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陽高照、晴空萬里,澎拜的海潮聲不絕於耳,有如戰鼓響徹天際。『可惜啊,這麼美好的天氣,要在血霧之中渡過了嗎?』阿奇蒙苦笑,才把心思轉回作戰會議上。

 

  娜菲爾的計畫雖然不能說萬無一失,但阿奇蒙卻不怎麼喜歡。才剛上島,他們馬上就被這些熱情得有點過頭的魔獸歡迎,雖然他們並不算是真正的威脅,但將保護女王的工作交給那女人,他怎樣也無法放心。只是,這時他也無法提出更好的見解,只能靜靜的看著蘭德米爾島的地圖。

 

  「阿奇蒙長老,有甚麼意見就直接發表啊。」似乎查覺到他的心情,娜菲爾露出妖艷的笑容。

 

  阿奇蒙搖搖頭才開口,「所以,只要拖住他們就好了,對吧?」

 

  「差不多是這樣。」娜菲爾點頭,「我知道你跟東邊那兩人有仇,但別太過火,你的任務不是把他們殲滅。」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以現在的兵力來說,要殲滅還是會有困難的,「我盡量。」

 

  「那麼,就交給你們了。前線的一切就交給你了,我相信你一定能替全軍帶回豐碩戰果。」女王臉上並沒有露出太多的表情,只是淡淡的訴說而已。

 

  「我先告辭了。」阿奇蒙欠欠身便離開帳篷。

 

  『只要把那些東方人絆住,艾爾芮絲受襲的機會就會大大減少吧……』他是這麼認為的。

 

※ ※ ※

 

  一支支的羽箭擦過他的身軀,阿奇蒙卻沒有想要閃躲的意思,就算射中了也無所謂,留下疤的話下一次脫皮就會消失。

 

  左手的巨爪每一次揮掃,都會伴隨著一次慘叫哀嚎,就算因為近距離接觸東大陸的士兵讓他產生些許不適,他還是強忍住這股暈眩感。

 

  『血,只要有他們的鮮血就可以撫平我的病症。』以如此的信念來驅使自己不斷戰鬥,阿奇蒙的身軀已經快被鮮血的暗紅給染滿。

 

  縱使他不斷告訴自己不要殺紅了眼,但在胸口之中燃燒的那股憤怒卻越來越難以壓抑。飛揚的沙塵以及彌漫的血霧逐漸喚醒當初在克林維爾峽谷敗北的恥辱,『如果當時沒有輕敵,現在……』

 

  就在這時,一道銀光從他眼角餘光劃過,身為戰士多年的經驗告訴他這攻擊絕對不可掉以輕心,阿奇蒙一扭身軀,閃了開來。

 

  足以劈裂大地的攻擊落在阿奇蒙身旁,連想都不用想,阿奇蒙就知道這劈斬是誰下的手。

 

  「還沒去找你,反到自己送上門來啦,大貓。」嘴角勾了起來,獸族長老憤怒的雙目緊緊盯著眼前的獅人。

 

  「欺負弱小,如此值得驕傲嗎?」瑞茲面無表情,靜靜的望著阿奇蒙,那寧靜、威嚴的氣勢凌駕於整個戰場之上,不管周遭戰事如何慘烈,都無法影響他的專注,因為對他來說,眼前的蛇人是最大威脅。

 

  「躲在族人身後,又值得拿來說嘴?」阿奇蒙怒吼,當初在克林維爾被瑞茲砍傷的疤痕雖然早在上次脫皮就已經消失,但那過往的傷口依舊隱隱作痛。蛇身一扭,阿奇蒙直直朝著瑞茲飛躍過去,巨爪像是要撕裂大氣一般以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劃向瑞茲。

 

  但他卻依舊無動於衷,連眉角都沒挑一下。

 

  就在那銳爪即將穿透他的胸膛之際,瑞茲的巨斧輕巧的撥開了這次攻擊,那動作如此流暢、如此渾然天成,就像是他早已看透了阿奇蒙的動作一般,毫不慌忙。

 

  只是,瑞茲卻沒料到這只是虛招。

 

  在巨斧將他左手撥開的那一剎那,阿奇蒙右手的眼鏡蛇杖靈巧的竄出,襲向瑞茲的腰間。幾乎將全身的力氣都集中在這一點上,瑞茲整個人向後滑了好幾尺,他咬緊牙關,暗罵自己太過輕敵。

 

  「原來如此,因為進步不少才敢如此囂張嗎?」瑞茲調整了自己的呼吸才開口,面前這蛇人不可小看,雖然攻擊花樣不多,但他的破壞力著實驚人,如果放著不管……

 

  「不管你有多強,我都會在這邊把你輾過去的。」阿奇蒙沒有想要給瑞茲任何喘息時間,第二波的攻勢排山倒海而來,頭、胸、肩、腰、手、腿全部都是他的攻擊目標,巨爪與蛇杖的連環攻擊讓瑞茲不得不全神貫注,就算可以看穿所有的招式、擋下大部分的攻擊,鮮血還是如同薔薇一般綻開在他的身軀之上。

 

  「不是很厲害嗎?嗄?還是就只會像隻貓一樣縮在角落示威?」越戰越勇的阿奇蒙攻勢完全沒有減緩的跡象,就算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他也不會因此停止。

 

  他很清楚瑞茲只是以靜制動,但是他到底在等待什麼阿奇蒙卻無法看透,這也讓他越來越焦躁。

 

  而這煩躁的心情,像千萬隻螞蟻在他皮膚底下鑽動,而他的攻勢,似乎也因此遭受影響,在瑞茲眼中,阿奇蒙的連擊開始出現破綻。

 

  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他在等待阿奇蒙犯錯,以一擊擊倒他。

 

  他並沒有等太久。

 

  一支羽箭破空而來,那勁頭足以穿透鋼鐵,而心煩氣躁的阿奇蒙來不及反應,左手便這麼被貫穿了過去。

 

  「可──」

 

  阿奇蒙沒有任何時間破口大罵,只見瑞茲以行雲流水之勢舞動那大得驚人的斧頭,瞬息之間在阿奇蒙身上留下千萬道足以劈裂他身驅的傷痕。

 

  鮮血如同噴泉,在夕陽餘暉之下畫出了一道完美的拋物線,生命之泉連同體溫從阿奇蒙體內被抽乾,戰場上的廝殺聲好像突然被靜音一般,瞬間變得異常寧靜。向後倒去的他,只聽得見瑞茲的嘆息。

 

  「為戰而戰的你,永遠不會明白力量的真諦。」他是如此說的。

 

※ ※ ※

 

  就只是為戰而戰嗎?

 

  不,並不是。

 

  我也有想要守護的人……

 

  我的血液只為她揮灑。

 

  我的武器只為她揮動。

 

  為了享受戰鬥的刺激感、為了享受手刃敵人的觸感、為了想要變得更強……這些不曾是我戰鬥的理由……

 

  我要保護艾爾芮絲……我要守護西大陸……

 

  在見到她的笑容和西大陸子民的未來之前,我不能就這樣倒下……

 

  我是阿奇蒙。

 

  我為了守護西大陸而戰。

 

※ ※ ※

 

  「剛剛那一箭,三根鬍鬚來換怎麼樣☆」卡托尼的聲音傳了過來。

 

  「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別在這邊打鬧。」瑞茲的聲音顯得十分無奈。

 

  他們兩人似乎沒有把倒地的阿奇蒙放在眼裡,畢竟連肋骨都露出來了,一般人早就往生了。

 

  在他們準備轉身離去,投入其他戰局的那一剎那,身後的人影緩緩爬了起來,緩慢、痛苦、卻還是站了起來。

 

  「誰也不准背對我!」阿奇蒙的吼聲,傳遍了整個村落,就連瑞茲和卡托尼都被他的氣勢給震懾。

 

  「老子還沒死呢,想去哪啊?」身上的傷口以極快的速度復原,就算臉色蒼白,他也不會就這麼倒下。

 

  「真是纏人,瑞茲,一起聯手解決他吧☆」卡托尼露出輕鬆的笑容,但他散發的氣場絕對不是輕挑,而是緊戒。

 

  「身為一名武者,我欽佩你,但適可而止才是明智的選擇。」瑞茲掄起巨斧,做出備戰的姿態。

 

  「適可而止嗎?那麼你們的覺悟也僅此而已呢。」阿奇蒙深吸一口氣,銳利的雙眼來回打量著瑞茲和卡托尼。

 

  抱歉啦女王,今天我不知道還能不能平安回去見你。



Created: 15/05/2013
Visits: 243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