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妳又亂來了。」

 

看著視訊電話另一端那短髮女孩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孔上沾染的灰塵,星海有些無奈地嘆了氣————雖然是雙胞胎,可姊姊怎麼就是不知道珍惜自己呢?每次看到她十次總有八次是這裡沾個灰那裡拍個泥的,都快把星海的心臟給嚇掉了。

 

「沒什麼,不過是利歐路的飛沙腳,」用手背磨了磨臉,灰燼雖然沒有磨得挺乾淨卻也消去不少,月見頗不在意地笑著回應。「倒是妳,最近還好嗎?麻魯有沒有代替我好好照顧妳呢?」

 

想起姊姊送來那可愛的異色海星星,星海就覺得心中一陣暖流。

「麻魯很乖、也是個溫柔的孩子,」溫柔的眼角溢滿笑容,「在我心情低落的時候總會閃著漂亮的藍光安慰我......不對、姊姊你又想岔開話題了!」

 

眨眼轉念一想察覺事情不太對勁,知道這是想趁自己深究受傷原因時先扯開事情的月見常犯的老毛病,星海很慶幸自己和她不是有年齡差的姊妹。

 

「又做了什麼事情才受傷?」

態度堅決的藍色瞳孔有著不容質疑,雖然跟媽媽鮮血薔薇般的艷紅瞳孔比起來還沒那麼可怕,但氣勢也相去不遠了。

月見嘆口氣,她妹妹也從以前那麼膽小內向的小少女成長了不少啊,應該要高興些才是。

 

「老實說,最近在百芍鎮郊外有隻利歐路......」



 

月見將事情從頭到尾據實地都和星海說了,讓咎伊很傷腦筋的事情。還有自己想協助咎伊去調查,卻被那隻利歐路攻擊。幾次下來其實她也多少摸清楚利歐路的行動路線和行動模式,只是對於山洞外面的腳印為什麼是伊布卻覺得不著頭緒。

說是感情很好常來玩也就算了,但卻一直都沒見到伊布的影子。而且利歐路對人類的警戒心實在高得有些奇怪,越來越糟糕的體力和精神讓人更是擔心。

 

「我很想把他送去給咎伊治療,可他總是逃得比打得快,來不及下手啊。」

看起來似乎是能用的手段都用了,星海卻覺得這其中除了找不到伊布的影子之外還是有哪些地方不太對。

 

「姊姊,你們進去山洞過嗎?」

「沒有,山洞門口堵了顆大石頭,利歐路每次都是用鑽的不知道從哪裡的小洞鑽進去,我們這種大小根本進不去山洞。」

「那這樣沒看到伊布也很正常的?有可能只是經過才踩的。」

「問題是那個腳印的方向,」星海說的她們不是沒考慮過,「是朝著山洞的,而且石頭底下還有一半的腳印,很明顯伊布那孩子是進去了,但有沒有出來就不知道。」

 

畢竟伊布會挖洞,跟他們這種人類大小可不一樣。只要他想他可以隨時在人看不到的地方進出山洞,如果是利歐路的玩伴和利歐路在秘密基地玩那是好事情,只是利歐路異常削弱的精神和體力實在奇怪。

 

星海突然有股不祥的預感。



 

「謝謝妳的幫忙,如果再晚一點,這兩個孩子就都很危險了。」

方才手術完的咎伊出了手術房對著在外等待的月見說著,一邊看著分別剛被大舌頭推出來的兩個孩子,情況總算是穩定下來。

 

「不,我沒幫什麼忙,」月見有些慚愧,論體力和衝勁,做為女孩子的她可是不輸給任何一個男性。但論頭腦與細心,卻是大而化之地不像個女孩。「如果沒有我妹細心去察覺到其中的問題,我想我也沒辦法幫上您和這兩個孩子。」

 

大概也是一時血衝腦了才會想不到自己其實可以很簡單解決問題。

 

「ˊ真沒想到利歐路是為了保護病重的伊布,才會到藥草田偷摘藥草。」隔著玻璃窗,月見看著呼吸已經平穩的伊布如此說,「好巧不巧前一陣子的豪雨從山上沖下來的大石頭還堵住山洞,讓利歐路不好行動......這孩子也真是的,別這麼倔強趕近找人求救的話,事情也不會這麼嚴重。」

「他或許不太相信人類吧、」咎伊有些感嘆,「幫伊布檢查的時候,發現他的腳上有被捕獸夾夾過的痕跡。之所以會生病,也是那個傷口感染所致。」右手觸摸上冰冷的玻璃,心疼地像是想把玻璃對面的兩個孩子抱進懷裡一樣,咎伊說著。

 

「好朋友被傷害,換做是我也會不願意相信人類。」

月見闔上了眼,似乎理解了利歐路為什麼一看到人類,眼中就有著無法說明的憤怒與抗拒。就連她想讓金屬怪的洛奇用念。

幸好紅色的暴鯉龍還是頗有威嚇性的,也起到轉移注意力的作用,讓洛奇可以移開石頭,再讓咎伊進去救伊布。

 

想起那過程還是讓人緊繃。

旁邊比月見矮的赤只是用爪子輕拍了拍月見的背,後者朝他露出苦澀的笑容。

「放心吧,休養後他們會好起來的。」咎伊微笑,無論如何兩個孩子都算是救回來了。

 

「謝謝妳,還有妳妹妹。」

「我會把您的感謝轉知給星海的。」

 

或許她也該回家看看了,也稍微從妹妹身上學習點細心。


Fin-(字數1720字



Created: 15/01/2017
Visits: 54
Online: 0