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水與火的雙屬性魔法

 

※LT企劃的公休投稿。

※感謝小貴出借卡娜讓我寫,因為感覺蓮華認識的人裡面,好像卡娜來問最適合XD

※稍微解釋了下使用雙屬性魔法的原因。

 

----------

 

  閒適悠哉的午後。

  精緻的茶點、溫煦的陽光與令人放鬆的庭院角落,一同勾勒出下午茶時間的構圖。

  作為客人、蓄著一頭金黃捲髮的嬌小空魚優雅地端起紅茶輕抿,而作為招待人那方的藍髮空魚女子,則是用銀叉切下了一小口蛋糕,在品味的同時也靜候著下一個話題的開啟。

 

  「--這樣說起來,蓮華為何會選擇學習雙屬性魔法呢?」

 

  片刻之後,對紅茶味道露出滿意笑容的金髮空魚--擁有金魚特徵的卡娜莉雅放下了瓷杯,好奇地提出了這個她疑惑許久的問題。

  身為使用火屬性魔法的空魚戰士,卡娜莉雅自然是知道要掌握並精通單一屬性魔法需要花上多少精力。

  空魚的魔法使用構築在「後天的咒文理解」與「先天的魔力迴路」上面,先不提每個空魚最基本會的風屬性飛行魔法,要想使用雙屬性魔法,就代表得對兩種屬性的魔法咒文都有一定的理解程度,同時也需要足夠的魔力來運使雙屬性魔法的使用。

  可以說,要想同時學習雙屬性魔法並運用得精細,是一件相當吃力不討好的行為。

  「啊啦、這個問題嘛……」似是對於這個問題的提出有些意外,擁有鬥魚鰭尾特徵的藍髮空魚--蓮華眨了眨銀灰色的眸子,而後半真半假地笑著回答:「大概是因為,想克服『弱點』吧?」

  「哦?想克服弱點嗎?」金髮空魚饒富意味地勾起嘴角,下巴靠在交疊的雙手之上,等待著下文。

  「畢竟……空魚本身不會游泳算得上是人盡皆知的事情,而我並不想哪一天一個陰溝翻船就死在溺水這件事情上面……」

  這樣的話,溺死這種死法實在是死得有點冤枉呢?語帶笑意的蓮華如是做了補充之後,便再次舉起銀叉切下了蛋糕的一角享用。

  聞言,偏著頭注視著這位空魚後輩的卡娜莉雅微微瞇起了漂亮的藍色眼睛,她知道蓮華所說的並非是謊話,不過總感覺對方並沒有把全部的理由說出來--想到這裡,金髮空魚基於不想太過探究他人隱私的理由,點點頭表示理解之後便同樣啜飲了一口味道香醇的紅茶,將話題轉到下一件事情上面。

 

  「對了、蓮華聽說了嗎?前陣子好像有海羽跟人類通婚的提案提出呢?」

  「這我的確有所耳聞……我記得不少海羽跟人類都持反對態度,陸域現在應該不會太平靜吧?」

  「是呀、哎……前陣子下去逛逛才發現街上氣氛被弄得烏煙瘴氣,我覺得呢--」

 

  就這樣被刻意繞過的話題,正確解答到底是什麼呢?那或許,就得追溯到比戰爭發生還要久遠之前的時空了--

 

 

  銀髮的雪白片翼與長髮的紅衣空魚,曾在海蝕洞一同度過一段平靜而普通的日常。

  那天,一如既往是個好奇寶寶的紅衣空魚女孩,探著小腦袋不屈不撓地問著中性外貌的片翼關於「海羽」的問題。

 

  「欸、銀月銀月,海羽不會飛對吧?」

  「嗯……畢竟我們的翅膀沒有那樣的機能……不過,我的狀況也不能長期在水底生活就是了。」

  「那水裡面--欸、應該叫『海』裡面?海裡面有什麼呢?」

 

  聽見了問句,雪白片翼稍微頓一頓,試圖回想著已經有段時間沒有見過的海底景致--這副殘缺的羽翼,注定了他無法像其他海羽一樣,在大海的懷抱中度過安穩的生活。

  由於銀月的停頓實在太久,當時沒什麼耐心的空魚女孩便忍不住搖了搖他的肩膀,好不容易才把片翼給搖回過神。

 

  「啊、抱歉……我想想,海裡的話,有珊瑚、有海草,同時也有一些魚蝦貝類這種海底生物……」隨著一字一句的述說,片翼銀白色的雙眼中流露出一抹懷念又不敢觸及的色彩,語調間也透露出一股落寞的情緒,「陽光透過水面灑下來的時候,那個景致特別的美麗而夢幻……真想讓你也看看呢。」

  「呃、銀月,我跟你說哦,我們空魚全部都是旱鴨子,會溺死的!」聞言,空魚女孩義正嚴詞地打斷了雪白片翼眷戀的思緒,「而且我用的可是火屬性的魔法!一下水就熄滅了,水對我來說簡直是大剋星!」

  「……咦?沒有例外嗎?」

  「對!就是這樣!沒有例外!」

  在一臉詫異的片翼面前,嬌小的空魚女孩理直氣壯地說完之後,才後知後覺地「啊」了一聲作為補充。

  「不過呀、我聽別人說,如果可以學習水屬性魔法到一個很厲害的地步,那麼不只不怕會溺水,還可以把其他人也帶進水裡一起玩哦!」

  說到這裡,名為蓮華的空魚女孩邊說邊晃了晃雙腳,話聲中隱約可以聽出一絲興奮。

 

  「欸欸銀月!」

  「怎麼了嗎?」

 

  興高采烈的叫喚與平靜無波的回應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在笑容燦爛的空魚女孩面前,雪白片翼總是覺得對方太過耀眼,卻又捨不得移開自己的視線。

 

  「照你剛剛的說法,你也想回去海裡看看吧?那等我回去學好水屬性的魔法、等我不怕溺水之後,再帶你一起去海底玩呀!」

 

  異想天開的話語,童言無忌的承諾。

  明明乍聽之下是個太過理想化的、或許是一時興起的言詞,但是空魚女孩說出口的在那一瞬間,雪白片翼突然覺得--如果是蓮華的話,或許真的會說到做到吧?

  心底泛起陣陣漣漪的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面對這樣的善意--哪怕可能成為無法兌現的「謊言」--銀月也覺得自己甚至沒有拒絕的理由。

  所以,他也只是輕輕地「嗯」了一聲,抱著期待的心情,注視著那滿臉笑意的摯友身影。

 

 

  只可惜到了最後。

  承諾的人做到了。

  等待的人,卻已經走遠而不會回來了。



Created: 15/08/2017
Changed: 16/08/2017
Visits: 47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