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空洞,無止盡的黑暗。其實早就習慣了,只能任憑自己往下墜落至深淵。



============================================================================================


「這孩子真不該出生的,偏偏在這種節骨眼上。 」


「當作交換的籌碼使用吧。 」


 不時聽到家族裡的大人議論紛紛著,籌碼、不該出生的孩子與家族,這些詞語像是罪名般的枷鎖著自己這個存在。


「吶...父親,什麼是籌碼呢。 」


  很想知道那些定義自己存在的東西,在某次情況下,我主動開口問了身為當家的父親,卡厄斯.蒂珀蕾里。


  依稀記得父親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後用他低沉的嗓音跟我說著:「賽希莉亞只要當個乖孩子就好了,那個妳不需要知道。 」


「可是,家裡的大人們... 」


「這是大人們的事,我說過妳只要乖乖的就好了。 」  直接打斷了我想要追問下的的慾望,他銳利的眼神充滿了斥責。


「...對不起,父親。 」


「知道就好,妳身為蒂珀蕾里家的孩子,要多注意自己的言行。 」


「妳先回房吧。 」在一陣令人窒息的沉默後,父親最後簡短的說道,他皺緊眉頭,似乎是在思考些什麼。


 默默的走離房間,在關緊房門的前一刻,我似乎聽到父親對身邊的管家這樣說道,


「下次記得叫家裡的人說話小心點,不要讓那個東西聽到受影響了。 」


.........................................................................


.........................................


................


.....父親說的那個東西到底是指什麼呢?



Created: 26/02/2013
Views: 12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