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了!出事了!」

  只見到一抹慌張的身影衝進警局,一把抓住九世的手。

  「不、不好了!哥哥、還有大家!啊啊該怎麼辦才好!」

  「謝路你冷靜點!」九世大聲的說著,「把事情從頭到尾說清楚,不然我們沒辦法幫你!」

  「是、是的!」

  被喚作謝路的少年深呼吸了幾次,才開始詳細說明整個事件。

  過程中九世專注著聽著,並不時的發問一些敘述得不夠詳細的地方。雖然謝路已經盡量簡潔的述說,但還是花了段時間。

  「原來如此,那先帶我去看現場吧!」

九世拿起外套比了比外面,見狀謝路點點頭就跑在前頭帶路。

 

       ***

 

  「在現場發現了大量的好吃到死溫泉饅頭,上面都含有大量的毒液。」九世把幾張照片放在立夏的面前。

  立夏拿起照片仔細端詳,「根本看不出來跟一般的好吃到死饅頭差在哪裡啊。」

  「沒錯,所以多數的神奇寶貝跟居民都不疑有他吃了下去,造成這次的集體中毒事件。」

  「知道犯人是誰了嗎?」

  「已經查明了,檢驗出來饅頭上的毒液是紫天蠍的毒液。」

  「紫天蠍啊……那咎伊先生那邊應該備有解毒液吧?」

  「……一般來說有的。」

  「一般來說?」立夏挑了挑眉,心想事情果然另有蹊蹺,不然在這應該急著找咎伊先生的當下怎麼會把自己叫來。

  「神奇寶貝中心裡的解毒劑全被那些紫天蠍偷走了。」九世語氣無奈的說,「沒有那些解毒藥的話,兩天後中毒的居民們全都有生命危險。我跟咎伊會去收集材料製作新的解毒劑,以防萬一我想拜託你去奪回紫天蠍搶走的那些,分兩路進行風險比較小。」

  立夏點點頭表示理解。

  「九世先生你放心,我立刻就出發把解毒劑搶回來!」

 

        ***

 

  「找到了。」立夏喃喃說著。

  前方遠處有一群紫天蠍盤據,附近還有一小堆散落的解毒劑。

「嗯……得想辦法把他們從解毒劑附近引開……」立夏悄悄的往紫天蠍所在的地方移動。

  隨著距離的縮短,原本紫色的小點也越發清晰,已經可以看出紫天蠍的輪廓了。立夏小心的移動著,卻看到前方奇怪的情景。

  有幾隻紫天蠍不停的揮舞著螯似乎在爭論什麼,時不時還往解毒劑的方向指著。另外還有一些紫天蠍圍著解毒劑走來走去,看起來好像非常的不安。立夏覺得情況有些奇怪,但謝露館主跟居民的情況緊急,分秒必爭的現在不由得他多想。

  「小火龍!使用火花!化石翼龍!使用翅膀攻擊!將紫天蠍逼退到角落吧!」

  只見到小火龍跟化石翼龍很有默契的開始左右交互對紫天蠍牽制,漸漸的把他們集中到一處角落。立夏趁機衝到解毒劑放置的地方,一把抱起那堆小山。

  立夏把解毒劑塞進包裡收好,正要叫小火龍及化石翼龍回來撤退時,就看到最前方的紫天蠍蠢蠢欲動。立夏才正要大喊小心,就看到那隻抖動的身子的紫天蠍突然放聲大哭了起來,其他的紫天蠍似乎被他感染,一隻接著一隻也開始嚎哭。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啊……」

 

       ***

 

  「九世先生!大家情況還好嗎?」

  「喔是立夏啊,大部分的人都已經恢復了,剩少數食用了比較多的民眾還需要多修養一陣子,但基本上是無礙了。」

   「那太好了。」立夏鬆了口氣。「不過紫天蠍們……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想起那天後來的情景立夏還是忍不住冷顫,以為愛哭樹的哭聲已經很恐怖了沒想到這個世上還有比那更誇張的,更糟糕的是他們雖然沒有攻擊的意思但是立夏移動一步他們也跟著移動一步,邊哭邊跟著立夏。

  面對一直哭又不肯放他走一群紫天蠍,立夏只好捂著耳朵背著解毒劑帶著這群哭包一起回去。

  似乎也想起那天的亂況,九世揉了揉額頭才說:「他們玩太瘋玩到忘我了。」

   「欸?什麼意思啊?」

     「原本好像是有兩隻紫天蠍在比賽誰噴毒液的準頭比較好,其他的看到覺得很好玩也紛紛加入。後來興頭一起每隻都瘋狂亂噴毒液,剛好他們玩耍的地點離饅頭店很近,結果那些饅頭都遭殃了。」

     「真是無妄之災啊……那他們為什麼要偷解毒劑呢?」

      九世的眉頭皺得更深了,「後來那些饅頭被拿去分送給大家吃,開始出現大量的中毒現象,到這時候紫天蠍們也知道自己闖下了什麼大禍了。」

     九世又說:「有一批紫天蠍認為這是他們闖的禍要趕快補償所以就衝到神奇寶貝中心偷了那些解毒劑想要送給居民們幫他們解毒。另一群紫天蠍怕被罵所以阻止他們送解毒劑。最後那群調皮蛋都慌了怕了就躲了起來。後來被你找到邊害怕被罵也怕害了大家,結果就狂哭了起來。」

    「原、原來是這樣……」

    「是啊,我都訓了他們一頓了,下次應該不敢再犯了。」

    「不過最後大家都沒事真的太好了。那我就此告辭了。」

    立夏向九世點了點頭後,踏上回家的旅程。



Created: 22/01/2013
Views: 273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