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眼前的人頻頻道謝甚至落下感激淚水,梔按著眉間忍著心中傳來的陣陣內疚開口驅趕。

 

「滾!你這...」

 

話一出右手便被人使勁捏了下,惹得他只得收聲,梔看著伴侶擔憂地神情,回想這一切的開端,若能重新來過他今日絕不踏出旅店半步。

 

 

**

 

抵達這有別於家鄉景色的國土,不管是人民或那令人忍不住直看的特殊衣物,這些一生中可能見不到幾次的景象都令梔感到雀躍,當然雀躍的原因正與一旁的嬌小身影有關。

 

「還累嗎?」

 

「不會,睡得很好,陽光很舒服。」

 

白色身影露出笑容說道,她瞇起雙眼享受沐浴早晨陽光的樂趣,見到那抹笑令梔止不住心底滿溢而出的愛戀,他伸手擁對方入懷,並將頭埋於那絲綢般的銀白秀髮內。

 

「......撒嬌鬼。」

 

松將手覆於緊抱自己的那雙手上,含著笑小小地咕噥。

 

**

 

「梔你吃這個!」

 

「痾咳!這、這甚麼鬼東西?」

 

「好像叫做Curry?舌頭刺刺麻麻的很有趣。」

 

「快住手不要再吃這種東西了!對妳有害!」

 

梔一把拿起伴侶面前的膳食,黃而濃稠的顏色配上陣陣香氣,然而香氣中卻混雜著某種刺激的味道,見松正伸長白皙小手努力想搶回,他連忙趕在對方奪回前將盤中食物兩三口掃空,莽食的後果便是感到一陣暈眩,一旁目睹整個過程的孩童連忙遞了碗牛乳給他。

 

好不容易回過神的梔出了一身汗,雖然對松有些不好意思但他不後悔強制奪取對方的餐點,他不希望這種痛苦由對方承受。

 

「嘗到苦頭了吧。」

 

他看著即使咯咯笑道,依然不忘以手帕替自己擦汗的松,無奈捉起眼前那雙手並輕落一吻。

 

**

 

「這艘船好熱鬧呢,比帕萊蒙還熱鬧。」

 

「應該是娛樂商船吧,有些人會進去裏頭遊玩。」

 

「我們也可以嗎?一起去看看嘛!」

 

「恩....你堅持的話。」

 

兩人自旅店出門後便在市集附近到處晃,不知不覺間竟也來到船隻停靠的港邊,本想回船上拿個物品,路過一特別熱鬧的船隊果不其然吸引了松的注意,梔一向無法拒絕伴侶的懇求,尤其是當對方看來特別期待時。

 

梔認得這艘船隻,特蒂斯的分布船隊之一,以壓榨奴隸為名,當然肯定不光只有這樣的事蹟,現下他只得懊惱是否帶松到上頭去,也許參觀上層的遊樂層倒是不錯的主意。

 

「嗯...。」

 

梔若有所思地打量著伴侶,腦內不自覺冒出對方穿著當地服飾的模樣,這想法沒停留太久便被呼喚自己的松打斷。

 

「梔你不想上去嗎?」

 

「沒,我記得最上層有個開放給外賓的遊樂層,也許我們可以到那去遊玩一下。」

 

雖然內心有股無法解釋的煩悶,但他只能說服是自己想太多,然而事實是他應該更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

 

「梔有到過類似的船上過嗎?」

 

兩人正往通向上層的樓梯前去,途中松好奇地詢問似乎對這類船隻想當感興趣。

 

「有過幾次,但都是和朋友去的。」

 

「哎呀!偷偷自己去玩呢。」

 

「報復妳之前不幫我留點心。」

 

「心眼小的男人不得人愛喔!」

 

「至少妳不會。」

 

看伴侶蹦跳的身影不時嘻笑捉弄他的模樣,梔不自覺也露出孩子氣的模樣回嘴松,正當以兩人步伐將要邁向階梯時。

 

「拜託...」

 

在人聲交雜的甲板上松停下腳步狐疑地四處張望,梔見狀感到一絲不對勁,松平時看來傻呼呼卻又意外敏銳,然而這特性卻常讓她陷入危險中。

 

「水...」

 

左右張望的同時松從隨身帶中取出一小玻璃罐,對於伴侶這樣的舉動梔明瞭這時無法強制帶開對方的,也許是學醫的天性直覺使她容易找到需要幫助的人們,例如眼前這傢伙。

 

**

 

乾扁的身材配上無力而渙散的眼神,皮包骨的駭人模樣不禁令人懷疑對方是否還活著,身上一道道流出液體的傷口更是不忍直視於他,孱弱地呼吸聲彷彿風中殘燭,隨時有斷氣的可能性,也難怪這人會被棄置在無人注意的角落。

 

松小心翼翼地將玻璃罐遞到對方嘴邊,同時輕聲安慰並檢查對方身上化膿的傷口,她讓對方平躺於地,拿出帶中的藥品與毛巾。

 

「傷口有重複性發炎的狀況呢,可能會有些疼,但我必須先將較嚴重的傷口做治療。」

 

「什、什麼?」

 

撇開口音及語言的問題不談,一般而言松的談吐對於階層較低的人士也許不是那麼好理解,梔將軟膏遞給伴侶後觀察傷者的狀態,很明顯是最下層的奴役者,也許正是外傳遭到人口販賣的勞工者,若真是如此這樣的傷者肯定不少,想至此梔感到一陣無力及懊悔,也許方才應該強硬些不讓松上船的。

 

「梔怎麼辦,他的傷口過於嚴重必須至通風良好的地方接受長期照護才行。」

 

看著因無法做更多而擔憂不已的松,他知道這船上還有更多這樣狀況的傢伙,但他並不希望冒險讓伴侶陷入危機內,因此他做了個自私的決定。

 

「帶上他,我們下船不要再回來了。」

 

急躁地將物品全數塞回松地隨身帶內,梔抱起眼前簡直可被稱為骷髏的傢伙說道,為防止事情因待得越久而可能延伸出問題,現下他只想趕緊帶著松離開這。

 

「好!市集附近有個醫者也許那邊有藥材可以幫助。」

 

若不是這傢伙已無力開口,也許他會透露出關於其他勞工者的事情,真是如此松肯定不會乖乖離去,事到那時梔動用武力也未必能將對方帶回,因此他極度避免這樣的狀況。

 

兩人躲過船上來回巡視的守衛,小心翼翼地從船尾離開此處,急著往市集奔去的松並未留意到梔落地後的呢喃。

 

「我很抱歉。」

 

帶著自私與心中的責難,梔離開了港灣。

 

 

《END》



Created: 02/07/2017
Visits: 4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