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x月。 

陰天。

那場戰鬥。

 

 

 

 

「水晶!站起來!使出暴風雪!」

 

順應著主人的聲音,水精靈顫抖著站了起來,並吹出了強烈的冷氣。

 

牠並非是迫於主人的命令才勉強自己,而是全心全意地遵從著高海的意志,就像是能夠感受到他不顧自身傷痕也要直前的鬥志,並同步地展開彷彿不要命的自殺式攻擊。他們同樣傷痕累累,卻絲毫沒有往後退的念頭。

 

然而儘管如此,對方也沒有露出任何破綻,就彷彿一堵高牆,堅不可摧,將他們的鬥志一次又一次的反擊回來,那雙始終淡然陰沉的雙眼像是在嘲笑他們的努力。

已經數不清楚水精靈是第幾次被打回來了。

 

牠倒在地上,感覺連動一下都做不到,光是要保持意識清醒就已經是極限了。

 

雨又開始下了,一如從前,晦黯的天色將視野與意志都蒙上一層陰影。

 

「站起來!水晶!不要停下來!」高海怒吼,呼吸急促得彷彿不這麼大喊,他們就會一同被淹沒在雨水當中。「站起來!你才不只有這點本事,你是我認同的夥伴,不可能打不贏那種傢伙!」

 

他顯然已經完全失去了冷靜,幾乎歇斯底里地衝著腳邊的水精靈大吼,而後者也因為他的聲音稍微動了動手指,勉強仰起了頭,雙眼中的鬥志依舊燃燒著。

 

「就是這樣!水晶──」

 

「夠了吧……!」

 

一直以來只是沉默的抵擋著他的攻擊的對手終於發出了聲音,他瞪著他,一向憂鬱怯懦的雙眼望向倒在地上的水精靈,帶上了一絲憐憫。

 

青流抿了抿唇,再度開口勸道。

 

「牠已經站不起來了,你不要──」

 

「少囉唆!」對方的話顯然激怒了高海,只見他滿臉猙獰的衝著對方怒吼,那個總是懦弱無能需要人保護、卻又一次一次地將他們打倒在地的傢伙──。

 

「你懂什麼?你懂我們什麼?我們跟你這種只會躲在別人後面的軟弱傢伙不同,我跟水晶是經過了多少鍛鍊才走到這裡,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牠是不可能會輸的!一路打拼到現在的我們,是不可能會輸給你這種人的!」

 

「高海大哥……。」青流欲言又止,他無法反駁對方,也無法面對盛怒之下的高海,他知道現在無論自己說什麼都沒有用。對方之所以如此憤怒、之所以如此堅持的要戰鬥下去,是因為自己──他沒有能夠拒絕高海的資格。

 

但是……如果就繼續這樣任由事態發展下去,他也知道對方一定會後悔。

 

「為了你的這份自信……」青流凝視著自己的腳尖,雨水將泥土打得泥濘,唰啦唰啦的幾乎要將他的聲音掩蓋掉。「就算你所認同的夥伴死了……也沒關係嗎?」

 

雷聲幾乎是直擊在高海的心上,將他的臉色映得一片慘白。

 

他一直沒有忘記那個雨天,儘管回首過去不是他的風格,但是他也不認為那是應該逃避的錯誤。

 

因為他的錯誤,而死去的夥伴,就在那個雨中,就與腳邊的水精靈重疊在了一起。

 

他沒有忘掉,反而認為應該永遠記得,藉此提醒自己的愚蠢──他強迫自己去接受那份錯誤,但卻總是忽略了那份疼痛足以使自己失去理智。

 

水精靈還在掙扎著想爬起來,高海甚至不確定牠還有沒有意識,只是表情僵硬地盯著牠宛如垂死掙扎的動作。

 

水晶一直都很聽話,如果還有力氣絕對不會躺在地上,而現在牠幾乎只是因為聽到自己的聲音而本能的拼命著──直到牠死亡再也動不了為止。

 

因為自己的尊嚴與任性,即使犧牲掉水晶的性命,也值得嗎……?

 

雨水的聲音突然間就變得很吵──又或者說,他的聽覺逐漸回到了自己的身上,原先那些嗡嗡的雜音逐漸遠去,水晶身上無數的傷口也變得很札眼,還有那混著血的雨水……他像是到現在才注意到這一切。

 

……他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高海茫然了,他想要勝利,但是在那之後如果身邊什麼都沒剩下了,那還有意義嗎?

 

雨水從臉頰滑落,最後在泥土地上砸得粉碎,隨後,是幾乎不像是由自己所發出的低啞嗓音,微弱地被雨聲所淹沒。

 

「……我,認輸。」

 

 

 

 

 

FIN-



Created: 30/05/2013
Views: 207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