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A部分】

 

  黑鑽市的居民們陸續得都陷入異常的沉睡,久久都無法清醒,對於這種情況而持續調查一周都未闔眼的九世先生,終於也到了精神極限,向外與各位訓練家求援,當然,其中也包括了佐家姊妹。

 

  然而各個訓練家們抵達黑鑽市的同時,也發現到了一件驚人的事情,那就是…食夢夢大量出現事件

 

 

  「嗯哼…異常沉睡之外,還有食夢夢大量出現是嗎?看來這邊也挺有意思的。」看著四處飄盪的食夢夢們,佐和一付若有所思的樣子。

 

  「姊姊,你的意思是指…?」對於佐和似乎話中有意而好奇反問的佐娜。

 

  「你不覺得很剛好嗎?佐娜,在居民異常沉睡的同時,食夢夢們也都陸續的出現。以時間點來說,感覺兩者之間似乎有所關聯?」

 

  「姊姊這麼一說好像也有道理…」對於佐和的推論感到認同的佐娜,但突然想到一件事說到:「可是我們不可能同時調查居民的沉睡跟食夢夢的出現呢…除非我們分開行動?」

 

  「佐娜這麼說也是呢…那麼…因為對食夢夢的出現感到非常在意,那這部分就交給我調查?」

 

  「那沉睡的原因就由我調查囉?」

 

  「恩,那部分就麻煩佐娜了,彼此小心。」

 

  「好的,姊姊也是。」

 

 

佐家姊妹彼此討論完對策之後,便分開行動。

 

 

-佐娜視角-

 

  「不過話說不明沉睡的原因,到底要從哪兒開始調查起才好呢?」完全摸不著頭緒,畢竟也只是從九世先生那邊了解大致的情況,但實際上卻是一點線索都沒有呢…

 

  正當我覺得苦惱的時候,突然感受到附近有東西移動的氣息,在我轉身的瞬間…

 

  「那個是…!!」

 

  不遠處的巷弄口躲著一隻疑似野生的沙奈朵,神情似乎非常的緊張焦慮。

 

  「這裡居然會有沙奈朵?!」

 

  因為不自覺得把話給喊了出來,而驚嚇到了沙奈朵,也因自己的存在被人發現,沙奈朵非常匆忙的躲進巷弄內。

 

  「等等!沙奈朵你別跑呀!」

 

  看到沙奈朵立刻逃走的模樣,我也馬上追上前,不只想多看幾眼,甚至此刻想收服沙奈朵的野心也占滿了我的腦袋,幾乎根本忘了自己正在調查沉睡事件的原因,畢竟成為訓練家的目的,就是為了收服到我這個心目中的偶像。

 

  但當我追到巷口,此時沙奈朵似乎也怕被我追上,而緊張的向我施展了催眠術

 

  我也因為閃避不及,遭受催眠術的直擊,漸漸的,眼前開始呈現一片模糊,在闔眼之前,好像看到沙奈朵露出一付感到抱歉的神情,邊注視著我邊慢慢的離開了現場…

 

 

 

  當我在張開眼時,天色已成黑夜,眼前有個年紀似乎跟我相仿的男孩,邊跑邊回頭對我喊著:

 

  『快點跟上,沙奈朵!不然達克萊伊就要跑掉了!』

 

  咦?達克萊伊?而且這男生為何對我喊著〝沙奈朵〞?…難不成…我正在做夢?而且還是夢到沙奈朵的記憶?

 

  『追到了!』當我還在思考著的時候,男孩大喊著:『我一定要收服到你,好讓大家認同我的實力,達克萊伊!』

 

 

  抬頭望去,明亮皎潔的新月,映照著達克萊伊那漆黑的身影。而因為男孩執意的追逐,達克萊伊面露著無奈且甚感煩躁的神情,似乎還有點不削的意思。

 

  『沙奈朵,對達克萊伊使用挑釁,然後隨時準備好瞬間移動來迴避掉對方的反擊!』

 

  這時男孩轉過頭來對著我現在所夢成的沙奈朵下達著指示,而沙奈朵則是依照指示的內容,伸出了右手對達克萊伊勾了勾的施展了挑釁。

 

  接著達克萊伊的臉色忽然的沉了下來,並且突然的放出連續的惡之波動攻擊;雖然沙奈朵這一方一直準備著瞬間移動好在對方攻擊的瞬間能夠躲開,不過還是險些被速度極快的惡之波動給擊中。

 

  而當沙奈朵從瞬間移動的狀態脫離,重新找回達克萊伊的位置時,卻發現達克萊伊正在使用黑霧將周圍團團的圍繞了起來,形成一整片的大黑霧。

 

 

  『唔!沙奈朵,小心點,不知道達克萊伊會從哪個方向偷襲過來。』在與男孩背對背的警戒著時,我與沙奈朵都聽到了男孩的發言;但是也就在一閃神的同時,達克萊伊發動了突襲,大量的惡之波動突然的湧了過來,在防禦不及的情況之下,便被擊中了。

 

  接著滿滿的惡意與恐懼透過惡之波動擊中的地方湧現了起來,周圍的一切似乎都無法信任,所有的陰影底下好像都有可能出現任何攻擊,不管是我還是沙奈朵都變的惶恐不安。

 

  『嗚哇!!』

 

  更別提在聽到一旁男孩發出了似乎是被擊中般的叫聲後,心底湧上的恐懼再也無法抑制的強力要求著趕快逃離這裡,因此在下一刻沙奈朵便帶著男孩一起瞬間移動離開了。

 

 

  之後,場景轉換了,似乎是男孩的房間。

  雖然拉上了窗簾,但微弱的光線反反覆覆的滲透入房後又消失,感覺像是白天黑夜不知輪替了多少回,大概是過了好幾天之後吧?

 

  不變的,是男孩成天一付驚魂未定的神情,精神恍惚且越看越削瘦,嚴重的黑眼圈及眼袋似乎透露出多夜未眠的訊息,或坐或躺的待在床上,即使抱著枕頭也都無法安穩入眠。

  而沙奈朵為主人感到擔心的心情,我似乎也默默的親身感受到了…

 

 

  之後依著沙奈朵的視角跟隨,走遍了黑鑚市,遇見了許多訓練家,我想牠是想找人來幫忙自己的主人吧?但苦無方法告訴對方,而選擇了催眠後的夢境來告知吧?

 

  但沙奈朵自身卻好像無法理解為何大家因此一睡不起,雖然只是我個人的猜測,不過每在沙奈朵對各個訓練家們使用催眠術時,似乎都能感受到對當時事件的恐懼感,雖然不是非常的強烈,但光以這些不自覺的想法灌輸在力量時,就產生了類似黑洞(※註一)的效果也不一定?

 

  感覺謎底也明朗化了,雖然鬆了一口氣,但不知為何的…連在夢中都覺得好累好累…無法繼續保持清醒,不對,或者說本來就在夢中的我還算清醒著…嗎…?

 

 

註一:黑洞-達克萊伊的技能之一,是把對手拖進充滿黑暗的世界裡,使其睡眠的招示。

 

 

 

【B部分+完結】

 

-佐和視角-

 

 

  「那麼,我們就分開調查吧」

 

 

  在與佐娜決定分開調查事件後,佐和來到了飄滿著〝食夢神奇寶貝〞食夢夢的黑鑽市街區之中。

 

  「還真是大量呢…這些食夢夢。」抬頭看著滿城飄著的食夢夢,一邊思考一邊喃喃自語著「說不定…與這些食夢夢有關…食夢夢,食夢神奇寶貝,以夢為主要的能量來源…夢…夢?對了,就是夢呀!」

 

  似乎得出了什麼答案的佐和,抬著頭看著食夢夢群。
  「會聚集那麼多以夢為食的食夢夢,就代表著這個地方正出現大量的夢境,或許這些夢境就是關鍵!!」

 

  「既然有線索了,那先去跟佐娜會合討論吧!」得出結論並且決定好了接下來的行動後,立刻轉身回去剛剛分散的地點尋找妹妹佐娜。

 

 

  沿著來路回程時,發現昏睡於巷弄口的佐娜,以及漂浮在佐娜周邊正在食用夢境的兩隻食夢夢。

 

  「佐娜!!!」

 

  在發現了佐娜的狀況後,佐和快速的奔跑到了佐娜的身邊,試圖喚醒昏睡的對方「醒醒!佐娜,醒醒啊!!」但是卻毫無任何效果。

 

  「嗚…或許可以試試看解除異常狀態的芳香治療…。」低著頭快速的思考著,最後決定試試看前一陣子才讓圖圖犬素描到的芳香治療「圖圖犬!使用芳香治療!」

 

 

  「嗚嗯…這裡是…姊姊!」看著妹妹緩緩清醒,佐和很明顯的鬆了一口氣「太好了…還好醒來了……不過佐娜,你怎麼會把自己弄到睡著了阿?」

 

  「姊姊!我知道大家為什麼沉睡的原因了,都是被沙奈朵催眠的,沙奈朵在向我們求救!!」清醒過來以後的佐娜,只顧著把自己在〝夢〞中所得出來的結論說給佐和聽,而完全忽略了經歷了〝夢〞的只有自己。

 

 

  『沙奈朵阿…這下知道為什麼佐娜也會睡著了…不過依佐娜的話看來…果然是有著什麼特殊的夢境吧…?』聽著佐娜劈哩啪啦的說完以後,內心得出了如此結論。

 

 

  「佐娜阿,能再說得更詳細一些嗎?我有點聽不太懂呢…。」因為佐娜之前的說詞實在太過片面,能捕捉到的線索實在不多,因此佐和決定再問詳細些。

 

  「就…沙奈朵在跟大家求救,所以大家才會睡著阿。」一臉天然的佐娜。

 

 

  『很好,這下反而更簡潔了………』此刻,佐和的心裡只飄盪著這句話。

 

 

  「看來,想從佐娜那邊了解情況好像有點困難…那麼…還有什麼辦法呢…難道要把所有睡著的人喚醒,然後改而詢問他們夢境內容嗎……對了!這些食夢夢!!」一邊思考該怎麼清楚的得知夢的內容,一邊巡視著街上睡著的人們與一旁的食夢夢,突然想到可以借用食夢夢的特性來看到完整的夢境。

 

  有了主意後,轉而看向剛剛吃了佐娜的夢境後還仍舊飄盪在一旁的食夢夢,進行了收服動作,並且把收服到的兩隻食夢夢裡中的一隻遞交給了佐娜。

 

  「嗚,嗚阿!?怎麼突然的就收服了這兩個孩子?!!」佐娜雖然被突然就收服了食夢夢的佐和嚇了一跳,不過還是接下了佐和收服後遞過來的其中一隻食夢夢。

 

  「因為這些孩子們可以更為清晰的說明事情的原委。」

 

  佐和解釋完以後,放出了剛捕獲的食夢夢「食夢夢,麻煩你了,我想看一下剛剛你們吃下的那個夢。」如此的委託後,食夢夢從身上飄出了淺粉色的煙霧,從煙霧中可以看見剛剛佐娜於夢中所經歷的種種。

 

  「……原來如此……那麼我們把這位需要幫助的沙奈朵給找出來吧,佐娜。」

 

  「嗯!」總算弄清楚原因後的佐家姊妹,決定把方才催眠佐娜的那隻沙奈朵給找出來。

 

 

  「那麼,既然是要尋找的話,那果然是要拜託你了呢~小約克~~」如此說著的佐和將小約克給放出來搜尋這附近的情況,而小約克也不負眾望的找到了在某處巷子裡徘徊的沙奈朵。

 

  「接下來…找是找到了…不過該怎麼做才能讓他信任我們呢……?」看著躲在巷子深處警戒的沙奈朵,佐和無比的困擾著。

 

  「這邊就交給我還有沙奈吧!沙奈,用嚎叫(※註二)來讓沙奈朵放鬆戒備!!」反倒是佐娜很快的就有了主意,放出了持有的拉魯拉斯〝沙奈〞並且藉由嚎叫技能來讓對方放鬆警惕。而似乎因為是同類的拉魯拉斯,所以沙奈朵看起來確實不如方才如此戒備。

 

  「看來有效呢,佐娜做的很棒喔~還有沙奈也是~」看到佐娜的戰術有效果,佐和非常高興的稱讚著,接著盡可能的放緩自己的語氣,盡量不再讓沙奈朵感到緊張的溝通

 

  「沙奈朵,我們已經知道了你想訴說的事情了,我們可以幫助你,請你相信我們,好嗎?」

 

  最後,沙奈朵看起來似乎是被說動了的點了點頭,並且飄在前方帶路著,從小巷之中慢慢移動到不遠處的一棟民宅的門口。

 

 

  「就是這裡嗎…那麼,不好意思!打擾了!!」到了似乎是目的地的大門前,並且沙奈朵也突然的使用瞬間移動離開後,佐和與佐娜敲了敲門並且禮貌的出聲拜訪,在等了一段時間後,一名面色明顯憔悴的男孩把門打開了,在男孩的身後跟著剛剛離開的沙奈朵。

 

  「你好,我們偶然間知道了你的困擾,希望能讓我們一起想辦法幫你擺脫這個窘境。」雖然憔悴了很多,但眼前的男孩確實是在佐娜夢境中出現的那名男孩。

 

  「是沙奈朵吧…真得非常的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無精打采的,連說話的語氣都很薄弱,健康狀況令人擔憂的男孩如此回應著。

 

  「並不會啦~互相幫助本來就是應該的~」

 

  這麼說著以後,男孩雖然無力,但還是先將佐家姊妹招待入房,之後眾人便開始思考著能夠幫上忙的方法。

 

 

  「達克萊伊的惡之波動所附帶的畏懼效果基本上應該可以算是異常狀態吧……?這樣的話,如果試試看圖圖犬的芳香治療呢?等到精神緩和些不在感到那麼緊繃之後,再嘗試使用催眠術,好讓你們可以安心的休息,這樣如何呢?」一邊思考一邊碎碎念的佐和最後提出了這樣的一個方案讓男孩參考著。

 

  「……或許可以試試,那就拜託你們了。」

 

  在聽到有機會可以擺脫接連不斷的惡夢與恐懼之後,男孩深深的向佐家姊妹道謝著,而一直待在外面的圖圖犬也從尾巴的畫筆處開始緩緩散發出令人放鬆的清新香氣,讓男孩與沙奈朵原本一直緊繃的精神,開始逐漸緩緩的鬆懈下來。

 

  直到男孩他們的精神已經緩和許多之後,佐和便讓圖圖犬向著對方使用催眠術,好讓對方能夠真正的休息並安穩入眠。

 

  男孩與沙奈朵在這之後便安穩的緩緩入睡,而原先中了沙奈朵的催眠術的人們,也因為沙奈朵放鬆入睡而解除之前施展失敗的催眠術後,一個個的陸續甦醒了過來。

 

 

  「那麼,這樣的話可以算是任務達成了吧?」從男孩的家中走出來後,佐娜回頭問著佐和。

 

  「大家都清醒過來了,而且那位男孩也能安穩入睡了,我想我們確實完成任務了,去跟九世先生回報吧!」

 

  「嗯~走吧!」

 

 

  姊妹兩人手牽著手,向著黑鑚警局準備回報任務。

 

 

 

-END-

 

 

註二:嚎叫-發出悦耳的叫聲,使對手降低警惕。在遊戲中會使對手攻擊能力下降。



Created: 19/02/2013
Views: 290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