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前篇

 

前篇

 

※以Jack接受了Pitch的黑暗所以黑化為前提

 

※黑Jack我流Bitch設定(爆),OOC有請斟酌(?

 

※本篇CP是Jamie x Jack,後面可能有床上活動請斟酌(?

 

※PS整個架構還會出現Pitch x Jack(爆

 

※結尾沒有盡頭請不要拍打作者(好意思←

 

※其他想到補(X)

 

 

 

 

 

 

 

※聽說是R-18,聽說作者不會寫R-18所以請小心往下拉(ry 

 

 

 

 

 

防爆

====================================

 

 

 

 

  Jamie從來不曾這樣緊張過。

 

  他先是輕輕地啄吻著Jack的唇,冰冰涼涼的,就像印象中那個離別的擁抱一樣。輕靠著的身軀有著冰雪的體質,比常人低上一些的溫度反倒讓他覺得能夠降低自己偏熱的情緒,忍不住輕輕瞇起眼,端詳起那閉著眼跟自己接吻著的精靈。

 

  Jack的眼睫毛很長,大概是因為正和自己親吻著所以微微地顫動著、在下方翦出好看的陰影;Jack的皮膚很白,甚至用蒼白來形容都不為過,如同冬天落成的一片無垠雪地般地無暇臉上此時卻浮現了淡淡的粉色,讓他原本捧著對方細嫩臉頰的指尖忍不住摩挲著那細嫩光滑的肌膚。

 

  察覺到他的動作,霜之妖精那雙染成金色的眼睜了開來。似乎覺得他太過緩慢,便伸出了手,解起自己大衣上的釦子。

 

  讓對方退去那禦寒的厚重外套,原本想繼續朝底下的米色針織衫進攻的手卻被抓了住,一個反拉、纖細的身軀便貼上那對自己來說有些過高的體溫,相貼著的唇也一反方才的溫和、轉變成積極的侵略。

 

  溫熱的舌趁著那一瞬間驚訝而微張的空隙滑進了那冰涼的口中、糾纏起對方的,加深的吻讓他得以嚐遍那帶著冰雪的乾淨氣息,Jamie情不自禁地扣住對方的後腦,企圖索取更多。

 

  隨著雙唇不斷變換著相貼的角度,Jack可以感受到那炙熱的溫暖正包覆著自己,讓他有種像是要被融化般的錯覺、全身也使不上力地癱軟著;來不及吞嚥的唾液從嘴邊溢出,沿著姣好的下顎和頸項線條流下,濡濕了深色的衣衫。

 

  還好對方在他覺得自己會被吻到窒息的前一秒鬆開了唇上的箝制,Jack喘著、大口地汲取氧氣。其實被這樣吻也是第一次,畢竟Pitch對他很少有這種情意的表現,通常都是直接上床、然後直接做愛,從來不曾被這樣輕柔小心地對待。

 

  這種帶著濃厚愛意的前戲,反倒讓他不禁有些恍惚、感到不知所措的茫然。

 

  Jamie不知道對方在腦中轉著的念頭,只覺得唇畔之間牽出的曖昧銀絲襯得那張臉蛋更加紅豔,忍不住又親上、並舔過那水潤的嘴角。

 

  嗯,比較像正常人的溫度了,雖然還是低了點。

 

  「怎麼了?」結果反倒是冰霜精靈對於自己沒有繼續的舉動而先抗議出聲。

 

  「沒有。」

 

  大孩子嘴邊帶著靦腆的弧度回答,唇舌便往下游移,從線條優美的頸子開始,性感的鎖骨、圓潤的肩頭,用吸吮、輕咬和舔舐的動作,在那人白皙膚色的可見之處點綴上煽情的鮮紅印記,獨佔的意味非常明顯。

 

  「嗯……」

 

  而也不可否認地--眼角覷著那人皺著眉的潮紅臉蛋,耳邊聽著那人口中隱忍的呻吟聲,讓Jamie漸漸覺得褲檔有些緊繃了起來。

 

 

  原本扶在纖細腰身上的手開始不安分地從連帽衫的下擺鑽進了衣內,順著背脊的凹陷處往上,在碰到骨感的肩胛時忍不住輕笑出聲。

 

  「笑什麼?」那撒在自己身上的溫熱鼻息和不規矩的摸索都讓霜精靈紅著臉。

 

  「沒什麼,只是覺得Jack你太瘦了……唔!」

 

  說者是無心感嘆,但聽者卻是不滿,就著跨坐在對方腿上的姿勢,一個刻意、讓自己半抬頭的慾望和柔軟的臀部蹭過對方也逐漸甦醒著的分身,對方發出的悶哼讓他滿意地瞇起金色的眼角,看著青澀的孩子紅著臉、對自己投來不滿的瞪視。

 

  但下一秒,那人溼熱的唇便報復意味地覆上自己的胸前、並伸出舌去挑逗那微微的突起,「啊!」身體下意識地一縮、嘴中也流洩出驚喘。

 

  「Jack好敏感。」用漂亮的齒列輕輕摩擦過那漂亮的粉色,另一邊則是伸出手、用指尖和指甲的攻勢讓那惹人憐愛的紅點也站了起來。當然,也不忘反唇相譏地調侃出聲。

 

  「壞孩子……啊……」嘴上雖然不依,但顫抖著的雙手也只能無力地攀著對方寬厚的肩頸。

 

  「我可不是孩子了,Jack。」

 

  Jamie知道,眼前的Jack並不記得他們共有的記憶,他只是用「孩子」當成一個對自己的代名詞罷了--但是被當成什麼都不懂事的感覺總是不太好,所以他放開了手上和嘴邊的動作,讓那雙矇上水氣的金瞳帶著滿滿的情慾和不解看了過來。

 

  「怎麼了……?」軟軟地問著,明明是擁有著冰冷的體質卻在此時覺得燥熱難耐,Jack皺著眉、湊上臉想親吻他。

 

  「嘿、Jack、等等……」雖然那張委屈的表情很可愛,但Jamie還是別過了頭,讓那微涼的唇撲了個空,只落在他眼角上。「我只是想確認下一件事……」

 

  「……如果你要告訴我你只是想點火不滅,我下一秒就把你變成冰人。」

 

  「不、不,」Jamie忍不住失笑,把微慍的冰雪妖精攬入懷中,撒嬌似地蹭著那雪白柔軟的髮。「我只是,需要一個肯定的答案。」

 

  「什麼?」

 

  Jamie吁了長長的一口氣。

 

  「--我真的,可以擁有你嗎?Jack Frost。」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問這種奇怪的問題,他只知道、他想了很久,而他發現自己很害怕,但確切在怕什麼連他自己都說不上來。

 

  或許,是怕那個屬於冬天的守護者從此融化、消失不見也說不定吧。

 

  但Jack Frost只是沉默了幾秒,而後一臉不滿地推開那環抱著自己的力道,此時的臉色看起來……對,是在生氣,Jamie這樣想著,然後等著他的答案。

 

  「孩子--Jamie Bennett,是吧?」

 

  Jamie點點頭,被直呼全名讓他下意識地感到有壓力。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問這種該死的問題,還是這種時間點上……但是你給我搞清楚--」

 

  Jack捧住Jamie的臉,讓他沒有躲開機會地親上那偏熱的唇,然後張口、用力咬下。

 

  「痛!」

 

  見血的力道讓對方吃痛出聲,微涼的舌尖舔過那流出的腥紅液體,再細細地輕吻了幾下後,額抵住他的、詭譎卻美麗的金色瞳孔直直地望進那深褐眼底。

 

  「從你決定要和我上床那刻起,你就沒有反悔的機會了,Jamie Bennett。」說著,拇指擦過那微微紅腫的傷口,「這是懲罰。」

 

  Jamie先是因為對方凶狠的話語而愣住,然後一個忍俊不住、便笑了出來。

 

  「……笑什麼。」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對不起這是我的錯。」在那雙金眼的瞪視下收斂了笑聲,但無法掩飾的好心情讓他重新將在氣頭上的冰霜精靈重新鎖進懷中。

 

  「本來就是你的錯。」想掙脫卻徒勞,只得賭氣地撇過頭、任由對方抱著。

 

  「是、是,」覺得這樣鬧脾氣的Jack也很可愛,Jamie開心地親了他臉上一下,然後無預警地將他放倒在床上,靈活的大手直接解開了對方的皮帶和褲頭。「作為補償,我一定會很認真地做到最後--」

 

  「求之不得。」彎起唇,Jack也伸出手、學著他的動作。

 

 

 

  「……我不會停下。」

 

  「你要是停下了,就準備被雪埋吧。」

 

 

 

 

 

 

 

 

 

唔喔又是踢逼西ㄜㄏㄏ(爆



Created: 11/01/2013
Views: 74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