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帕酷勒的場合====

 

        「你聽說了嗎?最近鎮外有隻很兇暴的利歐路出沒呢。」

        「是啊,前幾天我朋友路過也差點被他攻擊了。」

        「真是可怕啊…。」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才會──」

        「有人說──」

        「看來我們還是──」

 

        好吵。

        城郊的一隅,原本正在樹蔭下小憩的男子無奈的睜開眼,哀嘆真是找不到一個能好好睡午覺的地方,半會兒便倚著樹幹坐起身,然後更加無奈地發現自家寶可夢們堆在自己身上睡成一團。

        「難怪我睡覺的時候覺得又重又擠,原來是你們…。」

        好不容易把自家的懶蟲們喚醒,一陣混亂之後,他才想起方才無意間聽到的消息。

        「利歐路啊…。」

        前幾天似乎也有聽咎伊先生提到過,好像是經常出現在百芍鎮附近的藥草田裡的樣子,據說警戒心很強,任意接近會遭到攻擊,意外地不太友善的寶可夢。

        「不曉得究竟是發生了什麼呢?」

        一邊思考著,一邊無意識地梳理著還賴在自己身上的土狼犬的鬃毛,弗帕酷勒雙眼放空的望著不遠處的田地,直到一旁的九尾警覺的抬起頭,站起身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才回過神。

        「尼克斯,怎麼了?」

        不明所以的轉過頭,弗帕酷勒以為是他肚子餓了,正想從包裡取出寶可夢糧食,卻發現本來蜷縮成一團的土狼犬也跳了起來,和九尾朝著同一個方向,發出嗚嗚的低吼。

        藥草田裡,有個身影穿梭其間,弗帕立刻就聯想到了那隻利歐路,而在草叢一陣搖晃後,來者也證實了弗帕的猜測是正確的。

        看上去十分疲倦的利歐路搖搖晃晃地起身,不友善的緊盯著他們。

        『真糟糕,現在這樣該怎麼離開呢?』

        趕緊把一副隨時要開戰的土狼犬攬在懷裡,弗帕試圖緩慢地起身離開,不料緊張的利歐路突然像隻離弦的箭般朝著他們衝過來,弗帕被這突如其來的攻勢嚇了一跳,跌坐回草地上,而土狼犬也掙脫了弗帕的手,迎上前與利歐路對峙。

        「萊伊快回來!」

        弗帕實在不想傷害眼前這隻看起來憔悴不堪的寶可夢,認為自己和土狼犬他們是誤闖了對方的地盤才會遭受攻擊,於是呼喊著土狼犬萊伊試圖撤退。萊伊在訓練家與來勢洶洶的利歐路之間,陷入了保護訓練家與聽從指令的兩難。

        「萊伊!」

        弗帕更加強勢的喚道,同時擔心焦躁的利歐路會發動攻擊,而朝他看了一眼,卻沒想對上的是一雙水汪汪的大眼。

        更正確地來說,利歐路哭了,看著弗帕的方向,嚎啕大哭起來,讓訓練家和他的寶可夢完全反應不過來。

        一直站在旁邊沒有動靜的九尾似乎會意了什麼,用鼻吻頂了頂弗帕,訓練家順著他的視線看向了自己坐著的地方,發現了一小叢被壓扁的花,估計也是藥草的一種。

        利歐路看見那團被壓扁的草藥,哭得更兇了,土狼犬不知所措地跑回訓練家身邊。

        看了看狀況外的弗帕和土狼犬,尼克斯輕甩尾巴,從訓練家的包包裡翻出了寶可夢糧食,將草藥銜在嘴裡,走向了抽泣的利歐路,將兩樣東西放在他身邊,並溫柔的舔了舔對方。利歐路被對方的動作弄得一驚,停止了哭泣,呆呆地望著九尾,而尼克斯只是安靜地坐在一旁與其對視,兩隻寶可夢相望著,似乎正在進行無聲的交流。

        過了一會兒,利歐路似乎做出了什麼決定,站了起來,看了一眼弗帕,掉頭走開。九尾也優雅的起身,晃了晃尾巴示意訓練家跟上自己,踏著輕盈的步伐走在利歐路後頭。

        「尼克斯也變得這麼帥氣了啊…」毫無作為的訓練家不知道為什麼沾沾自喜起來。

        跟著利歐路彎彎繞繞了好一陣子,弗帕一行總算抵達了利歐路的棲身之所,發現他正在照護著一隻腿受了傷的伊布。

        「這個傷得讓咎伊先生做更進一步的治療才行呢。」

        皺著眉看了看伊布的傷口,雖然已經有利歐路以藥草做的初步治療,但仍然不夠完善。弗帕取出了應急用的療傷藥,為伊布稍作包紮。

        「利歐路,接下來我們會帶伊布去寶可夢中心治療,一起來吧?」以自己的衣物包覆好伊布,弗帕向擔憂的利歐路微笑道:「你放心,伊布很快就會恢復健康的。」

        利歐路看了看安心熟睡的伊布,再望向金髮的訓練家,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微微瞇起了眼。

====利歐路的場合====

 

        「你要和我們一起來嗎?」訓練家朝自己伸出手,語氣輕柔不帶一絲催促,他有些踟躕。

        「沒事的,如果會害怕的話,我讓尼克斯在這裡陪你吧?」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慮,訓練家想了另一種方法,讓那隻溫柔和善的九尾在這裡陪伴他,自己許諾會在伊布恢復健康後將其送回來。

        『我…』猶豫不已,伸出一半的手又縮了回來,看著那人逐漸遠去的背影,更加迷惘。

        『他是個笨蛋。』剛才一直默不作聲的九尾忽然笑著說『但是我會一直跟著這個笨蛋。』

        身後突然出現的拉力使得訓練家停下了腳步,他一臉不解地看向拉住他的小小寶可夢。

        『我只是…不想再自己一個人了。』



Created: 15/01/2017
Views: 4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