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要速度至上、不做多餘的事,沒有問題吧?」

 

  「謹遵吩咐。」不知是誰這麼說,隊伍開始移動,沉默如同黑暗依附在背上,精準的攫獲每一個人,隊伍中提燈的光線僅能夠照亮身邊寸許,隨著礦道內吹出的風,晃盪的燈火將四周映照出一片鬼氣森然,第一次發現,原來光線帶來的不是安心感,黑暗彷彿應和光線的召喚、因他們這批入侵者而來。

 

  但看領隊的鬼族長老賽羅希身上色素漸淡,她與不少鬼族人直接穿過重重石壁,消失在眾人面前,其他不是鬼族的人也開始尋找路線突破。

 

  忽然一陣地動天搖,隊伍後方傳來一聲大喊,「出口被堵住了!」,拜芬格僅僅瞥去一眼,跨出一步,他像走入空氣般走入堅硬的石壁。

 

  石壁內是更為絕對的黑暗,連提燈的光線也不存在。

 

  拜芬格皺眉,他對黑暗的厭惡感依舊深濃,會選擇進入礦脈,只是因為快被身邊的某人煩透了!

 

  「你不是力量型的,移動速度也不夠快,突襲據點不適合你,跟著長老正面衝鋒肯定不行吧?戰場上那麼多會法術的……你去挖礦好啦!挖礦最安全了!頂多坑道塌陷、反正又砸不死你!」

 

  ……想一次生氣一次,那個渾蛋,最好不要給我死在哪個角落、完好無缺回來給他揍一頓!

 

  他挑選的石層較厚,在裡面走了兩三分鐘,進入一座巨大的石窟,看規模這裡原本應是能源石礦脈的主要開採區,由於比較接近表層開採較早,能源石已被開採一空,拜芬格再度穿越石壁,能感覺到這層的石壁硬度明顯提升,這次僅僅跨出兩步,眼前景色已截然不同。

 

  換作其他人也許會驚艷,面對著滿山滿谷未開採過的原礦,拜芬格下一步動靜卻是繼續穿越石壁離開,在戰爭中私藏能源石是重罪,即使成功,回到西大陸後必然也只會惹來無窮無盡的麻煩。

 

  反正都留不住,那又何必伸手?

 

  又接連穿過幾次,每一次都能感覺到石壁的硬度確實提昇,依然沒有看見最早進入的長老等人,正要跨出下一步,忽然感受到一陣劇烈的耳鳴,令他腳下一頓「……唔!」

 

  下一秒,身體被某件事物所穿過。

 

  拜芬格訝異的抬起頭,黑暗的坑道處亮起光,數量還不少。

 

  「閃過了!」「不對,剛才沒有射偏。」「是鬼族!」

 

  ......敵人?想不到這麼快就碰上了。

 

  拜芬格掀開懷表,整片空間中立刻響起嘹亮的女聲,對方似乎對歌聲有所忌憚,當即退回暗裡並未戀棧,他則輕嗤一聲,身形消失在眾人面前。

 

  剛才要不是正準備穿過石壁而靈體化,情況會截然不同吧?雖然並不一定會受傷,不過還是令人不快。

 

  按理他該殺光那些東大陸的人,他甚至有把握能全身而退,任何物理性攻擊對鬼族人造成的傷害都比不上術法來得高,前者效果低微到可忽略不計,但他還是選擇轉身。

 

  比起看得到吃不到的能源礦與弱小的敵人,可能埋藏西大陸失落科技的遺跡更吸引他。

 

  穿過重重石壁,耳鳴現象並未持續,附近沒有敵人。

 

  繼續向前走,仍然沒有見到最早近來的那批人,人都到哪裡去了?遺跡的方向真是往這裡嗎?還是他們中途因為有了其他發現而轉向?

 

  他將手伸向下一片石壁。

 

  碰觸的瞬間,從指間竄入一股刺痛感。

 

  「......什麼?」

 

  仔細一看,發現前方石壁上爬滿奇怪的圖騰,暗色的圖騰微微的發散出光。

 

  「看來這條路線沒有錯......」這個地方有古怪、一定和那個遺跡脫不了關係!

 

  先前進入的,要不是已經找到方法進入遺跡,就是失敗回返,不過在來這裡的路上並未碰見任何人,也沒看見那些慢一步出發的非鬼族。

 

  剛才碰到的敵人很令人在意,敵人行進的速度很快,據報同樣進入礦脈的東大陸人以原生族長老依絲琳為首,原生族人擅於製作機關陷阱,也不能排除是遭到意料之外的攻擊吧。

 

  拜芬格眼神闇了闇。

 

  「......不管怎樣,這都已經不是能讓人繼續悠哉的事件發展呢......」

 

  必須返回通知部隊才行。



Created: 11/05/2013
Changed: 11/05/2013
Visits: 194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