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 Only征戰系譜II】信仰-You are my faith ─Unlight 希爾夫×阿修羅

試閱以下↓


試閱部分1

 

     希爾夫沉默地看阿修羅現在毫無防備的後背,毯子既薄又小,在阿修羅的拉扯下勾勒出他的臀部曲線、大腿線條,小腿裸露在外,因為寒冷而併攏在一起。希爾夫不太理解心裡頭無法言喻的心情,像是羽毛輕輕地撥撩,心癢難耐。
  伸出一掌觸摸起阿修羅豪無贅肉的小腿,緩緩往上,阿修羅朝牠的方向踹了一腳,沒有命中,這個舉動膨脹了希爾夫的慾望,按住阿修羅的雙腿,小心翼翼地把爪子探進毯子裡,撫過結實的大腿,直至深處。
  「希爾夫?你在做什麼!」阿修羅驚呼,希爾夫深知走到這步便不可能裝作沒發生過,因此加重了爪子的力道,愉悅地聽見阿修羅的呻吟:「啊、啊啊──」
  掀開阿修羅的毯子,希爾夫躍上椅子,牠的影子蓋住了阿修羅慌亂又帶有一絲快感的表情,舌頭在阿修羅渾身是汗的身軀上舔拭,舌面上的細密倒刺加重了酥麻的感覺,希爾夫不斷搓揉阿修羅的下體,成功地讓它在掌裡挺立。
  「哈、哈啊……你滾開!」
  希爾夫不想聽阿修羅抗拒的話語,用舌頭狠狠地堵住了他的嘴。
  和人類相比起來而較長的舌頭讓阿修羅苦不堪言,唾液因為無法吞嚥而滑出雙唇,彷彿要深入氣管的舌頭痛得阿修羅淚眼汪汪,雙手緊緊揪著希爾夫的頸子,想要推開牠卻使不上力。
  直到阿修羅快喘不過氣,希爾夫才結束了這段時間漫長的舌吻。
  阿修羅已經說不出任何話,但是他同時也明白了希爾夫的所作所為,這是發情吧?
  怎麼會對異種又是同性的他發情?這他完全想不透。

 

 

 

試閱部分2

 

       想到阿修羅,希爾夫就不能克制地回味昨晚荒唐的事情。
  還以為對阿修羅的感情只停留在欣賞他堅定的意志,沒想到卻一下子就脫軌,那些不含雜念直視牠的目光、不討好亦不畏懼的神色、話語間帶有若即若離的距離感,甚至是對牠既尊敬又不放在眼裡的矛盾態度,都讓希爾夫再再為他著迷,為他心跳。
  如果是鬼迷心竅、鬼使神差所產生的行為,希爾夫不見得這麼苦惱,但是牠幾乎確定阿修羅的一舉一動都糾纏住牠的情感,讓牠理智崩盤、道德瓦解。搜刮腦袋裡所有名詞,希爾夫都沒辦法解釋這些現象,牠簡直就像提線木偶,拿著十字柄的正是阿修羅。

  牠不敢面對阿修羅,如果再次見到他卻是帶著疏離的表情,希爾夫覺得牠一定會很受傷。
  但是相反的,希爾夫也知道,要是不和阿修羅講清楚,他們兩個的關係就會這麼永遠僵化下去,沒有突破口。
  可是牠沒有那個勇氣,也找不到更好的說詞當開場白;然而牠不主動去找,以阿修羅的個性更不可能主動見牠。
  拋開這些,希爾夫心裡有個聲音頻頻訴說,比起害怕面對、比起解釋清楚,牠其實想見到阿修羅,不管其它。

 

 

 

 

 試閱部分3

 

       阿修羅自己一個人吃力地匍匐到湖邊,用水不斷搓著自己的身體。
  希爾夫最後決定留給阿修羅一些空間,悄悄返回宅邸。
  當希爾夫叼著衣物和食物再度出現,阿修羅正坐在樹下,眼睫許久才眨一次,若不是看見他緩慢起伏的胸膛,希爾夫會以為他已經沒了呼吸。
  把衣服和食物放到阿修羅身側,希爾夫盯著阿修羅被灼傷的手,阿修羅則對希爾夫的來到置若罔聞,他們都沒有說話亦沒有動作。
  過了很久阿修羅似乎才回過神,拎起衣服慢慢地穿上。
  希爾夫覺得阿修羅目前已經沒有危險了,牠留下來也沒有必要。退了幾步,正打算離開,阿修羅的手卻揪住了牠的毛髮,力道微弱,但是希爾夫感受到了。

  明知道脆弱兩個字套在阿修羅身上絕對不適合,希爾夫此時此刻卻再也找不到任何詞彙能夠表達牠想保護阿修羅的心情;阿修羅的眼神虛幻如破碎的水晶,看著自己又彷彿什麼都沒看進眼底,手在顫抖,卻強撐著裝出一副我沒事的模樣。
  「別說出去。」
  原來老夫在你眼裡就是這樣嗎?
  希爾夫雖然想對阿修羅生氣,但是在看到阿修羅急急撇開的眼眸裡看見了尷尬,一下子就像洩氣的氣球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牠走到阿修羅的身邊坐下,用自己溫暖的毛皮為阿修羅取暖。
  阿修羅側躺在希爾夫的身上,氣息是多麼令他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