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深刻於心底的夢魘

 

LT企劃的公休投稿。

※以前代銀月死前的視角出發的小段子,呼應《雙翼的瞳羽》中的故事。

※偷渡了一下二期時「殘酷現實」這個條件獎勵的內容。

 

----------

 

  灼熱、疼痛。

  自背部與唯一片翼的連結處傳來陣陣撕裂的痛楚,那是「活著」才能感受到的痛。

  銀髮的片翼匍匐於沙灘上,雙手抓著被陽光曬熱的沙子,隨著一道又一道傷痕增添在殘缺的軀體之上,鮮血逐漸湧出,連帶著身下的沙也吸飽了鮮紅的色澤。

  高笑嘲弄的嗓音自身邊環繞著片翼的空魚們口中傳了出來,像是不和諧音那般一聲又一聲刮撓著耳畔,那嘲笑著醜陋、嘲笑著殘缺、嘲笑著畸形的笑聲,讓片翼想起了在族中被排斥譏諷,被稱為「初祖偽物」的自己。

  「欸、這傢伙不管被怎麼對待都一直不叫……」黑髮空魚一腳重重踩在片翼的背部,單手扯著那殘缺的、已經被鮮血染紅的雪白羽翼,「很無聊--的說!」

  「哈哈哈哈哈!會不會是他其實沒有痛覺啊?真是倔強,他該不會以為不反抗我們就會放過他了?」金髮空魚如是說完,同樣將腳踩在悶聲不哼的片翼頭頂,讓片翼那銀白的髮絲就這樣沾染上沙子與泥土的污漬,「不過,這樣不是挺有趣的嗎?比起那些輕易就哀哀叫的海底禽類或下界螻蟻,這樣的更有挑戰性吧?」

  「噗哈哈、你超天才欸!說得也是--那也該是時候……將這海底禽類的羽翅給拔下來了吧?」

  與輕描淡寫的嘲弄語調相反的是黑髮空魚加大力道的動作,黑髮空魚的右腳死死緊踩著片翼的背部,在左手拿出小型魔導書的同時,右手則是施力向外一扯,狂風颳起的同時,銳利的風刃也逕自割開了血肉。

  自此,銀髮片翼發出了不成聲的痛苦悲鳴,他緊咬著嘴唇意圖不讓自己的悲鳴溢出嘴角,卻無法阻止聲音傳入另外兩位空魚的耳中。

  「哈哈哈哈哈!叫了、終於叫了!這傢伙原來也是會叫的嘛!」金髮的空魚在一旁捧腹大笑,以他族痛苦為樂的惡質全寫在臉上。

  「這樣子才有趣啊--不然剛剛那樣安安靜靜的多無聊哦?」黑髮的空魚將扯下來的羽翅連同連結背部的肉一起撕裂下來,順手將羽翅甩到另一邊,「唉噁、都沾染上海底禽類的血了,好髒哦!」

  沾染鮮血與血肉的雪白羽翼羽毛雜亂,自斷裂處在沙灘上甩出一朵又一朵的鮮豔紅花,那曾連結在片翼身上的羽翅,就這樣被甩到紅衣空魚女孩的腳邊。

  空魚女孩銀灰色的眼眸強烈震盪,不敢置信地緊盯著眼前殘忍的景況--兩名空魚同族的雙手與身上的衣物都染上了罪惡的鮮血,那恣意高笑而殘虐不堪的模樣,明顯得刻寫出了「空魚一族」的自傲劣根性。

  「你們……在做什麼?」空魚女孩的聲音顫抖,原先盤旋在髮尾處的豔紅逐漸向上渲染,深藍帶紅的髮絲轉化為艷紅帶紫的模樣。

  「咦?有可愛的同族女孩欸?」黑髮空魚興奮地拍拍魚鰭,推了推身邊夥伴的手肘。

  「哈哈、你要不要也來加入我們啊?我們剛找到有趣的玩物--」

  金髮空魚的邀請話聲尚未落下,口吐邀請的他便眼見眼前的空魚女孩周身被炙熱的火焰所包裹,隱約可感受出火焰中那拿著小型魔導書的女孩身影釋放出強烈的殺氣。

 

  「我問你們……在做什麼……」

  紅衣空魚失去了冷靜,任憑體內的魔力瘋狂暴走,包裹住周身的灼熱火焰揚起的風暴燒灼著皮膚,女孩卻絲毫感覺不到疼痛。

  「是誰、是誰給你們膽子……!是誰給你們膽子!對我重要的朋友出手!是誰准許你們,將他稱呼為『海底禽類』啊!」

 

 

  --不可以啊……蓮華。

  --冷靜下來,你會受傷的……別這樣……別哭了……

  --真想告訴你我沒事……別哭了……想看到你跟過去一樣的笑容啊。

  --我不怪你,真的,從來都沒有……所以請你別哭了。

  想要傳達的話語,卻因為這失血過多而奄奄一息的軀體無法傾吐出去。

  逐漸模糊的視線、逐漸遠去的意識,無視著片翼內心焦急的叫喊,隨著自傷口蔓延開來的血液不留情地帶走了「銀月」的生命。

 

 

  鮮血沾染上雙手的熱度,讓年幼的空魚女孩從狂暴中回過神來。

  視野中由於力量暴走而造成的滿目血紅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友人的鮮血及同族人們恐懼的神色占滿了瞪大的雙目。

  ……倒在地上的人是誰?發生了甚麼事情?迷惘的心底浮現出疑惑,與此同時腦子反而冷靜地可怕。

  作為友人的雪白片翼海羽,身上的鮮紅是多麼地鮮明刺眼。

  沾染在雙手與臉龐的血液傳來的腥甜的氣味,是曾經鼓動著的生命的味道。

  同族落荒而逃的身姿與叫喊已經無法傳入耳畔,此刻的空魚女孩所在意的,只有眼前為了阻止自己狂暴化而被反傷的海羽友人而已。

 

  「……不、不要……不要死……」

  稚嫩而細碎的哽咽嗓音輕得彷彿一吹就散。

  「……誰、有誰來……有誰、誰可以……」

  錯愕而後悔的顫抖語氣宣告著內心的打擊。

 

  在銀髮的片翼徹底嚥了氣之前。

  空魚女孩只能無力地跪倒在地,品嘗著後悔與愧疚的烈火煎熬且炙熱地吞噬自己的心。

 

 

  空魚蓮華睜開了雙眼。

  空魚女子不自覺地揪緊了胸口的睡衣布料,無意識地因為深刻於過去的夢魘喘息。

  無從忘卻的過去,每當雙手沾染上鮮血之時,都像是為了讓她不能忘卻「冷靜」這件事情而頻頻出現在夜晚的夢境裡。

 

  「--為什麼你要這麼做?你不應該是這樣的人!」

  銀髮海羽少女的質問在腦海中迴盪,前代銀月與當代銀月的面容在不經意之間交疊,披散的髮絲散出一片銀白色的、上頭有著白孔雀紋路的絲絹。

 

  「……你真的以為,空魚們說要將海底禽類的羽翅拔下來,是在開玩笑嗎?『銀月』。」

  將過去與現在重疊的空魚女子獨自低喃,哪怕五百多年過去,她也未曾忘卻深刻於心底的夢魘。

 

 

【段子】深刻於心底的夢魘 全文完。



Created: 15/09/2017
Changed: 18/09/2017
Visits: 38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