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名稱:梅渡公園音樂祭

組別:文手組

獎勵分配:之江瑠─風鈴鈴、蒼井彌空─聒噪鳥、蓮一─笨笨魚

 

 

=====================================================================

 

【之江瑠部分】

 

  「瑠瑠醬,一起去野餐吧。」一早打開房門就看見表姐開朗的笑容,向來喜愛大姐姐的之江瑠… …

 

  把門關上了。

 

  「誒?瑠瑠醬,妳睡迷糊了嗎?」在門外的彌空輕輕的敲了敲門。

 

  「要野餐彌空自己去喇。」真的不理解為什麼每次都對她這麼兇,她還是這樣笑嘻嘻的接近自己,難道自己表達出來的不悅之情並沒有很明顯嗎?

 

  「可是阿姨說要我帶妳一起出去走走啊。」

 

  「不去喇。」

 

  只要堅持一下對方就會放棄,之江瑠緋常有自信的窩回床上。

 

  不過他漏算了一個變因。

 

  「之江瑠,這樣很沒禮貌的。」媽媽突破房門把他從床上拎起來丟進浴室裡。「天氣這麼好不要待在家,刷牙洗臉完就跟彌空出去野餐。」

 

  「瑠瑠醬就是這麼害羞呢。」依稀還聽到表姐這麼說著。

 

  誰害羞啊!憤怒的將泡沫吐進洗手槽裡,之江瑠漱著口。

 

  最後還是跟著表姐往梅渡公園出發,扁著嘴的一路踢著小石頭。

 

  眼熟紅色的身影佇立在公園門口,正在跟公園管理員說話。

 

  「是蓮一姐… …」瞄了一眼身邊的表姐,之江瑠默默改口。「蓮一葛格~~~」

 

  「是小之江瑠啊♥今天還是一樣可愛唷。」帥氣的接住飛撲過來的之江瑠,蓮一順手摸了摸之江瑠的頭。

 

  「嘻嘻,蓮一葛格也還是一樣帥帥♥」撒嬌的蹭了蹭,果然大姐結就是心靈綠洲阿,就算外表像是英挺的大哥哥。

 

  「瑠瑠醬跑太快了喇!」彌空小跑步的跟上,一邊向蓮一打招呼。「先生你好,我是蒼井彌空,之江瑠的表姐。」

 

  「妳好唷,小彌空。我是蓮一。」被誤認性別讓蓮一很開心,瞇起眼睛微笑。

 

  「小、小彌空!!?」頭一次被這樣稱呼再加上蓮一富含電力(?)的笑容讓彌空瞬時愣了一下。

 

  「呃、這是我的習慣啦,介意的話我就不這麼叫了?」

 

  「沒關係,只是沒被這樣稱呼過,有點嚇一跳。請蓮一先生多多指教了。」伸出手與蓮一握了握。

 

  「是說,蓮一葛格剛剛在跟管理員伯伯說什麼呀?」好奇的看著略帶愁容的公園管理員,之江瑠開口問。看到大姊結太開心了,都忘了自己好像打擾人家說話了。

 

  「是這樣的,最近… …」

 

  管理員才開口,公園裡就傳出吵雜的聲音,完全把管理員的聲音給掩蓋住了。

 

  「最近公園裡… …」

 

  「公園裡… …」

 

  一陣一陣的吵雜聲音讓管理員根本無法把話說完,最後無奈的拿出紙筆。

 

  『最近住在附近的神奇寶貝們為了音樂祭在練習,雖然請他們降低練習的音量但是他們卻依然故我。請幫我們解決這個困擾吧,再吵下去老人家的偏頭痛都要發作了。』

 

  『沒問題,交給我們吧。』彌空豪氣千雲的寫著,遇到有困難的人不可以袖手旁觀,這是蒼井家的家訓。

 

  面對表姊這麼愛管閒事之江瑠也只能翻翻白眼,他的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除非是大姐結有難。

 

  「對不起喔,蓮一葛格。表姐擅自的就答應了。」趁吵雜的聲響暫止,之江瑠拉拉蓮一的的衣襬。

 

  「沒關係,幫助別人也是件好事啊。」蓮一笑著回答,安撫有些嘟著嘴的之江瑠。「走吧♥」

 

  「嗯♥那結束後,蓮一葛格跟我們一起野餐吧♥」

 

  來到吵雜聲音的源頭,赫然看見了拿著指揮棒的保母蟲,還有大聲啼叫的聒噪鳥跟搖晃著身體的風鈴鈴。

 

  「喂咿──」秉持著要在大姐姐面前好好表現(?),之江瑠率先出陣。「暫停一下好嗎──」

 

  費盡全身的力氣大聲喊叫著,結果根本沒人(PM)理會。

 

  「… …」感到漏氣的之江瑠面子有點拉不下來。

 

  「出來吧!!那伽,使出水槍!!!」隨著光芒乘龍的身影出現了。

 

  「誒!?瑠瑠醬等等!!」彌空來不及阻止,乘龍發射出的水槍立刻就讓眼前的PM們淋成了落湯雞。

 

=====================================================================

 

【彌空部分】

 

  濕淋淋的PM們總算是暫時止住了吵雜的聲響,只是望過來的眼神有那麼點不妙、那麼點憤怒。

 

  「感覺好像生氣了呢。」蓮一搔搔臉苦笑著。

 

  「呃,是因為被弄濕的關係嗎?」彌空認真的思考。「那弄乾就好了吧。」

 

  「但是彌空妳又沒有火系的神奇寶貝。」因為闖了禍而顯得有點不甘心的之江瑠小聲碎念。

 

  「出來吧,守羽。」望著笑吟吟叫出象徵鳥的彌空,之江瑠頓時覺得不太妙。「使出烈暴風吹乾他們吧!」

 

  想當然爾,莫名其妙被噴濕又被吹翻這個怒氣值大概已經突破了臨界點。

 

  下一秒,表姐妹(?)就被追著跑了。

 

  「都是笨蛋彌空喇!!!」

 

  「明明是瑠瑠醬先把他們噴濕!」

 

  一邊拔足狂奔一邊還不忘了鬥嘴,其實PM也沒有要傷害他們的意圖,就只是想發洩一下被惡搞的怒氣。

 

  不過還好冤有頭債有主,所以蓮一沒被捲入這對表姐妹(?)的麻煩之中。

 

  「笨蛋彌空快點想辦法喇!!」

 

  「我怎麼可能想的到辦法喇!!!!」

 

  就這樣表姐妹(?)被追趕的驚叫,加上聒噪鳥的尖嘯和風鈴鈴移動時發出的聲響,形成了更大的噪音。

 

  但是這樣卻讓保母蟲似乎想到了什麼而放緩了腳步,最後只剩聒噪鳥跟風鈴鈴依然鍥而不捨的追逐。

 

  「出來吧龍龍!!快帶著人家飛走!!」

 

  「瑠瑠醬太奸詐喇!!!!!!!」望著噴火龍把之江瑠載往半空中,彌空埋怨起表妹(?)的不講義氣。

 

  「這下該怎麼辦才好。」腦中飛快的思索解決方法,雖然停下來應該也不過是被衝撞幾下,但是可以的話還是不想受傷喇。

 

  「對了!」想起上次去解決海域異相的任務的時候,修倫斯先生有請霸王花使出芳香治療來安定暴雪王的情緒,現在這種狀況應該也可以試試看吧?「就決定是妳了,群芳。使出芳香治療吧。」

 

  裙兒小姐散發出淡淡且舒適的清香,聒噪鳥和風鈴鈴總算是沒有這麼怒意高漲也慢慢停嚇不再追逐彌空。

 

  「幸好幸好。」拍拍胸口舒緩一下急促的呼吸,之江瑠也回到地面把噴火龍收起來。

 

  停止追逐的聒噪鳥跟風鈴鈴又回到保母蟲身邊,只見保母蟲比手畫腳了一陣,接著聒噪鳥又拉開嗓子發出奇怪的叫聲,風鈴鈴則急促的搖晃身體和轉圈。

 

  「該不會是從追著我們跑而激發了靈感之類的?」彌空傻眼的看著風鈴鈴一副像是被什麼東西追趕的奇怪舞蹈。

 

  「但是還是很難聽阿。」像是忘了方才的教訓,之江瑠批判著。「倒不如說是更吵了。」

 

  表姐妹(?)默默的觀察起PM們練習的狀況,有時候聒噪鳥唱到一半會被風鈴鈴撞,或是風鈴鈴轉圈到一半就被聒噪鳥啄。

 

  保母蟲總是很無奈的分開不小心就打成一團的兩隻PM,然後練習一陣後又廝打在一起,就這樣周而復始無限循環。

 

  「他們其實感情不好吧。」彌空下了結論。

 

  「人家也是這麼覺得。」之江瑠心不在焉的回答,一邊張望著尋找蓮一的蹤影。

 

  剛剛他們兩人被追著跑的時候,蓮一不知何時的走到了池子旁邊。

 

  沒發現之江瑠已經丟下自己走向蓮一,彌空興味盎然的繼續觀察著打架中的PM。

 

=====================================================================

 

【蓮一部分】

 

  『啪噠、啪噠、啪噠、』

 

  蓮一饒有興味地望著池子中上上下下已不停跳動的笨笨魚,雖然看來滑稽,但不免還是有幾分疑惑。

 

  「蓮一葛格你在看什麼?」轉頭,看見不知何時來到身邊的之江瑠,蓮一笑了笑後用手指指池裡。

 

  「是…… 笨笨魚?」

 

  「好像是呢。」點頭。「剛剛注意到這孩子一直很激動就過來看看,但到現在還是沒能知道它怎麼了呢。」蓮一聳肩。

 

  「搞不好現在是它的運動時間?」之江瑠的視線跟著笨笨魚的動作上下移動,來回幾次就感到有些頭暈。

 

  「唔?也不是說不可能…」

 

  『你兩個白癡可能個頭啊!』

 

  「嗯?」「诶?」一個憤怒的男聲闖入耳際,蓮一和之江瑠同時轉頭,卻只看到遠處還在觀賞PM爭鬥的彌空。

 

  『看哪裡呢!這裡、這裡!」

 

  「蛤?」兩人不由自主地四處張望,卻還是沒見到聲音的主人。

 

  『下面!兩個呆瓜,下!面!』

 

  隨後兩人同時低下視線,發現那隻大概是到運動時間的笨笨魚不知何時已經停下動作,大大的三白眼正強烈散發著鄙視。

 

  愣了半晌,先找回神智的蓮一望了望旁邊臉上還一副不可置信表情的之江瑠,甩了甩頭確認自己沒在做夢,小心翼翼的想著該怎麼開口。

 

  「那個......」

 

  『喔這是超能力,我直接把聲音送進你們腦海。』

 

  「可是......」

 

  『沒人規定不能有會超能力的笨笨魚吧?』

 

  「不過......」

 

  『哎你煩不煩,誰規定水系的不能會超能力老子都能學催眠術了咧切!』

 

  「呃這......」

 

  『這不科學?拜託我都能進化成美納斯隔壁家鯉魚王還能成龍了這世界還科學個屁!』

 

  「......」

 

  『沒問題了?沒問題就換我說啦!」

 

  笨笨魚看著自己池邊兩個陷入更加呆滯狀態的人類,心底又暗自切了一聲。

 

  『那什麼,知道那群傢伙吧?成天吵得要死的那群蟲啊鳥啊還有些鈴鐺什麼的。』

 

  蓮一和之江瑠愣愣地點頭。

 

  『嘛雖然看起來不是很可靠啦… 但你們是想來解決問題的吧?』

 

  再點頭。

 

  『那就注意聽我說!』

 

  從那群蟲啊鳥啊還有鈴鐺(?)開始在公園裡鬧騰後,在池裡的笨笨魚早就看過不知道幾批像這樣的人類,總是興沖沖地來又懊惱的走,年輕人你們搞什麼啊要有些鬥志啊喂!

 

  開始因為自己是住在池裡,覺得吵時就潛到水裡忍一下就過了。但笨笨魚發現因為這群PM的爭吵無法被適時安撫,來公園裡的人自然越來越少,於是它最珍貴的那個也……

 

「...... 所以你是為了這個才想告訴我們方法?」之江瑠又卡了卡下巴,以免又掉了下來。

 

『對啊!再怎麼吵我都能忍!但那個變少真的太痛苦了!』腦海裡的男聲一整個理直氣壯。

 

「好、好吧。所以那群孩子到底是......?」

 

『他們喔?哎其實就是......』

 

  梅渡音樂祭是居住在梅渡公園的PM們最重視的活動,而聒噪鳥和風鈴鈴一向是整場音樂祭最受矚目的組合。

 

  但即使是組合再好的兩方總不免會被拿來比較,兩方表面上還能平靜相處,但不久前卻傳出了聒噪鳥根本只是靠風鈴鈴的舞,歌聲其實一點都不好聽,於是聒噪鳥那邊就炸毛了,該風鈴鈴跳舞的部分聒噪鳥就故意大聲地唱搞亂節奏;被這一惹風鈴鈴也反制回去,該聒噪鳥的部分風鈴鈴就開始亂舞。

 

  如此惡性循環下,兩方的默契再也回不到從前。

 

  「...... 沒想到PM間也是挺狗血的喔?」之江瑠一針見血的感想。

 

  「不過...... 笨笨魚呃... 先生?你之前都沒告訴別的訓練家嗎?」蓮一好奇的詢問。

 

  『沒有,今天剛好碰到我每個月的運動時間,也是這樣你們才會注意到我吧。』

 

  還真的是運動時間不科學啊喂而且有魚一個月才運動一次嗎太少了吧喂!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想什麼啊你們!我就喜歡一個月一次怎樣哼!』笨笨魚驕傲地用尾鰭拍了拍水面。

 

  「...... 不過蓮一葛格,就算現在知道原因了,我們又該怎麼辦呢?」之江瑠壓下被這不科學的魚惹起的火氣蹭在蓮一身邊,麻煩的事最討厭了還是大姐接好♥

 

  「這嘛......」回頭看著又在吵鬧的PM,蓮一思索著--




  看著一派和諧不再吵鬧的風鈴鈴和聒噪鳥,公園管理員覺得有點不太現實。

 

  三個人想出來的方法其實簡單的很,就是讓保母蟲把兩方的擔當角色交換,改成聒噪鳥跳舞,風鈴鈴唱歌。

 

  突如其來的改變讓兩方都不太適應,演出是一片凌亂。但也藉著彼此實際體驗對方的工作,發現各自的困難,於是漸漸的就不再吵鬧,乖順地做回自己該做的事,公園管理員也鬆了口氣,三人也就順勢在旁找了塊空地野餐。

 

  「喔呀喔呀,看來音樂祭很值得期待喔♥」

 

  「蓮一葛格你要不要吃... 啊啊啊啊啊笨蛋彌空你竟然把我最喜歡的三明治吃光光!!!!」

 

  「瑠瑠醬不要這麼小氣嘛~」



  至於那位很不科學的笨笨魚先生……

 

  『心滿意足~心滿意足嗝~』笨笨魚咂咂嘴,滿足的打了個嗝。

 

  自從來公園的遊客變少,扔進河裡的酒瓶罐也少了,它一直為此十分惆悵。幸好這次的人類還是個隨身帶酒的,笨笨魚自然是毫不猶豫的就被收服去。

 

  是的,這隻笨笨魚除了會超能力會千里傳音,還是個酒鬼,不科學到底!





【END】

 

  



Created: 22/05/2013
Views: 278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