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島監獄

外章 犯罪者

 

藍髮紅眼的孩子從來不懂是非對錯,他只知道他最愛的人不愛他。
他只知道,只要他犯了似乎很嚴重的錯,他最愛的爸爸媽媽就會露出少見的笑容。

 

--就算那少見的笑容充滿著扭曲的滿意,那孩子仍會感到幸福。

 

 

×

 

「小金魚-游啊游、游啊游--」

透明的圓壺型魚缸裡有幾隻金魚正自在的擺動尾鰭悠游著。
眨著緋紅色的眸子好奇的張望著,掛在臉上的笑容純真而恬靜。
哐啷一聲,魚缸被推下桌子、成了數不清的玻璃碎片。

 

「啪吱啪吱-全吃掉唷--」

 

把你、把爸爸、把媽媽、把我……

金魚掙扎的跳動著,一下、一下的抽動著。

孩子只是唱著自編且意義不明的曲子,瞬也不瞬的注視著碎片。
發現碎片上有著藍髮紅眸的模糊影子,那孩子極為愉快的笑了。

拾起那銳利的玻璃,像是毫無感覺的往自己手上劃上一道又一道的痕跡。
血痕滿佈在白皙纖弱的兩條胳膊上,但那孩子沒有停止這樣的作為。
在發現那腥紅的色彩與鐵鏽味後,他就像是吸食了毒品般的興奮。

他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

讓自己不會再變得透明的東西,會反射出自己存在的東西!

 

--扭曲、瘋狂,令人悲憐的快樂。

 

×

 

雖然已經成年,但那孩子仍舊自我。
什麼事也不明白,什麼事也不關心。
又或者是說他放棄去明白、放棄去關心。
他想不透,為什麼這樣不行、那樣也不行?
他搞不懂,為什麼不能把喜歡的所有東西都吃下去?

完全瘋狂的預兆。

 

那抹紅順著嘴角滑下,沐浴在鮮豔色彩中的孩子笑著好不開心。

他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

就在這群了無生氣的人的眼中找到了自己,永遠、只剩下、自己。

那孩子發現父母的尖叫與那無法掩飾的瘋狂喜悅,那歪曲的笑容讓孩子心滿意足。

看吧,笑了吧。
孩子的銀鈴般的清脆笑聲響起,在此刻說有多詭異就有多可怕。

 

看我,看我,看我。
不要拒絕承認我的存在。
不要忽略我。
不要假裝這一切是正常的。
不要忘記我。

錯了嗎?為什麼錯了?
為什麼你們沒有教我呢?
為什麼你們說愛我呢?
明明滿口謊言不是嗎?

可是我愛著你們哦。
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
所以能讓你們高興的事情,我都願意做哦。

 

「咦?做什麼…?就只是…把他們的、我的,生命,全部都吃掉哦。」

十七歲的成賴奏湖酒紅的眼裡只剩下瘋狂的喜悅和幾近崩潰絕望。
--這樣也是錯的嗎?

 

 

他不過是想讓他們的眼裡只剩下自己啊…只是在他們的心上插上了把匕首固定住自己的存在啊。
吶,為什麼不行呢?



Created: 15/05/2013
Changed: 15/05/2013
Visits: 164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