段時間後,愛莉兒不知從哪弄來了好一箱全新樂器。裡頭從響板、三角鐵、鈴鼓……等都缺一不漏,當然也有直笛。

 

  「唔喔喔喔好多喔!!這些怎麼來的啊!?」紅蓮則雙眼閃閃發光地看向箱內,並開心地選了起來。

  「嘿嘿!愛莉兒通通買下來了喔!!紅蓮紅蓮妳看這個!鏘──!」

  「咦!?三角鐵不是都銀色的嗎?好厲害第一次看到金色的──!!」

 

  女孩們聊著玩著,絲毫忘了原本到底是要做些什麼。

 

  「我說啊……我們才三個人這麼多是要幹嘛啦?又沒那麼多手!」看著成箱樂器,少年不禁抱怨了起來。

  「可是卡涅哥哥!雙斧戰龍看起來超開心耶!」

  「怎麼可能啊!?雙斧戰龍明明還在寶……唔喔你什麼時候出來的啊!!!?不要這麼開心得玩起來啊!!!!!!!!!」往紅蓮所指方向一看,雙斧戰龍一臉傻笑著拍起鈴鼓。

 

  鈴鼓敲敲咚咚咚。

  在視線全聚到雙斧戰龍身上時,一旁水池中似乎有什麼……。

 

  「吶吶、那邊好像有東西耶!」愛莉兒拉拉紅蓮與卡涅的衣角。

 

  魚型身影探出頭來,往吵鬧的方向看了看。

  是隻笨笨魚。

 

  「……蛤?什麼啊?不會是雙斧戰龍的表演太厲害了吧?」

 

  面對少年的話,笨笨魚表示……

 

 

w10jj1w.png

 

 

 

 

  …

 

  ……

 

  …………

 

 

 

 

 

  ………………。

 

 

 

 

 

 

 

 

 

lpjtq3l.png

 

 

 

 

 

──────────────────────── ↓ 紅蓮部分 ↓────────────────────────

 

 

  雖然笨笨魚的反應很顯然就是不屑,甚至還用魚鰭作出如此高難度的動作;但這不能澆熄三人的鬥志——

 

 

  「啊啊!?那隻臭魚那是什麼意思啊!!想單挑嗎!!!」邊說卡涅斯邊把袖管往上撸,邁開大步對看起來完全不想理會他的笨笨魚擺出一副準備來場PK賽的架式,「本大爺可不會輸給區區笨魚!!!」

 

  就在這單方面的一觸即發的氣氛中,一支直笛從中切入攔住了卡涅斯。

 

  「卡涅哥哥這樣不行喔!」用直笛擋下卡涅斯的愛莉兒另一手拿著金光閃爍的三角鐵,表情與氣勢都是十足帥氣。「身為樂團的成員,怎麼可以用暴力解決事情呢!賭上專業人士的尊嚴,用音樂來讓他臣服吧!」


  「喔喔喔!感覺好強好厲害喔!!用最棒的表演打倒他們吧!!!」紅蓮也跟著熱血沸騰地抓起響板喀喀直敲。

 

  「很好!既然雙斧戰龍都上了,雪姬也出來吧!」
  「蛤!?給我慢著!真的要讓雙斧戰龍一起表演嗎!」
  「跟PM決戰當然也要派PM!暖暖也幹勁十足喔!」

 

 

 

  儘管聽到這番話的笨笨魚擺著一張臭臉,嘴裡嘟嚷著「專業人士咧根本小學生樂隊吧想笑死PM嗎」;但注意力全在愛莉兒的話上的一行人全然沒注意到這中肯吐槽。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試演加上派出PM壯大聲勢,最終樂隊組合就這麼定下來。

  而與保母蟲一行人敲定的比賽時間也終於到了。

 

  吐槽歸吐槽,笨笨魚倒是沒有離開,也許是想看看這笑話到底能鬧得多大也不一定。

 

 

 

***

 

 

 

  在臨時搭建起來的舞台前方,兩方人馬對峙著。畢竟是以參加音樂祭為目標,充滿自信的保母蟲等PM一點也沒有退縮的意思。
  但作為臨時組建的樂團,卡涅斯一行人也不甘示弱,三人三PM一字排開的模樣堪稱氣勢十足。

  基於「主角都是壓軸演出的!」的理念,首先登場表演的是保母蟲、聒噪鳥、風鈴鈴的組合。
  在保母蟲輕輕揮下指揮棒後,聒噪鳥宏亮的歌聲和風鈴鈴輕盈的伴奏隨即響起。

 

 

  「哇啊…聒噪鳥那股吵鬧勁其實跟卡涅哥哥有點像耶。」底下的評審A發表評論。
  「妳在說什麼啊!本大爺怎麼可能跟那種吵鬧的小鳥有像!」評審C馬上出言反駁,聲音之大一瞬間跟台上歌者有得拚。
  「咦咦!愛莉兒姐姐這麼一說,還真的有點像耶…!那個眼神也有像喔!」評審G兩相比較之後,舉手投出支持票。
  「什麼啦!本大爺明明應該比較像更帥更強大的PM吧!!哪裡跟那種小女生才喜歡的小鳥一樣!」
  「咦咦?小女生的話,不是應該更喜歡風鈴鈴那樣的PM嗎?」
  「欸——比起聒噪鳥,愛莉兒還比較喜歡那裏那條笨笨魚呢~感覺比較好玩。」

 

  ……

  …………

  ………………


  儘管台下的ACG三人談論吵鬧個沒完,台上的演出者依舊拿出了專業素養,忍著怒火將表演繼續下去。
  而笨笨魚作為一名守規矩的聽眾,斜眼表達了對三人的鄙視後,果斷決定無視。

 

 


  在保母蟲組合的表演結束後,萬眾矚目的最強樂隊終於姍姍來遲了!
  只見一行人加PM各自拿起樂器,氣定神閒、步伐堅定地走上舞台,如果面對的不是稀稀落落沒什麼人的公園、手上拿著的不是直笛、響板等小學生們都感到十分親切的樂器的話,倒是真有幾分巨星架式——

 

 

  開場就是一陣尖銳的直笛聲。

 

  聽得出來演奏人有多全神貫注於將氣用力呼出,以期製造最響亮的音色。
  緊接著清亮的敲擊聲伴隨金色三角鐵閃瞎人的光芒響起,然後是說有對上節拍又似乎沒有的響板聲。
  鈴鼓的聲響中微妙地混入了雙斧戰龍嘎嘎吼吼的演唱(?),而雪妖女那持續不斷的咚咚咚咚木魚聲更是添加了一股……禪意

 

 


  台下的聽眾——保母蟲一行人與笨笨魚——眼神都死了。
  雖然早在看到他們拿出樂器的那瞬間,就已經有不妙的預感產生,但親眼看到這「熱鬧」的演出,殺傷力還真不是普通的小。

 

 

  「喔喔!!看起來保母蟲他們很喜歡耶!」響板手紅蓮語氣愉悅。
  ——妳哪隻眼睛看到我們很喜歡了!?

 

  「嘿嘿、能聽到這麼有特色的演出可是他們的福氣喔~」三角鐵手愛莉兒語氣微微摻雜了一絲驕傲。
  ——這麼有「特色」的演出拿得出手的妳們確實令人嘆為觀止…

 

  「哼哼那還用說,本大爺可是拿出了壓箱的絕技呢!」直笛手卡涅斯在一次換氣後跟上話題。
  ——拜託你好好吹你的直笛啊演奏者!……啊不對,你不吹也沒差啦話說這個「樂團」到底想怎樣?!

 

 


  聽眾們吐槽到都快找不到切入點了。

 

 


  絲毫未察覺台下的反應不如預期,台上的人與PM們彼此交換了一記眼神。

 

  『來個帥氣/漂亮的收尾吧!』

 

  一時間,直笛與響板木魚齊飛,三角鐵共鈴鼓一色;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餘音繞樑三日不絕……
  最後,在一段整齊到讓人意外的收尾下,舞台上演出者們的身後爆起了一團在特攝片中時常見到的火光。

 

 

 

  「暖暖NICE!」對火焰佈景製造者的暖暖豬給予鼓舞的,自然是其主人紅蓮。
  「還以為會被燒到呢……雪姬謝謝囉~」而愛莉兒也誇讚了一番抓準火焰燃起的時機施展凍風隔開熱度的愛莉兒。
  「喔喔喔喔!!雖然熱了一點但超有氣勢的啦!!妳們看這個煙霧!!!」卡涅斯看來對火與冰作用下的「舞台效果」感到特別滿意,站在其中擺出了彷彿戰隊片主角一般的姿勢。

 

 


  樂在其中的三人都沒有注意到,身後那不同於實質火焰,但更加熾熱的怒火……

 

 

  「你們……在搞什麼啊!!!」手持掃把的管理員伯伯看來憤怒異常。「讓你們來是請你們幫忙阻止聒噪鳥他們的,結果你們吵得更兇是怎麼回事!?乒乒乓乓的大家都不得安寧啦!還有那個火是怎麼回事?啊!?這裡可是公園啊!在公園裡放火你們到底是在想些什麼!!現在的年輕人做事都不考慮後果的嗎!!」

 

  說著說著,管理員伯伯氣憤之下開始揮舞掃把。

 

  「別小看老人家了!!客客氣氣的就當咱好欺負嗎!!!都給我滾出去!!!沒好好反省前全都不准再來公園了!!!!」

 

 

  一路被掃把的舞動趕出公園的,除了ACG三人外,還有保母蟲一行PM及純看戲吐槽的笨笨魚。
  儘管笨笨魚各種無辜,保母蟲一行PM也不是引爆管理員伯伯的罪魁禍首,然而面前眼冒紅光的老伯,顯然是聽不進去他們的辯解了——

  「呃、那接下來該怎麼辦啊?」
  「嗯……至少公園的確恢復寧靜了?」

 

 


  ——你們這些人根本來亂的吧!!!
  PM們默契十足地在內心吐槽。



Created: 01/06/2013
Views: 67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