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燎的旅行,又來到了脈流鎮。

  這個地方對自己來說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放緩了自己行走的腳步,或許是想沉澱一下這幾天的心情,沒想到走沒幾步,卻聽到了哭泣的聲音,循著聲音找到了一個女孩。

  詢問著女孩哭泣的原因,她邊哭邊遞給自己一張尋寶圖。

  「這是爺爺給我的,可是……可是……」

  安撫著女孩,慢慢的聽完女孩所說的來龍去脈。

  女孩口中的爺爺過世,而留下了一張藏寶圖做為遺物,送給了女孩,本想循著這張圖找到上頭所說的寶物。

  攤開了藏寶圖,一眼便能發現這張圖並不完整,女孩繼續說著,「另一半,被撕破了。」

  被情同姐妹的功夫鼬,撕破了。

  而現在功夫鼬也明白了些什麼,避著小女孩。

  「恩,我陪你找功夫鼬,找到之後再去找寶藏吧。」

  牽起女孩的手,讓她帶著自己回到她的家。

  而這個家,有些冷清,只剩下女孩與自稱是女孩姑姑的婦人。

  也從這婦人口中得知那隻功夫鼬的事情。

  功夫鼬和爺爺的感情很好,似乎是爺爺在某次的探險時,帶回來的孩子,後來就和莉莉,他所寵愛的孫女一同養大。

  對爺爺來說,莉莉與功夫鼬,都是他疼愛的孫子。

  而莉莉,那個女孩的雙親,母親早早就過世了,而他的父親卻某一天突然的消失不見。

  莉莉在一旁低著頭,似乎在強忍著自己的悲傷。

  聽完了婦人的故事,也對功夫鼬的所在有個初步的概念。

  婉拒了婦人的晚餐邀約,回到與燎落腳的地方。

  

  ——,被雙親所拋棄的孩子,但還擁有著愛她的家人……

  

  一早,便被女孩的電話吵醒,匆匆與燎說了聲後趕到了女孩的家門前。

  「讀霜哥哥,你真的知道功夫鼬在哪嗎?」

  「恩,可是在那之前,可以帶我去你爺爺那邊嗎?」蹲著身子,平視著女孩,「我想和你的爺爺打個招呼,說聲早安。」

  「我知道在哪裡喔,跟我來吧。」

  牽著女孩的手,很快的來到了埋葬她爺爺的墓前。

  「爺爺,也丟下我不管了呢。」女孩悶悶的說著,故作堅強的站在墓前,「還說不會像爸爸媽媽一樣,都騙人。

  「只剩下姑姑跟功夫鼬了。」

  女孩咬著下唇,忍住哭泣。

  而自己將女還拉入懷中,輕輕的抱著,想開口安慰些什麼,卻發現自己沒有任何立場。

 

  —-只是單純的旅行者而已,連朋友,都算不上。

 

  「……莉莉,你還有著愛你的家人,你還有著可以回去的家。」

久久,只能這麼說著。

  而同時,眼角捕捉到了一個影子,收拾一下自己的情緒,再不驚動女孩的情況下將毽子草小天放了出來,讓他悄悄的跟上那個影子。

  如果自己預估的沒錯,那大概就是功夫鼬了。

  

  不久,小天帶著驕傲的神情回歸,像是再和自己炫耀指派給他的任務順利完成似的。

  「莉莉,我們去找功夫鼬吧。」

  這次換自己牽起女孩的手,讓小天帶著自己前往功夫鼬的位置。

  其實離墓不遠,便看見了被睡眠粉撒個正著的功夫鼬,明白小天懶得繼續跟蹤,直接催眠了事。

  無奈的從背包裡取出清醒藥,好讓功夫鼬醒來。

  不一會兒,功夫鼬張開眼睛,還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愣愣得看著自己和女孩。

  「藏寶圖,還給我。」

  女孩見功夫鼬清醒,立刻抓著他的手,討要著另一半的藏寶圖。

  而功夫鼬,有些猶豫,最終還是把藏寶圖拿了出來,還給了女孩,安靜的退到女孩的身旁。

  

  得到完整的藏寶圖,從上頭判斷出是脈流鎮的地圖,看來寶藏也在這個鎮上。

  直接讓勇士鷹赤羽帶著自己和女孩來到藏寶圖的位置。

  那個藏寶的地點,是一個樹洞,從中找到了一個小小的鐵盒子,替女孩打開一看,裡頭只有一封信和另一張地圖,用著女孩能看懂得語句所寫成的一封信。

  稍微看了一下內容,並不是女孩的爺爺所寫得,而是,女孩的父親。

  信,很短很短。

  

  『我親愛的女兒,莉莉:

  『不知道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幾歲了,寫這封信的時候,你還好小好小,才剛剛學會走路呢。

  『爸爸生病了,沒有辦法一直在莉莉身邊,要好好聽爺爺姑姑的話,別調皮別搗蛋,莉莉最聽話了,對不對?

  『爸爸和媽媽,最愛你了,要成為爸爸和媽媽的驕傲喔。』 

  

  而攤開另外一張地圖,彷彿又是另一個藏寶圖似的,但他的範圍小了很多。

  「……莉莉,要去看看嗎?」輕輕的拍拍又開始流淚的女孩,問著。

  「……好。」

   

  依然是讓赤羽直接帶著自己到達地圖上所記錄的地方,是脈流鎮的另外一個墓群,小小的,不大的墓群。

  地圖清楚的標明了行走的路線,很快的,便找到了最終的目的地。

  

  女孩雙親的墓。

  

  女孩愣愣的看著上面記載的日期,她說,「為什麼……媽媽的,是自己的生日?」

  看著上頭的日期,自己能明白理由,「你的母親,因為愛著你,所以願意犧牲她的生命,讓你出生於這個世界。」

  「所以,媽媽沒有不要我?」女孩輕輕的撫摸著碑文上的日期,接著將目光放在了另一個墓碑上,「爸爸……」

  

  女孩擁有著幸福的家,只是他們不願讓女孩太早理解什麼是生離死別,卻用錯了方式。

  而那寶藏,也只是為了讓這拙劣的謊言有所終結。

  功夫鼬,也許是早已知道這寶藏所代表的真實,想讓這個謊言持續下去,然而撕破了藏寶圖,才慢慢的了解到真實的必要性。

  女孩,總該長大,也不該一直隱瞞誤會下去。

  

  ——家人,永遠不明白這種複雜的感情,因為自己早已失去,或者,不曾擁有。

  

  



Created: 06/05/2013
Views: 23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